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差点
    众人沉默,连卫那张常年冰冷面瘫的脸上都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只可惜这是萧长歌的决定,他身为一个护卫没资格说什么。

    这血腥味令得萧长歌很是激动,不知为何一闻到这血她宛如被什么东西给勾引了般,只想多闻闻这血腥味。

    多亏了他们,才会令得她这么喜欢这味道,喜欢眼前这副场景。

    如果不是他们将她逼成这样,她又岂会做出这种事呢?

    “呵。”

    萧长歌轻轻地呵了一声,目不转睛地抽出匕首又往胸膛上捅了一刀,还是原来的地方,这疼痛刺激着叶子元的神经,刚开始还感觉到疼痛,可到后面连神经都麻木了。

    她是想将他活活折磨死么!

    “这滋味好受吗?当初你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地将人给折磨致死,逼他们认罪,逼他们在罪状上签字画押的!”

    声音清澈如银铃,如溪水般缓缓而流,只是这语气却很是冰冷,如同身处冰窖之中般,快将他冻成冰人。

    她咬字清晰,每一个字儿都落入了叶子元耳中。

    叶子元发誓连对着楚言时他也没今日这般认真,神智也没今日这般清晰。

    他什么时候用这种手段将人给逼死了,何况刑部的事可不属于他这个侍卫统领去管,虽然楚言有意思想他去争取刑部尚书这职位,可当时他风头正旺,不适合再继续往上爬,若不然真会成了朝廷上的公敌,正是考虑到了这点楚言才让他缓缓。

    只可惜他再怎么强撑也到极限了,那一刀刀下去令得他支撑不住,双手双脚被绑住也无能为力。

    连看着眼前的人都觉得模糊不已,视线中只剩下那殷红的血,旋即剩下了一片黑暗。

    “有人!”

    站在一旁不曾开口过的卫挑眉冷声道,他的耳朵听力比常人还好,这会儿正感觉到有人往这里来。

    萧长歌从不会怀疑卫说的,那脚步也越来越近,连萧长歌都能听到。

    这熟悉的脚步声是……

    楚言!

    “公子,妈妈我让柳言来陪您可好?您要是不喜欢的话温柳也行,这对姐妹花可是咱们思乐楼内头牌,很多客人都等着她们呢,妈妈我将她们留给公子如何?”

    门外的声音还响着,从楚言一进门就跟在身边问他要什么样的女子,的手刚想甩在楚言身上,见楚言那警告的眼神后,沉默了。

    “公子您您您慢玩,需要的话再喊我。”

    干笑了几声,走路的步伐都比平时快了几步。

    她做这行这么多年了,见过许多形形色色的人,见眼前这人这副尊荣再加上这穿着,肯定大有来头,这种人能不惹的话最好是不要惹,她也是识相之人,犯不着得罪眼前这公子。

    而看他这样肯定是来找什么人的,走前瞄了眼房间。

    这房间刚才不是有一拨人刚进去么?不过这是他们的事情,她只是个做生意的可管不了那么多。

    “走!”

    萧长歌说这话时候抽出了刀,本还想再补上一刀,可听得那脚步声越发逼近,楚钰也不容萧长歌继续下去,轻轻地喊了一声,拉着萧长歌便往窗户跳了出去。

    楚言刚伸手想推开,便听得房间内有些动静,他立刻意识到不好,连忙推开门却让他目瞪口呆了。

    那些他喊来守住叶子元的护卫全都被捆了起来,嘴里塞着布条,双目紧闭似乎在梦乡之中,更见叶子元被绑住,身上正流着血。

    “来人快叫大夫!”

    楚言扶住叶子元,连手上身上的衣服都沾满了血,看鲜血流着应是刚受伤不久。

    楚言冲着门外喊了一声,还未走远的一听便立刻赶了回来,还以为是楚言想开了想叫姑娘。

    “来了来了,公子您是想叫哪位姑……”

    话还未说完,连都被这眼前一幕给吓到了,手捂着嘴,说不出半句话来。

    “这这这这……”

    若非那臃肿的身子靠在门边,整个人晕过去也是有可能的。

    她经营思乐楼这么多年,见过耍流氓的,见过吃霸王餐的就是没见过杀人的,这一下怎接受得了呢?

    “快找大夫来,若他死了我要你们全楼的人陪葬!”

    楚言瞪了眼,这聒噪的声音让人听了心烦。

    他一生气,引得那些跟在身边的手下也都上来了,一见身后那些带着到的人便知道眼前之人身份非同一般。

    连说出那番话的气势,都像一个王者。

    “是是,我我我这就去找大夫来。”

    显然也是被楚言这股气势跟身后地吓到了,立刻连滚带爬地往店铺内去了,连那些姑娘还有下人都看傻眼了,见这脸色苍白的模样,他们还以为是见鬼了。

    “主子。”

    身后的人见离开,低声喊了一句。

    楚言手指抹过地上的血凑近鼻子边闻了闻,这血是新鲜的,颜色还鲜艳。

    “他们人还没跑远,快追!宁可杀错也别放过!”

    这话从楚言嘴里硬挤了出来,他此刻已生气到了极点,伸手探了探叶子元的鼻子,见还有气息他这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他本以为将叶子元藏在这里没人能发现,却不曾想才几天便被人给发现了,而且那些人还找上门来,到底是谁!

    若非他今天顺路过来看看叶子元,估计叶子元现在应该没命了。

    他肯定刺杀叶子元的人肯定跑不远!

    是谁?

    朝廷中那些狗贼?

    楚言凝眸看着脸色苍白昏迷的叶子元,见他还有气息他悬着的心也放下了几分。

    的速度也很快,不一会儿便将大夫给请来了,只是思乐楼外却围满了人,见那些人都穿着便服,手上持刀守在门外的场景,也吓了一跳。

    她开这店这么多年也从没遇见这样的事儿,如方才那位公子说的,她现在只希望那位昏迷的公子能够安然无恙,否则她们可全都要陪葬啊。

    一想到这事儿这心里就着急,连大夫把脉那会儿她都要留在外面候着半步不肯离去,哪怕是店内的客人都被那些手下给压制住她也管不着那么多了,如今可是自己小命儿要紧。

    思乐楼内,楚钰拉着萧长歌,两人紧紧地贴合一起,双目底下搜寻的人。

    楚言出一趟门带的人还真不少,若是一两个还好解决,可如今往下一看至少有十几个人,暗中兴许还有其他人在保护楚言。

    仔细想想也对,他可是当朝太子,最有机会继承皇位的人,若是出了什么事可没人能承担得起责任。

    “叶子元不死,日后会很难对付。”

    萧长歌蹙眉冷冷道,心里还念着叶子元的生死,若非楚钰方才拦着她,再一刀叶子元肯定命丧黄泉!

    而如今她怕是怕叶子元还留有一命,若真那样的话楚言肯定会严加防范不会让叶子元再出半点意外,而以后他们想要再对叶子元出手可就难了。

    现在萧长歌只希望,叶子元永远都不要醒过来,或者流血过多致死。

    她刺下去的两刀虽是要害,想要活命不容易,可她心里却有不好的预感,这右眼皮一直在跳着,令得她心头涌上一股不好的预感。

    “区区一个叶子元,若真侥幸让他逃过一劫以后本殿下会有多种法子可要了他狗命,可你不同。”

    楚钰冷声道,之前是他做错了判断,可这次他却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叶子元跟眼前这个女子相比谁比较重要他心中有数,怕是十个叶子元在他跟前都不如眼前这女子重要。

    若他心中这想法让萧长歌知道了,肯定少不了一阵嘲笑。

    她不过是个弱女子,上不了战场当不了官,更不能当他的左右臂,到底何德何能让楚钰觉得她重要?

    而且方才那一刻,楚钰有预感必须拉着萧长歌离开,若不然这后面的事情他无法估算。

    萧长歌蹙眉,心里始终想着叶子元。

    若是让她选择,她定然会选择在这个绝好的时机内要了叶子元的命,永除后患!

    哪怕深陷危险之中,也要将此人给除掉才,不然永远都是心口上的一块大石,永远都无法沉落。

    “主子,您带小姐离开,我去引开他们。”

    卫不知何时站在楚钰身边,两人就这样背贴着墙壁,连说话都很是小声,生怕被发现了。

    这么多人若是被发现了很难逃出去。

    “你要小心。”

    那双凤眸微微瞥了底下脚步凌乱又快速的人,他们都穿着便服但可以看出是楚言身边的人,只是楚言身边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武功高强的人?

    而看这些人好似不像是皇宫内的侍卫,更不像他府中的下人。

    这点还真是有趣了。

    “是!”

    卫说完,脚下轻轻一踮便往外飞了出去,底下的人也不是吃素的,纷纷看着那个从头顶上飘过的黑影子,这时候出来好似在挑衅他们,又好似在嘲讽他们无能一样。

    “在那里,快追!”

    那些人似乎达成一致般,纷纷追着那道黑影去了。

    楚钰见状这才抓住了这个机会往小巷上跳了过去,带他们从小巷内出来时候早已换上了一套干净整洁的衣服,连戴在脸上的面纱跟面具都消失不见了。

    思乐楼内

    悠悠琴曲从阁楼中传了出来,女子一副哀伤的模样,连曲子都跟此人的心情一样有几分忧伤。

    “小姐,要不双儿去请公子来?”

    双儿见白灵儿这般,终日以泪洗面的模样很是心疼。

    自从上次白灵儿病了四殿下来见过一次后便没再出现了,白灵儿难免会想念。

    以前四殿下可是每个月都会抽空过来一趟,偶尔几天来一次,来的可勤快了,可近来几个月很少来这里看望她家小姐了。

    “殿下应该是公务繁忙吧。”

    “这再繁忙也应该来看看小姐呀,我看呀这公务繁忙只是个借口。”

    双儿噘了噘嘴,为她家小姐不满却惹得白灵儿有些不高兴了,她从椅子上站起来离开琴边,轻声呵斥了双儿一声。

    “殿下如今是陛下身边最宠爱的皇子,公务繁忙是正常的,若是殿下来了你可不许这么说。”

    双儿嘟了嘟嘴有些不满,可自家小姐都这样说了她能说什么呢?

    看她家小姐这痴情一片地,她都被她家小姐给感动了。

    白灵儿看着窗外,却见人群中那道熟悉的身影,不禁挑眉连脸色都变了变,而看着那个男子身边还跟着个女子,白灵儿不禁走到窗台上,双手握着栏杆,希望看清楚点,可那身影却消失在她视线之中。

    四殿下!

    “小姐您在看什么?”

    白灵儿突然间没了声音,令得双儿以为白灵儿真生气了,凑近一看却见白灵儿的视线看着远方,而她顺着白灵儿的视线看过去,却什么都没看到。

    还在找”嫡锁君心”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