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故意
    怀阁楼中

    严氏跟萧长乐从福禄院内回来不久,严若琳也随之而来。

    “姨妈,表姐。”

    周嬷嬷领路,严若琳跟在身后,见严氏跟萧长乐都在她只是浅浅一笑喊了一声。

    “琳儿坐,老太君那边可哄好了?”

    严氏缓缓问,老太太这几日来都闷在屋里头,这不出去走走,一出去便是在去诵经念佛地,今日好不容易请了戏班子让她高兴高兴,没想会被萧长歌给搅混了,这是谁都没想到的事儿。

    “嗯,老太太现在可开心了呢,抱着问佛说什么都不肯放手。”

    严若琳也没跟严氏客气,她们这一来二往地关系可比外面想象的还好,只是跟萧长乐差不多年纪,何况两人并列为楚国四美,见了面难免相互比较,所以这心里肯定有颗不想输的心,只是在对萧长歌这件事上她们却是站在同一阵线的。

    对于太子妃的位置,若是落在萧长歌身上,那严若琳更希望是萧长乐来坐这个位置。

    毕竟她姓严,而她严氏也是严家人,这好歹还是一家人。

    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若真是萧长歌当了太子妃那对她们肯定有影响。

    又或者萧长歌会利用太子妃这位置对她们公报私仇,以出私愤呢。

    幸好萧长歌毁了容,才得以让太子打消娶萧长歌的念头了,也就证明她还有些机会。

    轮姿色,同为出国四美之一,她可不觉得自己会输给萧长乐。

    这共同的敌人已经没有机会了,自然是轮到她们两人了。

    “也是你才有这个能力能将老太君哄得高高兴兴地,这老太君已经很久没这么开心过了,以后你可要多来府内陪陪她啊。”

    严氏沏了沏茶轻饮了一口,放下茶杯双目看着严若琳,似乎给予厚望一样。

    严若琳低头轻笑了一声,眼中流转,轻轻应了一声。

    “是,只要琳儿有空便来看看老太君,不过姨妈说得对,萧长歌确实跟以前有些不太一样了。”

    严若琳眯眼,眼中泛着精光。

    光凭刚才那一眼而看她就知道萧长歌跟以前有所不同了,那双眼中充满大胆跟直视,跟以前的她差距实在太大了点,连她都能感觉出来。

    就像严氏说的那样,换了个人一般,连她都觉得陌生。

    “表妹你也感觉出来了?”

    萧长乐这才将视线转在了严若琳身上,可不是她一人这么觉得,而是这府内跟萧长歌正面对着干的人都能看出萧长歌跟以前不同了。

    自从上次落水后,到如今已才两个多月左右,却有办法令得她父亲对她刮目相看更是为了她而当面惩罚她母亲,虽事后后悔取消了对她娘的惩罚,可一群人都看在眼中,自此后萧长歌的身份可就提高了不少。

    “之前听姨妈说还不以为意,可这亲眼见过之后才觉得真跟以前大不一样了。”

    严若琳今日会上府来便是听说了很多关于萧长歌的事情,这从一个不受待见的嫡女一跃成了严氏心头一块心病,还真是不能小看。

    她姨妈是怎样的人她是比谁都清楚,若不然这大夫人的位置也不会坐到现在,竟连连在一个小丫头片子头上吃亏,莫说她,连她爹都不信。

    可如今一看,倒是有可能了。

    那双眼,深邃不见底令得她有记忆犹新。

    才短短两个月时间,竟然能成长到这地步,这点倒是让她匪夷所思。

    “至于哪里不一样琳儿说不出来,但能感觉到跟以前大不一样。”

    严若琳没住在萧家,跟萧长歌也没多大的接触,只是以前见过几面罢了,连她都能感觉出萧长歌就跟换了个人一样,那就肯定没错了。

    萧长乐跟严氏两人好似有默契般互相看了一眼,眼中带着几分怀疑。

    她们心中似乎达成一个共识一样,互相点了点头。

    “你说的不错,自从上次落水醒来后就换了个人一样。”

    严氏接着道,眯眼眼中露出深邃的光芒,细细回想之前跟之后的萧长歌,这落水前的萧长歌对她自然没有什么威胁,可这落水后的萧长歌对她威胁却很大。

    那副挂在房中的画像,那个死去的贱人就连死后都不得安宁,若是当时萧长歌落水醒不过来那该多好。

    这萧府也就没所谓的嫡女了。

    “姨妈表姐,你们说这个萧长歌,会不会是……”

    严若琳顿了顿,双目看向眼前两人,而两人都看着严若琳,见她说了一半停顿的模样她们更在意起来了。

    “假的?”

    “假的?”

    严氏跟萧长乐蹙眉异口同声地反问了一句。

    “上个月就有这么一桩事,听说陈太守家的女儿是个冒牌的假货,这真小姐到最后都找上门来了。”

    严若琳挑眉,双眸带着笑意看着眼前两人,见两人的神色变了变,她下意识地捂住了小嘴儿,不敢再多说什么,连眼神都变得无害了。

    “这也是琳儿的猜想,萧长歌怎会是假冒的呢?也真怪我多想了,姨妈表姐你们可不要放在心上才是。”

    严若琳是这样说,可听者未必是这样想的,两人互相看了一眼。

    “小姐,时候也不早了,太子殿下那边不是说了今日约的吗?”

    严若琳身边的丫鬟小声提醒道,只是这声音却足以让周围的人都听了个清楚。

    萧长乐的手紧抓住裙角,那双眸瞬间变得犀利,看着严若琳。

    脑子早已转了无数次了,心里尤为嫉妒。

    太子不是在处理遇刺一事么?什么时候跟严若琳一起了?

    “啊满。”

    严若琳轻斥了一声,瞥向身后的丫鬟,淡淡一笑开玩笑地看着萧长乐。

    “姨妈,表姐琳儿还有些事就先告退了。”

    严若琳缓缓起身有些尴尬道,扫了萧长乐那神情后她嘴角扬起一笑。

    “既然琳儿跟太子殿下有约,那先去吧,免得耽误了。”

    严氏神色不变,冲着严若琳笑着道,严若琳轻轻欠身便离开了。

    待周嬷嬷送严若琳离开后,屋里头的气氛有些诡异,两人都纷纷闭嘴不语。

    萧长乐的脸色却不太好看,沉默了许久后她才将桌上的茶杯丢到了地上去,令得屋内的丫鬟都吓了一跳。

    严氏左右看了一眼,缓缓吐出一声。

    “你们都先下去。”

    一声令下,屋中的丫鬟都缓缓往屋外走去,一瞬间整个屋子只剩下两人。

    那双眸紧紧地盯着地上的碎片,茶叶渣子散落一地,水顺着地板流着,浓烟冒气却难以平息她心头之恨。

    方才严若琳身边那丫鬟是故意那么说给她听得,还以为她不知道么?

    “乐儿别太生气了,凭你的姿色还怕争不过你表妹么?虽同为四美可在娘心中,咱们乐儿可绝对群压艳芳。”

    严氏宠着道,萧长乐却还是气不过。

    不过她娘说得对,她可是萧长乐,虽不是嫡出却比嫡出的风头还旺盛了几分,她们萧府也算名门之家,一个严若琳算得了什么呢?

    太子会去找严若琳,难不成真的犹豫不决了?

    之前太子可亲口给过她承诺的,莫非这一切都是花言巧语么?

    这下,轮到萧长乐心里焦躁了。

    少了个萧长歌,不曾想还有个严若琳在,这倒是她的失误了。

    萧长乐深呼吸了口气,轻扯开一笑神情也恢复成原来那副模样,方才她也冲动了,竟然因为那小丫头片子说的而生气。

    仔细一想,太子怎会在这时候约严若琳呢?

    她记得她爹说过太子如今正在帮忙查刺客一事,绝对没那闲情逸致去跟严若琳见面,所以严若琳肯定是在说谎故意激怒她了。

    越是这样她就越不能生气,不是么?

    “娘,你可别忘了我是谁?怎会输给那种黄毛丫头呢?”

    嘴角轻扯开一笑,很是诡异。

    那双眸流转,漆黑不见底,跟这屋子的阴暗融合一起。

    “娘一直都相信你绝不会输的,这太子妃之位只有你能坐。”

    严氏满意一笑,眼中带着赞赏。

    对于萧长乐她一直很放心,哪怕她给予厚望萧长乐也绝不会让她失望的。

    “娘你那杀鸡儆猴的办法真有用?我现在就担心萧长歌不按理出牌儿。”

    萧长乐问,对朱儿她还是有些怀疑。

    “自然有用。”

    严氏冷笑一声,对那些小丫头片子她的手段多着呢,而且应儿跟朱儿的感情可比房中其他两位还好,若是见应儿那样,定然会舍取,也知道站在谁身边最为可靠,谁才是她背后的靠山。

    “那就好。”

    萧长乐一下子变得逾越起来,浅浅一笑。

    严氏看着萧长乐自信而笑她也就放心了,如今她哥哥出门在外,若是这一仗赢了楚皇帝一定会加赏,而萧长乐以后会成为太子妃,纵然成不了太子妃也定然会嫁给其他皇子。

    如太子不选萧长乐而选了严若琳,那只能说明太子眼瞎了。

    她这一双儿女是她最后的筹码了,而老太太对永诀可极为宠溺,毕竟这萧府可就只有这一男丁了。

    至于元氏肚中的孩子……

    严氏眯成条线,眼中透着精光。

    萧家只有一个男丁便可了,多了也是麻烦。

    还在找”嫡锁君心”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