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章 暗地之人
    ..,嫡锁君心

    望着老太太离开的背影,萧长乐有些慌了。

    老太太这是不想帮她呀,这要连老太太都不帮她,那还有谁能帮她呢?

    “小姐。”

    君书紧张地喊了一声,她要是落到萧长歌手zhong肯定没好果子吃,她虽进府的时间不长,可关于府内的事情她还是知道不少的。

    比如伺候三小姐的丫鬟春菊,就是因为被萧长歌借走回去后就没了,她可不希望是第二个春菊。

    萧长歌兴许不会动她一根寒毛,可却能打心里战,让萧长乐对她起疑心。

    君书喊得一声萧长乐却跟没听到一样,这次君书可让她在大家面前丢脸了,连老太太都不想管这事儿了,她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晚些时候还得去哄一哄老太太才行。

    在萧府内,只要她不做损坏萧府名誉的事儿,老太太便会是她最好的护盾,可这次连老太太都不护着她了。

    “妹妹可别忘了,她可要留给我一天。”

    萧长歌迷眼而笑,手指着身后的君书缓缓道,说出那句话时很轻缓,颇有些得意之色。

    “君书,等会儿你便去西院候着,明日再回我屋内,姐姐可别忘了,完好无损,要是君书少了一根寒毛,妹妹可要姐姐负责的。”

    萧长乐大度道,萧长歌点了点头。

    “自然。”

    站在一旁的君书此刻有些退却了,她望着那样发寒的眼睛害怕至极。

    萧长歌要如何对付她?

    “今日害的肖老板跑一趟长歌实在感激,就让长歌送送肖老板吧。”

    萧长歌起身道,将视线落在了还站着的两人身上,眼zhong带着许些赞赏,这一次唐莫书做的不错。

    肖纪哎了一声点头。

    两人你一言我一言地,直接将萧长乐给无视了。

    说话的声音离萧长乐越来越远,望着那双双离开的背影,萧长乐气得跺了跺脚。

    “都怪你,若不是你怎会成这样?这下好了连祖奶奶都不理这事了,明儿你可好自为之吧。”

    余光瞥了眼脸色煞白的君书狠狠道,这事儿真被萧长歌将了一军,她还真以为这次能让萧长歌吃点苦头呢,到头来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了。

    “是,此事是君书糊涂了。”

    君书咬着薄唇忍着萧长乐的责骂道。

    “不过从这事儿可以看出大小姐真的不简单,小姐您还需提防点为好,奴婢确定那是墨坊的账本,可连这墨坊的老板都站大小姐那边为她打掩护,可见大小姐的人脉可不是表面看到的那般狭小。”

    君书眯眼分析,不然凭借一个小小的小姐,怎能指使得动肖纪?

    连萧府去订花都得跟其他人一样排队,今儿的花若没了那就只能等明天,照肖老板亲自说的那般,就算是皇帝来了也得排队,可这次却亲自上门帮萧长歌。

    “你说的也对,这事儿不简单,摆明了是萧长歌故意给你下的套儿。”

    萧长乐被君书那么一提也想到了,难怪方才萧长歌那么自信,原来是早就跟肖纪串通好了的。

    “明日你可要醒目点,可别说多错多了。”

    萧长乐提醒着,她可不是萧雅烟那没脑子的,春菊那件事儿她可不会重蹈覆侧。

    “是,奴婢谨记。”

    府外,唐莫书咳咳了两声正等着萧长歌夸奖一句。

    要不是他们来的及时,现在萧长歌可就不是站在这里这么简单了,指不定还会被她们针对呢。

    这是唐莫书来府内这么多次第一次见到萧家老夫如外面说的一样,他可注意了许久,老太太这手上一直摸着佛珠,果然是信佛之人。

    唐莫书一直等着萧长歌的夸奖,可萧长歌缺一直跟肖纪说这话,他还真不知萧长歌是个话唠,这从大厅到现在能谈个没完,他本还以为是逢场作戏罢了,可他却在萧长歌眼zhong看到了真挚。

    “也就是说牡丹跟人一样需好好保养才会开的鲜艳,多活几天?”

    萧长歌如跟长辈请教一样问,一旦提到这类问题身为专家的肖纪自然会多说两句,若不是因为喜爱这行,他也不会开墨坊。

    “是呀,这每日清晨都得用露水洒在表面,才能保持它的新鲜。”

    肖纪有问必答,关于这方面的事情他从不含糊,何况眼前这人还是唐莫书朋友。

    “咳咳。”

    唐莫书咳嗽了两声试图引起两人的注意,可他就如渺小的蚂蚁一般被淹没了,肖纪就好像找到了知己一样,对萧长歌提出的问题答得很详细。

    “那个,你难道就不谢我一下吗?”

    终于唐莫书有些忍不住了,他拽了拽萧长歌的衣袖,另一只手指着自己问。

    就跟个小孩儿要长辈夸奖一样,双眸认真地看着萧长歌。

    被打断了谈话的肖纪有些不乐意了,他这正说的起劲儿呢,就算是老朋友他也不给面子。

    “唐少爷,我这跟萧小姐谈着牡丹呢,您先借借,等会再轮到你。”

    肖纪连忙拉开了唐莫书又跟萧长歌说着,萧长歌瞥向了有些委屈的唐莫书,耸了耸肩随后又看向了肖纪跟他虚心请教。

    不知说了多久,肖纪感到有些口渴这才消停了,这才想起他们现在是在府门外。

    “萧小姐,若是您还有其他问题欢迎随时来墨坊,只要肖某知道的肯定一一为你解答。”

    肖纪恋恋不舍道,他这会儿可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知音,现在要分开难免有些不舍。

    “一定,长歌他日一定会上门请教肖老板的。”

    萧长歌浅笑,以礼相待。

    这副客气的模样让唐莫书大跌眼镜,她以前来求他的时候怎不是这般客气?一路追着他跑到了青楼内,想跟他合作也不曾这般客气过,这会儿对他的老朋友却这般客气。

    “哈哈,好,你们若有事先聊,肖某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肖纪哈哈而笑,这会儿才看向了憋了一肚子气的唐莫书。

    让他委屈地当他的下人,这会儿还不许他说话,难怪会气。

    “肖老板告辞。”

    萧长歌微微欠身,肖纪哈哈地笑着,随后转身离开了。

    “这人都走了你还看呐?看他不如看我,你瞧摘下这假胡子多帅呀?”

    唐莫书酸不溜秋道,萧长歌何时对他这般客气过呢?

    “这次多亏唐少爷了,不然长歌是在劫难逃。”

    萧长歌瞥了门府,左右两边都没人,估计是换班时间。

    “哼,幸好你还知道感恩。不过你就不怕她们请来肖老板?”

    唐莫书好奇地问,这未免也太自信了吧?

    “不怕。”

    萧长歌毫不犹豫道,这倒激起了唐莫书的好奇心。

    莫非她能算得到他一定会赶来不成?若不是,那又是为何?

    “为何?”

    “我信你不会食言,身为一个商人最重要的不是诚信么?我给你最后的期限是今天早上,那么你势必会做到的。”

    萧长歌自信道,就如同唐莫书那时问萧长歌为何要支持楚钰一样。

    “唐少爷可还有其他疑惑?若是没,那长歌就先告辞了。”

    萧长歌挑眉问,可唐莫书楞在了原地一动不动地,见唐莫书没半点动静,萧长歌也只淡淡地说了声告辞,随后离开了。

    她心里担心着红袖跟朱儿两人,不知如何了。

    “哎哎……”

    当萧长歌转身那一刻唐莫书才回过神来喊了两句萧长歌却跟没听到一样,正当他还想说些什么时,见那些护卫边走边谈地从府内出来换班,他才没说其他离开了。

    府内,萧长歌没直接往西院内去,而是往红袖跟朱儿两人住的房去了。

    这还没到就听到里面传来嗷呜嗷呜地叫声,听得出很很痛苦。

    萧长歌快速地踏上台阶打开门,见屋内两人都躺在床上,面色苍白,头发凌乱。

    两人被突如其来的推门声给吓了一跳,见萧长歌站在门外,她们想从床上起来,可还没动弹一下便疼的受不了了、

    “小姐。”

    两人异口同声地喊着,见两人想起来萧长歌立即开口阻止。

    “都躺着吧,别动。”

    “小姐,老夫人没为难您吧?”

    红袖跟朱儿知晓萧长歌的性子,一向说一不二,说让她们躺着便是让她们躺着,从不说那些虚伪的话,所以她们也没推脱,真趴在了床上。

    “没有,倒是苦了你们两为我受罪了,若不是我你们也不用挨这二十板子。”

    萧长歌有些愧疚,若非她的话她们两人也不用受这苦。

    说到这红袖跟朱儿互相看了一眼,有些害羞地低头。

    “小姐,那人其实才打了我们五个板子,红袖姐姐她前几天来葵水了,这一板子打下去就……”

    朱儿为难道,一说到这老脸都红了几分。

    这本是女子家最为私密的事儿,如今说给他人听自然会有些害羞。

    “所以这打了几板子后,那些护卫便少打了我们几个板子让我们保密。”

    朱儿难为情道,萧长歌浅笑。

    这五大板子下去也很疼,上次萧婉晴才八大板子便躺床上半个月左右,这五板子下去肉都给绽开了。

    “那些护卫可真是好人,若非他们心肠好,现在我们都见不到小姐了。”

    红袖接着道,她一脸感激。

    “是呀改日可得感谢他们,不过现在最主要的是养伤,你们这几日先好好养伤吧,这些钱你们拿去抓些好药来敷敷。”

    萧长歌从怀zhong掏出一串铜钱放到了红袖手zhong。

    她们受惠这么多,这份恩情早已还不起了,如今萧长歌还给她们银子,她们怎敢收呢?

    “这些钱你们就拿着吧,我不缺。”

    看出了她们的担忧后,萧长歌缓缓道。

    两人拗不过萧长歌,只能收下了。

    要知道那些护卫只听老太太的话,怎会因一丫鬟来了葵水而停手偷偷放过她们呢?思前想后,只觉着可疑。

    后院内,那四个护卫排排站着,双目看着眼前的女子。

    “这次可真谢谢你们了,这些银子你们拿着吧。”

    女子淡淡一笑,那些护卫也不客气地从那女子手上接过碎银,却一句话都不说,可对眼前的女子却很客气,仿佛这才是他们真正的主子一般。

    “都回去吧,免得老太太起疑了。”

    女子挥了挥手道,声音清澈很是好听。

    那些人听得女子命令低头得令,缓缓往老太太的院内走去。

    女子望着他们的背影,眼微微一眯。

    这次她帮了萧长歌,只希望下次她能将这份人情还给她,不然她可亏大了。

    还在找”嫡锁君心”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