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1章 奖赏
    ..,嫡锁君心

    “臣女谢主隆恩。”

    陈仪接过海公公手上的黄金,心里盘算着若是小骗子见这些黄金时会不会双眼发光呢。

    而她不知,在她身边就有一个双眼发光的人在盯着她手上的金子看。

    怕是她这辈子都没见过也没碰过这么多黄金了。

    楚皇帝之前说谁猎杀的兔子多谁便赢,可却没说不能抢……

    若非刺客这件事她想她应该能抢到很多才对,毕竟那么多人送上门来。

    而让萧长歌觉得可惜的是她做的那些陷阱本是想对付连月她们的,只可惜现在白白浪费了。

    还有让她好奇的是那支箭是怎么回事。

    她看到了那箭是冲着她的方向来的,若是她不躲开的话那支箭很有可能直zhong她头上,所以不可能是叶子元那边的人。

    而且叶子元的人不可能会做出对楚言有害的事,那一箭射偏了的话那zhong的肯定是楚言,所以那些人肯定不敢冒这个险。

    连月的话绝对没这个胆子敢当着楚言的面做这些。

    萧长歌双眸看向了严若琳手上的兔子,再看了看萧长乐。

    萧长乐跟她一样没带弓箭,看来也是她也不会射箭,所以……

    萧长歌又将目光挪到了严若琳身上,而此刻严若琳也正看着她。

    她眯眼冲着萧长歌笑了笑,像是友好打招呼一样。

    “今儿个就先散了吧。”

    楚皇帝本还想说什么,可到最后却长长呼了一声,到最后也没说出什么来。

    发生这样的事谁还有心情继续下去呢?楚皇帝说完起身,安无扶着他往台阶下走。

    一群人刚来时风风火火,兴高采烈,可离开时候气愤却沉重无比。

    “恭送皇上。”

    又一次异口同声地,那些人都跪在地上恭送楚皇帝,待楚皇帝离开后他们才起身。

    周围议论纷纷,都在讨论着刺客一事。

    “长歌你真的没事吗?”

    楚言担心地问,萧长歌摇了摇头眯眼笑道:“长歌没事,长歌得感谢太子殿下舍身相救,若不然那刺客一刀下去,长歌肯定……”

    说到这,萧长歌眼zhong满是惊慌,看得出方她对方才的事有些阴影。

    “此事已过了,幸好你没事。”

    楚言安慰道,而两人谈话落在他人眼zhong却很是暧|昧,让人羡慕嫉妒。

    本那些人应该将焦点放在严若琳她们身上才是,可现在都将焦点放在本应该最不起眼之人身上。

    她们怎不生气?

    “姐姐没事真是太好了,若是出事还不知要如何跟爹爹交代呢。”

    萧长乐见两人相谈甚欢,连忙插话道。

    两个人的谈话瞬间变成三个人了,倒是严若琳安分了些,只站在旁边看着。

    “太子殿下,你的手下还在等着您呢,您也先走吧。”

    萧长歌看着身后正等着楚言的人道,楚言顺着萧长歌的视线看过去,他的两个手下正等着他。

    “好,那本太子就先走一步了,三弟的伤势不知如何,本太子得去看看才安心。”

    楚言没逗留,他还有些事要去问问皇后呢!

    这番胡乱行动,怕不是在为他铲除对手而是在给他添麻烦!

    她就没想过叶子元有可能被抓到么?楚皇帝下了命令叶子元这辈子都不能踏入城内,若被人发现了那就真没活命了。

    目送着楚言离开后,萧长乐冷哼了一声。

    她瞥向不远处的夏若云,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挽起一笑。

    “对了姐姐,三皇子昏倒时还心心念着姐姐的名字呢,可真恭喜姐姐了呀。”

    如萧长乐猜的一样,当提到三皇子时,失魂的夏若云回过神来了,双目闪过一抹惊讶。

    她望着萧长歌,眼zhong有不解还有迷茫。

    她身子一震,脸色也有些难看。

    “哦?妹妹恭喜我什么?”

    萧长歌故作不明问却引得萧长乐噗嗤一笑。

    “当然是恭喜姐姐得了三皇子青睐呀。”

    周围那些姑娘看着萧长歌就跟看着敌人一般,被这种视线看着萧长歌还真不自在。

    “青睐?妹妹是从哪看出的青睐?我挡住了刺客让三皇子先逃,三皇子念着我的安危那是因为三皇子心地善良,又何来青睐一说?妹妹说这话可要掂量一下,莫要让人误会了。”

    萧长歌井然有序道,也没慌乱。

    这话不仅赞美了楚墨,还将她跟楚墨的关系撇的远远地,听起来很有道理。

    “对啊长乐,有些话可不能乱说,若不然引起误会对三皇子或者长歌的名声都不好,再说了在遇见刺客那会儿三皇子也让我快点逃走呢。”

    夏若云率先站了出来提醒道,提到后面的事儿时夏若云看向萧长歌。

    似乎在跟萧长歌炫耀一般。

    她被刺客打晕了,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树下,那些人怕是只想要楚墨的命不想涉及他人。

    这次她还真的感谢萧长歌,若非萧长歌怕是楚墨也逃不出来。

    在这的人都知道静妃娘娘有意让夏若云当三皇妃的,现在连夏若云自己都站出来说了,她们可不敢多嘴。

    萧长乐咬牙,见夏若云都站出来替萧长歌说话她也只能作罢。

    这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三皇子对萧长歌有些兴趣,夏若云这不是在我自欺欺人是什么?

    “若云说的对,是我唐突了。”

    萧长乐嫣然一笑道歉道,夏若云冷眼,脸色也没好过。

    “萧二小姐要是有空关心别人,还不如多花费些心思放在太子身上。”

    陈仪也看不下去道,这说的话话zhong有话地,她听着隔阂。

    有什么话直说不行么?非得拐弯抹角地墨迹一大堆让人误会。

    周围人掩嘴偷笑,严若琳这时候却走了出来帮忙打圆场。

    “好了好了,长乐表姐是不了解情况随口一说,所谓不知者无罪,若云跟长歌表姐就不要计较这事儿了,咱们翻页可好?”

    说的话恰到好处,既替萧长乐承当了错误又让草草了事。

    若是萧长歌再追究下去就有些过分了,毕竟是萧长乐可还是她名义上的妹妹,若是做的太过火也不好。

    “那就看在若琳的面儿上,这事儿咱就不提了,不过下次说话可要讲究证据。”

    夏若云高傲道,平日里说些玩笑她可以不在意,可事关楚墨的话她半点都容不得开玩笑。

    萧长乐也感觉到夏若云是较真了,连忙笑道。

    “你说的是。”

    而周围这些人早都在背地里偷偷笑着了。

    萧长乐一肚子气可对着她们只能笑脸相迎。

    本是想让耍耍萧长歌,没想到夏若云竟替萧长歌说话了。

    夏若云听得这话也没说其他,转身便离开了。

    她现在只担心楚墨的情况,只希望楚墨不要出事才好!

    其他人见夏若云离开,也识相地离开了。

    萧长乐冷眼看了萧长歌一下,提着裙角也转身离开了。

    场上,剩下萧长歌跟严若琳以及陈仪。

    “表姐为何这么看着我?莫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不成?”

    严若琳一脸从容,见那双清冽的眸zhong映着她的容颜,她温柔一笑问。

    “没有,只是我要感谢你,让我跟太子的关系更好了些,方才太子那般对我还真是有些受宠若惊。”

    萧长乐掩袖娇羞一笑,这模样让严若琳嘴角的笑容僵硬了几分。

    “表姐你说什么呢,你跟太子殿下关系更好了些是好事儿,感谢我作何?”

    严若琳装蒜问,只是那双眼瞳似乎看出她心里所想一样。

    这双眼真叫人讨厌啊。

    “这个表妹你心知肚明才是,时候不早了,我也先走了。”

    萧长歌双目一直没离开过严若琳,哪怕她眼zhong闪过的憎恨她都没放过。

    人的喜怒哀乐不会写在脸上,可却会通过眼睛表达出来。

    萧长歌转身离开,陈仪看了看两人最后还是往萧长歌的方向追了过去。

    围场内,人已走得差不多了,连陈业等人都跟着楚皇帝的步伐离去了。

    严若琳双眸看着渐渐远去的背影,小手紧握成一团,青筋凸起,皓齿咬着艳红的唇角,好像快滴出血来一样。

    “哎哎你等等我呀!”

    陈仪跑着追上了萧长歌却有些累了,萧长歌听得陈仪的声音停下了脚步,看向了她。

    “陈小姐还有事?方才也谢谢陈小姐解围了。”

    萧长歌恍然大悟,以为陈仪追上来是因为方才的事,才想起自己还没跟陈仪道谢呢。

    “你客气什么?也别陈小姐陈小姐叫了,你就叫我陈仪吧。”

    陈仪豪爽道,陈小姐陈小姐叫着太过生疏了,她不习惯这样。

    “好陈仪。”

    萧长歌迷眼笑道,陈仪看着这笑容愣了愣。

    她本以为萧长歌只会假笑,没想到发自内心笑的话笑起来还挺好看的。

    “你这样看着我,莫是爱上我了?”

    萧长歌见陈仪一直看着她,调侃问道。

    “呸呸呸谁爱你了,我可是有心上人的!我找你是想说,你方才对若琳说的那些是不是有些过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萧长歌挑眉有些惊讶,她本以为陈仪追上来是还有什么事,没想到是想为严若琳讨公道来的。

    “这与我何关?”

    萧长歌淡然道,也没觉得自己方才说的那些话哪里错了。

    “怎么跟你没关呢,你根本不喜欢太子为何要刺激若琳呢?”

    陈仪瞪大双眼气鼓鼓问,却惹得萧长歌噗嗤一笑,是笑陈仪天真还是笑自己?她自己也不知道。

    还在找”嫡锁君心”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