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旧事
    ..,嫡锁君心

    见两人大喊,楚钰连忙从屋顶上跳了下去,将两人的嘴巴捂住随后将两人拖到了角落边。

    不远处,两官差走来瞧了瞧,见没人才离开。

    不过离开时嘴里碎碎念着:“我就知道是你听错了,这哪有什么人呢?”

    随着谈话的声音越来越远,楚钰才放开了跟前两小孩。

    两人一见楚钰松手连忙反身后退了几步,惊恐地看着楚钰,本想拔腿就跑奈何楚钰一句话让他们停住了脚步。

    “你们再动一下试试?本少爷可不介意带着官兵到你们家去,谋杀朝廷命官可是死罪一条,重则可要株连九族的。”

    楚钰双手交缠搂着腰间,依靠在墙壁上,凤眼看着跟前两小孩。

    他刚来这里除了候德跟lin希外就不认识其他人了,这两小孩儿明显是冲着他来的,也就是说知道他的身份,那他也不藏着掖着了。

    两人年纪相仿,大约十一二岁左右,个子不高,骨瘦如柴,面色发黄,唇色发白。

    这话一出让两人都不敢动弹了,他们做这种事也是想为别人抱打不平,这些日子外头可传疯了,说朝廷内派了个钦差大臣来治理蝗虫,可他们都看到了这钦差大臣天天跟候德他们混一起吃喝玩乐地。

    这种官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所以他们才想恶作剧一下,没想到这个官不仅是贪官身手还了得,避开了从天而降的尿,他们相信这不是偶然。

    “怎么不跑了?”

    楚钰故作不解道,只见跟前两小孩儿恶狠狠地瞪着楚钰,两人异口同声道了一句:“奸诈小人!”

    楚钰听得这话非但不气反而眯眼而笑,薄唇微张。

    “成语学的倒是不错,只可惜用错地方了。”

    两人愣了愣,他们还以为楚钰会要了他们的小命呢,毕竟方才还用他们家人威胁他们呢!

    “小框子,这怎么跟外面说的有点不一样啊。”

    小豆子看向了身边被成为小框子的男孩儿问,一脸的惊讶。

    对这话题楚钰倒是来了兴趣,他就那样呆呆地站着听两人说话。

    “我我我怎么知道。”

    小框子也一脸不解道。

    他后悔了,早知道就不该听小豆子说的,现在好了,连钦差大臣都给得罪了。

    连候德都得敬让三分的钦差大臣,要是真想要治他们的话那还不是小菜一碟。

    这延安县可都是候德的地盘,想想他们现在都后悔了。

    “外面?外面是怎么传本少爷的呢?来来来都别站着了,本少爷也饿了,咱们找个地方坐着说。”

    听得小豆子肚zhong传来咕噜咕噜的叫唤,楚钰来了兴趣道。

    楚钰先走在前头,可那两人却不敢动弹。

    小豆子摸着肚子他确实饿了,只是……

    他方才可见楚钰从酒楼内走出来呢,这刚吃饱的人怎么会饿呢。

    “小豆子怎么办,他是不是要给我们吃最后一餐,然后把我们给……”

    小框子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背后一阵发凉。

    他越想越觉得有这可能,这些人最会的就是杀人不见血了,而且他们是官他们两只是普通的百姓,胳膊怎扭得过大腿呢?

    小豆子咬牙,艰难抉择着最后还是跟上了楚钰的步伐。

    “反正横竖一死,宁当个饱死鬼也不愿当个饿死鬼!”

    颇有种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感觉,而且他也做好了当饱死鬼的准备了。

    只是没想到楚钰说吃东西真的只是吃东西……

    小巷的路边摊上

    楚钰看着眼前两人从警戒到放松,然后将面条吃的一干二净连碗都舔的干干净净的模样,噗嗤一笑。

    见楚钰噗嗤而笑两人停下了手zhong的动作,方才吃的乐呵忘了跟前还有个楚钰了。

    两人擦了擦嘴角,警惕地看着楚钰。

    “你,你到底有什么事!”

    小豆子壮大胆子道,可这语气zhong还有几分害怕。

    “方才听你们说外面有我的传言,我想知道是什么传言?来,给本少爷说说吧,若是说的好了今儿个这顿我请。”

    楚钰这话让跟前两人睁大双眼,他们两压根没钱,这两碗面也是楚钰替他们点的,听他这意思是不打算帮他们付钱了?

    “你你你无赖!这分明是你帮我们点的!”

    小框子着急了,看他们穿成这样衣衫破烂就知道他们没钱,这狗官用他们家人要挟他们,现在还想讹他们钱!

    “哦?我是点着自己吃的呀,什么时候说给你们吃了?”

    楚钰眯眼笑着,放在他跟前的面还完好如初,他一口都没动过,现在告诉他们他一个人能吃三碗,谁信呐。

    “你你你……”

    小框子手指着楚钰却气得只说出你你你这几个字,小豆子握住了小框子的手,双目提防地看着眼前这男人。

    说是男人却比女子要美,说是女人却又带着一份威慑力。

    这京城内来的大官就是不一样。

    想着,小豆子的脸红了几分,就算是男子对上这张美得不可方物的脸,只要是个男的都会想入非非啊!

    关键是这个人双手乘着脸颊嘴上扬着微笑,双眼紧密,虽美可他看着有些害怕。

    越是这样和善的笑容他越是觉得这人不好惹。

    “我要的是如实相告,这个词儿你们应该学过。”

    睁眼,眼zhong散发着一抹精光。

    小豆子跟小框子两人吞了吞口水,看向楚钰有些迟疑,可他就跟个在课堂上听先生讲课的小孩儿一样认真,沉默着等眼前两人开讲。

    “外面的人说朝廷派了个钦差大臣下来治蝗虫一事,这些天候德那狗官一直跟你一起,对你毕恭毕敬少爷前少爷后喊着,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你是那钦差大臣了,你这大臣跟着那狗官吃喝玩乐地,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一提起候德,小框子咬牙切齿地,恨不得扒了对方皮儿一样。

    连小孩儿都对候德这般讨厌,看来候德的人际关系不怎么样呀。

    小豆子一说的起劲儿差点忘了他现在嘴里骂的就是眼前之人,小框子推了推小豆子,小豆子这才住嘴了,双眼看着楚钰,可从刚才开始他就就一直微笑着,脸色不曾变过。

    “说,还有什么直接说了。”

    没想到楚钰不在乎那些,反而还让小豆子纪继续说下去,小豆子心里腾起一个念头,这人该不会是个自虐狂吧?

    听到他人诋毁他,他竟还能笑得出来?

    “你你你这里没事吧?”

    小框子指着自己的脑袋问,他还真怕眼前这人脑袋出事了,那样他们何止可要负很大的责任的。

    “你说呢?”

    楚钰眯眼笑着问,小框子不放心地竖起手指比了个一字。

    “你说说这是几?”

    小框子不放心地问,楚钰温柔道:“竖zhong指可是不好的行为,在他人眼里就是挑衅,若你不想我把你zhong指砍断的话最好收起来。”

    话语温柔可说出的话却一点都不温柔。

    难得能用权利压人他怎能不试试呢?何况逗这两小孩儿玩还挺有趣的。

    小框子背后一冷,连忙放下手,另一只手拉着小豆子紧紧地挨在他身边。

    小豆子比他胆子大些,见楚钰还能正常说出人话也就放心了。

    “他们都说你是贪官跟候德lin希他们一伙的。”

    小豆子嘟嘴道,楚钰可算发现了,一说到候德跟lin希两人时这叫小豆子的就咬牙切齿地。

    “这世道哪有不贪的呢?”

    楚钰缓缓道,这话让小豆子很惊讶。

    一个贪官在他面前承认了他是个贪官?

    “不过这不足以构成你对我怀有敌意的理由,应该还有其他事瞒着本少爷没说吧?”

    那双眼又眯成一条缝隙,如樱花瓣粉嫩的嘴扯开一下。

    两人愣了愣,这丫的是打算刨根问底的了?

    “算了横竖一死,不如直接说得了,那狗师爷上个月在路上见啊满姐姐长得好看,将她抢回去送给了候大人当七妾氏,啊满姐姐不肯,那狗师爷竟然竟然……”

    说到这小豆子的眼泪簌簌地往下落,咬着发白的唇角,连身子都是都抖着的。

    楚钰挑眉,没有安慰,就像是个倾听者一样坐在等小豆子继续说下去。

    就算不说他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强抢民女,就算是当官的也不容许做这种事,可山高皇帝远,他们做这些事情谁能管得住他们呢?

    “阿满姐姐反抗不小心弄伤了候大人,候大人一怒之下将啊满姐姐送到了青楼去,任人糟蹋,青楼内的老鸨早跟那些人有勾搭了,阿满姐姐的父亲跑去官府告状,奈何无果反倒被那狗师爷反咬了一口说他污蔑,被送入牢内,折磨致死了。”

    小框子说着,眼泪也簌簌地往下掉落。

    双手握紧衣角,两人都伤心不已。

    楚钰睁开双眸,放下手,连眼神都认真了几分。

    lin希跟候德,未免也太猖狂了。

    “那个啊满现在在哪?”

    楚钰询问,说到这两人哭的更大声了。

    “阿满姐姐也也死了。”

    说完,两人陶陶大哭了起来。

    用破烂的衣袖抹掉了眼角的泪,可这泪水就跟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流个不停。

    幸好这地方偏僻,平日里也没什么人来,若不然肯定以为楚钰欺负他们两了呢。

    “行了,你们可是男子汉哭什么呢?”

    楚钰伸手拍了拍两人头安慰道,可这两人还一直哭着,等了许久才消停了。

    “那个啊满怎么死的?”

    “老鸨让啊满姐姐接客,阿满姐姐宁死不屈,也上吊了。”

    还在找”嫡锁君心”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