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杀伐
    叶子元脸上涨红,手上青筋凸起,那双眼也看着眼前穿太监服的男人。

    那副自信的模样更让叶子元生气,似乎有种自己心里所想的都被猜中了的感觉。

    “凭你一个小小的太监还能奈我何?”

    叶子元手摸着腰间的刀,迈着大步往八角亭内去,步子轻盈如同在飞一样。

    一眨眼,叶子元已到了萧长歌跟前,手握着刀柄。

    刀出鞘,锋利无比,映着叶子元那张脸阴鸷的脸,连眼神都凶狠了几分。

    梨花飘落,落在眼前,刀无情地将其斩成两瓣。

    一刀划过,萧长歌后退一步。

    刀发出嘶鸣宛如其人一样,见萧长歌后退,叶子元又快速往前,刀剑锋利,一挑,便将萧长歌头上的帽子给挑掉了。

    墨发飘散,挡在了萧长歌跟前,她墨眉轻挑,看着那束从眼前如落叶般缓缓飘落的发,叶子元也惊讶了。

    萧长歌不知从哪里掏出了匕首,哐一声,刀与匕首磨出微微火光,声音刺耳难听,似要将耳膜给震裂一样,匕首跟着手一起颤抖着,可却也勉强接住了叶子元一招。

    见眼前之人长发散落,吓得叶子元后退了几步,萧长歌这才得救了。

    若是叶子元方才再坚持一会,那刀指不定落在萧长歌身上!

    不说其他,她的力道本就比叶子元要小,方才那一招她也是勉强接住,若是跟叶子元硬碰硬的话,她绝对输。

    “竟是个女子!”

    叶子元看着萧长歌,脸庞清秀,双目漆黑带着幽光,冷冽无比。

    寒风拂过,那张清秀的脸被挡住,只见得那双摄人心魂的眼正看着他。

    最让叶子元震惊的是,眼前这女人的嘴角上竟挂着笑!

    这笑,由始至终都没变过!

    嘲讽,不屑,轻蔑都有。

    “女子又如何?莫不是叶统领怕输在个女子手上?”

    萧长歌也不再刻意压低自己声音,反而以原来的声音跟叶子元谈话,反正就算暴露了原声,对方也不认识她。

    她很肯定,叶子元从没见过她,再看他这副模样,怕也是不认识她了。

    “笑话,我何时怕过!”

    叶子元嗤笑一声,若是之前不知萧长歌是女子定然会警惕,可知她是女子后却是放松了警惕。

    而他方才那一招也只是试探,试探眼前这女子功夫到到底多深,而这一试却发现眼前之人根本不会武功,莫说武功,连招架之力都没。

    所以她有何自信在他面前说这些话呢?

    “既然不怕,你的手为何将刀柄握得那么紧?”

    萧长歌没跟叶子元争个高低,反而将视线落在了他手上。

    嘴角,还是带着笑意。

    叶子元听得萧长歌的话,握得更紧了几分,双目凝视着萧长歌。

    他一紧张便会握紧东西,这点只有他自己知道,眼前这女子是怎知的?

    偶然?

    不可能!

    叶子元不相信这世界上有偶然这东西纪,可她是怎知道的?他细想了下,可跟眼前这女子素未谋面,怎就从这女子身上感受到了恨意呢?

    若是真如她方才所说,这一整场局只用了三有三个人,那眼前这女子还真不容小视,所以他不得不防。

    “是不是在想我为什么要找上你?”

    见叶子元一动不动,双目微微收缩的模样,怕是她猜中了。

    “我与你素未谋面,你到底是谁?”

    阴鸷的双眸一抬,映着萧长歌那清秀的脸庞,双眼微眯如月牙儿形般。

    她还在笑!

    眼前之人是谁?为何了解他,为何知他所想!

    叶子元心里震惊,可他细想了许久却都不知是谁!

    只是骤然感到冷意,尤其是看着这女人双眸时,后背发冷,似乎所有的小心思都被这双眼睛给窥探得一清二楚一样,连他心里所想都被猜中了。

    “我是谁?我可是你的仇人之一呀?怕是连叶统领都忘了自己这双手沾染过多少血了吧?”

    萧长歌嘲讽一声笑道,一想起前世之事,她整个人都跟变了个模样一般。

    当初之事兴许不该摆到现在来说,毕竟萧家人还在,可她却执念太深。

    每次一闭眼便是看到那样的场景,叫她如何说放下就放下呢?

    况且,他选择了楚言,那也必须死!

    挡她之人,都得死!

    她是用尽浑身解数,哪怕杀不了楚言,也要将他身边的人一个一个地除掉,这些人可都是帮凶,若非他们助纣为虐,岂会这样?

    叶子元能感受到萧长歌身上的杀气又重了几分,她到底是有多恨他!

    “叶统领,我是真将你当成对手了,可你却太让我失望了,只需三个人便能将你耍得团团转,我还真不知陛下是不是眼瞎了才将你提拔为统领,就你这脑子跟智商,就怕连三岁小孩都能赢得过你。”

    萧长歌冷笑一声,看向叶子元道。

    她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叶子元本因这事儿受挫,没想萧长歌又提了起来。

    “怕是养条狗,都比你聪明,至少狗懂得分辨气味,而你只懂得拍马屁,我倒是忘了,叶统领你还未入宫之前不就是跟乞丐抢东西吃的邋遢狗么?看来是我说错了,还望叶统领原谅。”

    萧长歌脸上尽显无辜,好似刚才真说错了一样。

    她观察叶子元手上的动作,见他那双眼带着怨气,她便知叶子元生气了,可没想到叶子元能忍到这地步。

    这一句侮辱的话,在叶子元心中激起千层浪。

    他这辈子最想抹灭的便是以前之事,却没想眼前这小娘们不是好歹偏偏提起了!

    尽管萧长歌说的事实,可他却一点都不想想起以前的事,偏偏眼前这小娘们却偏偏要提。

    叶子元抽出刀,翻了个身往萧长歌身上去,脚步轻盈犹如在飘而不是走一样。

    而比起刚才,现在的招式却没半点规矩,连萧长歌都能感觉到他心浮气躁,只想除掉她而已。

    就算是萧长歌这种不习武,不懂武之人都能看出一些破绽来,只可惜对于她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来说,就算有破绽她都破不了,最多,只能耍点阴招。

    萧长歌从衣袖中掏出一小包东西,直接往叶子元脸上撒去,灰色的粉飘散在空中,更多的是在叶子元的脸上跟发上。

    顷刻间,那头乌黑的发便成了白发,而他双眼连睁都睁不开。

    “啊啊啊,这是什么。”

    叶子元后退了几步,惊恐问。

    手抹过了眼睛上的粉末,虽不知这是什么东西,可双眼却发疼。

    虽刚抹掉,可那双眼瞬间变得发红,连眼前的东西都看不清了。

    “石灰粉呀。”

    萧长歌淡淡道,叶子元却气得连脸色都黑了几分。

    “卑鄙!”

    “论卑鄙又岂卑鄙得过你呢?陷害忠臣,迷住陛下,对着林尚书严刑逼供,为了护住太子,让他将一切都抗下,还搬出了陛下压了萧将军跟三皇子。”

    萧长歌将叶子元的罪状娓娓道来,叶子元心里一惊。

    这些,她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他是太子党的人,除了他跟太子两人知道外,没其他人知晓。

    充其量最多是夏若晟!

    可太子只是替他引荐一下罢了,夏若晟应是不知才对,她是怎么知道的!

    叶子元说时,手已经摸着腰间的信号弹了,虽看不清眼前可他却还有一个保命用的信号弹。

    “叶统领你这么聪明,难道还猜不出我是怎么知道的么?陛下早已对你们心存警惕了,不然这些你极力想隐瞒的事我也不会知道,天下之大莫非黄土,你真以为能瞒得过陛下的法眼么?”

    萧长歌这一字一字地说,更让叶子元惊讶。

    皇帝早就怀疑他跟太子殿下一伙的了?

    “你是陛下派来的人?不,不可能,你没有半点功夫!”

    叶子元斩钉截铁道,却只听得萧长歌那银铃般的笑声传入他耳中。

    “叶统领可知,陛下身边除了侍卫外还单独训练了一匹死侍?只忠于陛下一人,而这些死侍可不是个个有武功的,而是擅长什么,负责什么,可别小瞧了这宫内的人,兴许他们都有可能是陛下暗中培养的死侍!而今日,就是你死期!”

    话到最后忽然却变得冰冷无比。

    对于这骤然一变,叶子元后退了一步。

    快速地抽出了信号当弹,将信号弹点燃放到了天上。

    倏地一声,天空旬丽万分,照亮半边天,火花从高出渐渐黯淡落下。

    “你说的,我一点都不信,陛下绝不会这么做!”

    叶子元哈哈大笑,见这信号弹,那些侍卫肯定会往这里聚集的。

    萧长歌挑眉,心暗道了一声糟糕,脚迈着大步,手上的匕首往叶子元身上刺去。

    叶子元虽眼看不太清,可这听力是没问题的,这一划,落在了他肩膀上。

    方才去梨花林内那一拨卫可以帮忙挡住,可卫不是能人,从其他地方来的他肯定挡不住。

    这里聚集的侍卫若聚集起来的话,至少是上万个。

    萧长歌本想一发将叶子元拿下,可听得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你输了!”

    叶子元听见脚步声,哈哈地笑了几声道,连语气都狠了。

    “你若真杀了我,真以为陛下会放过你么?”

    萧长歌嗤笑一声,纵身却往水中跳下了,扑通一声,水花四溅。

    八角亭周围,可是一片湖水,而这湖水通往的是皇宫外!

    湖水荡开涟漪,随后没了身影。

    当萧长歌跳下时,那些侍卫才到了叶子元身边。

    “统领,统领,您没事吧。”

    侍卫站在叶子元身后问,叶子元摇了摇头表示没事。

    “传令下,关掉河闸,搜查整个皇宫,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可疑之人,势必将刺客拿下!”

    叶子元厉声厉色道,他绝不会放过那个臭娘们的。

    “是”

    “扶我回去,顺便……”

    叶子元附身在侍卫耳边不知嘀咕了些什么。只见侍卫应了一声便离开了。

    还在找”嫡锁君心”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