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章夸奖
    这事她一直想找个机会跟楚钰当面道谢,现在可算亲口说了。

    楚钰好奇地看着萧长歌,对于从她嘴里说出谢谢二字,他还真觉着稀奇。

    见萧长歌这么认真的表情,楚钰噗嗤一笑。

    “难得从你嘴里听见谢谢二字,不过这件事也是我今儿来此的目的。”

    楚钰突然变得认真起来,他思来想去,这件事还需跟萧长歌说才是。

    他始终认为李三会去燕国是被人唆使的,而那个人绝不是萧长乐,她没有那个能力能让人跟在李三身后,还时刻注视着他的行动,这绝非萧长乐能做出来的。

    萧长歌挑眉,双眸中带着认真。

    见楚钰这般认真的模样,她想他要说的事应该很重要才是。

    “你猜猜看我是在哪里抓到李三的?”

    楚钰卖着关子问,这一次他觉得萧长歌肯定猜不着了。

    “这已快天亮,若四皇子想卖关子,长歌也不介意耗着,到了早上,想必那群人找不到四皇子你,一定会将整个京城都掀翻的。”

    萧长歌悠哉道,她不怕楚钰不说,还怕他说了就看不到那些人为了找楚钰而翻遍整个京城呢。

    楚钰摇了摇头,眼中浮现赞赏。

    他有时候还真希望萧长歌能问问为什么,可到底只是心中所想罢了。

    萧长歌这可是变相的威胁,反正她有的是时间,而他没有。

    形势逆转,轮到楚钰被萧长歌威胁了。

    “我们是在燕国边境找到李三的,你说李三一个粗俗之人怎会想到躲到燕国去呢?据李三所说,是有人给指示了,而他一直以为那人是萧长乐派来的,所以没疑心地听从了那人的话。”

    楚钰缓缓道,声音如流水般很是悦耳。

    若是在空闲之中听他说话,兴许会入迷。

    他这声音配上他这张脸,还真是绝配。

    有时候萧长歌真是感叹,好好地一个男子怎长得这般妖孽呢?连生为女子的她都觉得这长相真是倾城。

    若是女子,怕是这楚国四美之中定有他的位置。

    “歌儿这般看着我,是否被我所迷惑了?”

    那如樱花瓣的薄唇微微张开,热气从萧长歌脸上轻微拂过,在萧长歌发呆之际楚钰早已贴近萧长歌跟前,当她回过神来,只见那张妖孽般的脸在她瞳孔中放大,而他嘴角还扬起一抹邪魅的笑容。

    “四皇子你这自恋的程度倒是跟你脸皮一样厚啊。”

    萧长歌回过神来,毫不留情道。

    “不过你说的没错,萧长乐没这本事。”

    凝眸,思考。

    可这次连萧长歌都猜不透是谁在暗中帮李三了,而且还是让他逃到燕国去。

    若真到了燕国的地盘,那他们想要抓李三可就难了。

    萧长歌心中疑惑,她想起了寺庙时那场雨,又想起了之前所发生的事情跟上一世有所不同,看来她重生也是逆了天命,而这一世,又跟上一世所不同了。

    原本以为运筹帷幄,实则这背地里还有他人,到底是她自负了,以后还是小心为妙,不然可容易吃大亏。

    “那人怎会介入这件事之中,明摆着这件事本该跟他无关才是,却让李三往燕国方向跑了。”

    楚钰反问,随后恍然。

    “那人是冲着我来的!”

    “那人是冲着你去的。”

    两道声音交杂一起,四目相对,心有灵犀,不谋而合。

    他们想到了一块去了,那个唆使李三往燕国之人不是想帮萧长乐,而是冲着楚钰而去。

    也就是说,有人知道她跟楚钰的关系,知楚钰会出手?

    不,那不可能才是!

    这个想法在萧长歌心里一闪而过而后否决,其他有可能,唯独这个不可能!

    她小心翼翼没暴露过什么,更没在正式场合内跟楚钰见过面打过招呼,没人知她们是合作关系才是,唯一有可能的便是……

    萧长歌咬牙,蹙眉。

    “有人利用李三在试探你我之间的关系,还在试探你身边有多少人。”

    寒光乍然,萧长歌恍然道。

    若是身边没多少信得过之人,根本不可能追查到燕国边境去才是,而是应该往李三的老家那边去追查。

    还有,若是跟她没关系,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帮她,所以有人怀疑他们之间关系了。

    萧长歌想着,嘴角扯开一笑,而眼中却带着一抹精光。

    不是对于未知敌人的恐慌,而是高兴……

    见萧长歌这一笑,楚钰眯眼而笑,凤眸中只映着她的笑着的模样,除此之外无其他。

    “歌儿想如何做?”

    薄唇张开问。

    “四皇子你这可说错了,不是长歌想如何做,而是对方想怎么做?那背后之人,怕是跟刺客一事有关了。”

    萧长歌耸了耸肩,脸上挂着笑,可那墨眉轻蹙,令人不由得想抚平。

    “以后见面还需小心为妙,既然那人盯上了你我,那便不会轻易罢休的,何况你最近风头正旺,对方绝不会对你放松的。”

    萧长歌叮嘱,楚钰的生死可关乎着她能否报仇成功,所以楚钰可不能有事。

    她现在是越来越有兴趣,策划着那场刺杀之人是谁了,还能让温懿为他卖命,可这一卖,却送了整个温家。

    楚皇帝表面赏赐温家剩余之人,下令让他们回老家,可这其中真会顺利让他们回老家么?

    答案自然是不会,楚皇帝最讨厌的便是背叛者了,

    既然背叛了,那便不会饶恕背叛者,可惜背叛者已经自己上吊而死,那么就只有他的家人谢罪,才能平息他心中的怒火,所以她不用想都知道,温家剩余之人包括温匀是什么下场了。

    可想而知,逃不过一死。

    这死不可怕,可怕的是死时连自己为何而死,谁人要他死都不知。

    她虽没见过什么大风大浪,可在楚言身边伺候了五年之久,早见惯了这种事了,楚言当真有楚皇帝的风范,做事雷厉风行,也绝不会原谅背叛者。

    “歌儿可是担心我?”

    楚钰好似没将萧长歌说的话听进耳中一样,而是看着她笑着问。

    显然,此刻他心情愉悦中,愉悦到连这时间一分一秒逝去他都未曾发觉。

    “是啊,若是四皇子你倒台了,那长歌又得重新找其他合作之人了,麻烦。”

    萧长歌没否认,反而顺着楚钰的话说了。

    此时此刻,他倒是庆幸当时萧长歌找的是他了。

    “歌儿如今想找其他人合作,那是不可能的,我绝不会倒台。”

    说话间是那般自信,让人想反驳却又反驳不了。

    楚钰认真道,而他说的话萧长歌自是相信。

    “好。”

    张嘴微微应,这一应却让楚钰笑得如个孩子般高兴。

    天色渐明,鸡鸣蹄叫,而这房中的烛火摇曳未曾熄灭过。

    那一声好,好似给了楚钰某种答复一般,令得他心花怒放。

    很久,没像现在这般高兴过了。

    他今天是来得值了。

    “天色已亮,我也该回去准备准备了,歌儿可要早些休息,免得落下皱纹了。”

    楚钰听着外面鸡啼之声道,这话说完,萧长歌才觉着困意袭来。

    她一向准时躺床上睡,不想今日竟跟楚钰谈了一宿。

    “说来也是,不过还请四皇子稍等下。”

    萧长歌点了点,起身。

    楚钰却听萧长歌的,乖乖地坐在了位置上等着她来。

    只见萧长歌拿了几张白纸,挽着袖子拿起毛笔,在白纸上龙飞凤舞地写了几个字,随后将将墨迹吹干折叠了起来放入了囊中,再将布囊递给了楚钰。

    “若是四皇子不知如何做,便拆开一看,不过能不用这计便不用为好。”

    萧长歌小心叮嘱,若是可以她还真希望此行一去能不用她这囊中险计是最好的。

    “好。”

    楚钰接过布囊轻轻应道,那双目中却一直映着她的容颜。

    每次一看,总觉得又变得好看了。

    萧长歌不丑,只是在那些人的衬托下有了对比,他人才会认为她丑罢了。

    而他,竟也庆幸那些人不曾发现她,不然他现在应该没机会站在这里跟她说话才是。

    “此行一去前路凶险,歌儿可莫要挂念,方才歌儿说闺房一事,在我心里可从未将歌儿你当成女子看,你比那些男子还聪明,睿智,有胆色。”

    楚钰起身恋恋不舍地道,而他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极为认真。

    窗砰地一声被打开,那道声音在萧长歌耳边久久挥之不去而人已消失在房中。

    那番话在他人听来是说她不似女子般柔似水,是贬义,可在萧长歌听来却是至高无上的夸奖,能得楚钰开口说这话,还真是稀奇。

    他不知,上一世他本可以当这楚国的王,却是她一手将他毁掉了,她给楚言出计,用白灵儿来牵制楚钰,果不其然楚钰真上当了,在那万箭之中搂着白灵儿而死了,当时,楚言还握着她的手道:初心不负。

    她还幻想着跟楚言能像楚钰跟白灵儿那样,真挚而忠诚,到头来不过是她一人痴心妄想,自己所幻想的梦一场罢了。

    若算来她算是楚钰的仇人了,而如今对她却是这般信任,令她受宠若惊。

    不过既然楚钰对她这般信任,她又怎可负了他的好意呢?

    只要他不倒,那她便会跟随左右,绝不离弃。

    这是她对楚钰的承诺,也是他对她信任的回报。

    这一次,她不会让重蹈覆侧了。

    还在找”嫡锁君心”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