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章你变了
    西边小院内

    红袖跟在萧长歌身后,可萧长歌却一言不发,她心里担心着,这种气氛还是第一次出现在她跟萧长歌之间,她不知要如何打破这僵局才好。

    方才那眼神到现在还在记忆犹新,她第一次见那种眼神,如刀锋般凌厉,令人毛骨悚然。

    “朱儿,将这灵膏给璃儿送去吧。”

    萧长歌进屋后便在柜子内东翻西找地,最后从柜子内翻出了上次萧长乐送给她的灵膏,幸好她当时忍住了没拿去卖掉,不然……

    “是。”

    朱儿接过了萧长歌手上的灵膏,不由得看了红袖一眼,替她担心。

    她也感觉到了萧长歌今日的情况有些不对,可她猜测不出萧长歌为何而生气。

    朱儿咬牙转身离开,她帮不了红袖,能做决定的只有萧长歌,只能祈祷红袖好自为之了。

    屋内

    一片寂静,萧长歌就那样坐在椅子上看着红袖,她低着头,手指交错一起,始终不敢看萧长歌,此刻她的心是虚的。

    当时也不知她是怎么想的,突然间就伸出脚了,脑袋一片空白,在听到璃儿大叫的声音之后她才回过神来。

    可那时已经晚了,璃儿已经跌到了,就算她现在后悔,这事已经发生了,她又能怎么办?

    “小姐,若是没事,红袖先去干活?”

    红袖小心翼翼地问,声音颤抖,脸色煞白。

    那双清冽的眼,着实令人害怕,心惊胆战。

    薄唇微微张,吐出的话却是冰冷无比,连半点感情都没。

    “你就没什么想对我说的么?”

    萧长歌失望问,红袖眼神闪躲,有些不自在。

    “没…没,小姐想让红袖说什么?”

    红袖结巴问,她脸上扯着笑,却很僵硬。

    “璃儿摔倒的事,是不是跟你有关?”

    她不在意璃儿是否摔倒,她在意的是红袖这老实巴交的丫头也开始会说谎,会瞒着她了。

    从牢内回来,她是整个人都变了,现在连萧长歌都有些看不透她了。

    “小姐,红袖错了,璃儿说小姐坏话红袖这脑袋一空地就伸出了脚,我也没想到会弄得这么严重,璃儿会毁容。”

    那双眼睛直探她内心深处般,将她心中所想都看的一干二净,被这样一双深邃而冰冷的眸盯着,仿佛就像胸口有千斤坠压着般令得她喘不过气来,最终只能袒露真言。

    泪如珍珠般簌簌地往下掉落,哇哇大哭,那双眼已经模糊看不清眼前之人。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可一听到她说萧长歌坏话她便忍不住了。

    “红袖,你变了。”

    久久,萧长歌才吐出这话来。

    “小姐,小姐,红袖知道错了。”

    红袖心里一惊,睁大双眸望着萧长歌,跪在地上磕头如丧家犬般落魄。

    “红袖知道让小姐失望了,红袖以后真不敢了,真不敢了。”

    如迷茫而找不到路的小孩儿般哭泣求着,若说旁人看到还以为萧长歌是欺负她了呢。

    望着如今的红袖,萧长歌真觉得陌生。

    “这件事我能当不知道,看在咱们主仆情分上,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若还有下次,那便回去吧,我身边不需要说谎之人。”

    最后一句令得红袖心里一颤,她抬头看着萧长歌,满脸感谢。

    她现在剩下的便只有她家小姐了,若是离开萧长歌她还能去哪呢?

    “是,红袖以后真不敢了,也不敢瞒小姐了。”

    红袖断断续续道,可语气之中带着几分喜悦。

    “下去吧。”

    萧长歌挥了挥手,将落在红袖身上的视线收回,红袖擦了擦眼泪起身,而后转身离开。

    临走前还看了萧长歌一眼,见萧长歌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她心里难受,可也明白这件事是自己做错了。

    她不该这样的。

    门咯吱一声关上,萧长歌若有所思了起来,有些担心红袖以后。

    现在这道口子裂开,就算她原谅了红袖,日后可能也会做出同样的事来,只是她不明白,为何红袖会生出这种念头来,是她平日管教不严么?

    这种事有第一次,便有第二次……

    方才在屋内璃儿明明哭着,可她却见红袖嘴角弯起的笑容。

    什么情况下会笑,自然是在事情如她所愿时了。

    萧长歌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只希望红袖这次真能改过自新,若不然她绝不会念旧情!

    萧长歌重重地叹了口气,望着还揣在手上的烤鸡,将袋子放在了桌上,只是那烤鸡也冷了,如同她的心一般。

    这一次,她对红袖是真失望。

    她最不该的便是伸出那一脚,这表面上是说为了她,可实际不过是想为自己出口气而拿她当挡箭牌罢了。

    萧长歌用手抵着脸,闭目沉思。

    院内

    萧长乐看着已经没用的璃儿,眼中划过一抹嫌弃。

    “璃儿你好好休息吧,我改日再来看你。”

    萧长乐握着璃儿的手点了点头,若是平时她早该发脾气了,可今日却出乎众人意料。

    就算知道是璃儿先有不对在先,萧长乐也没发火反而好声好气地安慰璃儿,让她好好休息。

    刚开始璃儿还被萧长乐这态度给惊到了,可见萧长乐坐在这屋内这么久不生气,她也渐渐地放松下来了。

    听萧长乐说要走,她还有些不舍。

    她握紧着萧长乐的手,可看到萧长乐那不耐烦的眼神后她松开了手,才想起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

    “是,小姐慢走。”

    璃儿起身微微行礼,萧长乐满意地点了点头,嫣然一笑。

    见萧长乐离开的后,璃儿才起身来,她的手摸着自己的脸,眼中恍惚,直至现在她都觉得这是一场梦。

    若是,若是她不去门外,就不会有这些事了。

    她的脸已经成了这样,她还能不能留在萧长乐身边?

    一想到这,她心里很慌。

    院外,萧长乐嫌弃地瞥了眼璃儿住的屋子,随后拿出了手帕擦着自己的手。

    被那双手握着她都觉得不干净,那些眼泪鼻涕都往衣服上滴,要不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她也不会做这么多。

    “萧福。”

    萧长乐走着,只见萧福在自己跟前,脚步匆匆身后还跟着两丫鬟

    “老奴见过二小姐。”

    萧福缓缓转身,见对着萧长乐行了行礼道。

    “这两丫鬟可面生,是刚领进府的?”

    萧长乐将视线落在了萧福身后两丫鬟问,萧福点了点头。

    “是,五夫人还有两个月就要生了,大夫人命老奴挑几个精明点的给五夫人送去。”

    “哦?这日子过得也是快,转眼五娘就要生了,既然给五娘挑了两丫鬟那你也帮我挑个贴身丫鬟吧,记着要精明利索的。”

    萧长乐挑眉道,还有两个月就要生了,也不知到时候生不生的出来呢。

    “二小姐,莫是璃儿伺候的不好?”

    萧福抬头问,璃儿可都在萧长乐身边好长时间了,突然说换,难免令人惊讶。

    “萧管家莫是还没听说璃儿摔倒毁容之事?本小姐身边怎能有污点呢?”

    萧长乐理了理衣服,慢条斯理道。

    萧福顿时明白萧长乐这话的意思,他是有听过这件事,可没亲眼见到也不知璃儿这伤势有多重,所以……

    “是,老奴带会便挑几个机灵点的送到二小姐屋内去。”

    “嗯,此事可就麻烦萧管家了,五娘那边也应该在等,可别让她等太久了,你先将人带过去吧。”

    萧长乐满意道,萧福点了点头带着那两丫鬟往元氏的院内去了。

    萧长乐嗤了一声,用手帕擦着手,这怎么擦都感觉手上有脏东西一样。

    “你们两去备水,我要洗个澡换身衣服。”

    她对身后两丫鬟道,这一身要不洗洗她就觉着浑身不舒服。

    “是。”

    丫鬟相互看了一眼,异口同声地应了一声。

    院内

    朱儿还没到屋内,就见外边围着许多丫鬟,那些人就好似没见过这种新鲜事般,都悄悄地探着头看着,有些还忍不住偷笑。

    璃儿是萧长乐的贴身丫鬟,这府内谁不知萧长乐是被萧家所有人捧在手心里的么?而璃儿作为萧长乐的丫鬟,平日里也是作威作福,那些同住一屋的丫鬟早看她不顺眼了,现在她出了这种事,她们心里乐呵都来不及。

    “你们在这做什么呢?还不快去干活?”

    朱儿站在那些人背后,用比平日里大一倍的声音喊着,将那些人给吓坏了。

    一看是朱儿,本有人想开口说什么,可却被身旁的人抓住了,她冲着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

    那丫鬟一脸愤怒,到最后还是被另一个丫鬟拽着离开了。

    现在萧长歌在府内也算受宠,身边还有萧永德护着她,她们如今可惹不起。

    若是以前的萧长歌,那就另当别论了。

    朱儿看着敞开的门礼貌性地敲了下,见没人回应她提着裙子走了进去。

    这外面太阳已落山,可这屋却没点蜡烛,一片昏暗。

    “璃儿?璃儿?”

    朱儿喊了小声地喊了两声,突然桌子旁边发出咚咚的声音,有些诡异。

    朱儿徐徐地往那边走去,却见璃儿猛然抬头,吓得朱儿后退了两步啊了一声,借着微弱的光才看清在桌子下躲着个人,而仔细看才看出那是璃儿。

    “璃儿,你这躲在桌子下干什么呢?还不点蜡烛,这万一撞到了怎么办,你等一下我替你把蜡烛点上。”

    朱儿说着,想在屋内找一找拉住,可她才转身,裙角却被一只手给拽住了。

    死死地,不肯放手。

    还在找”嫡锁君心”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