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0章 暗涌
    ..,嫡锁君心

    蓝如月一脸谦虚,双眼却打量着坐在身边不曾说过半句话的lin秋凝。

    察觉到lin秋凝细微的动作,蓝如月嘴角挽起一笑,与其他姐妹又开始讨论起银镯子来。

    有些不识相的人还当着lin秋凝说些其他,更让lin秋凝有些坐不住了。

    “老爷对九姐姐可真好,我昨儿还看见来福给九姐姐送鱼翅燕窝呢。”

    十二姨太羡慕道,虽是无心之举可她却忘了身边还坐着lin家的女主人呢。

    她也忘了受委屈时一口一个翠姐姐翠姐姐地喊着lin秋凝让她帮她做主帮她主持公道呢!

    翡翠,那是lin秋凝在lin家村内的小名儿,她跟lin希是青梅竹马,只是当时她爹在lin家村内当了个小官,在当地有些话事权,而lin希当年可是个穷的响叮当的男人,若非她爹推荐他岂能像现在这样混的风生水起地?

    虽然她爹已经从位置上退下来在家zhong安享晚年了,lin家的权利也不如从前了,可她爹对他有恩,他绝不会抛弃她的!

    “是啊,老爷怕我太操劳,特意让来福给我送燕窝来了,听说那些燕窝是从其他地方运来的,老爷真有心。”

    蓝如月浅笑,沉浸在幸福之zhong。

    lin秋凝将这一切都看在眼zhong,她虽觉得lin希不会弃她不顾,可她却觉得再这样下去蓝如月要爬到她头上来了。

    虽是大夫人,可若lin希太过偏爱蓝如月的话,这底下的姐妹们肯定也会站在蓝如月那边。

    这群墙头草,她比谁都清楚。

    “翠姐姐你这茶握在手里很久了,莫不是姐姐不喜欢喝龙井?”

    蓝如月看着lin秋凝关心地问,lin秋凝回过神来,望着茶杯zhong映着那张脸,如今已经年老朱黄了,比不得那些年轻人。

    “怎会,我平日里喝的便是龙井。”

    说着,lin秋凝小喝了一口,放下。

    蓝如月掩面一笑,很是高兴。

    “那就好,这龙井是老爷前几天派人送来的,可我又不喝龙井,姐姐喜欢的话等会儿我让丫鬟将茶包送到姐姐屋zhong去。”

    这话听起来相似在为lin秋凝好,可话zhong的意思不是透露着lin希最近很宠着她么?

    lin秋凝身子一僵,连嘴角上的笑容都渐渐消失了。

    她从怀zhong抽出手帕拭拭嘴角:“我那里还有很多老爷送的龙井呢,既然是老爷送给妹妹的那妹妹就收着吧,可别浪费了老爷一片心意。”

    “哎,龙井?那可是好东西呢。”

    十二姨太抢先道,可茶对她来说都是一个味儿的,她也不懂这些,只知道她们好像在说什么好东西一样。

    “既然小十二喜欢,那晚些姐姐就让丫鬟送到你屋zhong吧,我本还想借花献佛,送给翠姐姐呢。”

    蓝如月瞥向lin秋凝缓缓道,除了十二姨太,这在场的人可都明白两人是呛上了。

    这表面看似和睦,可说话都充满火药味。

    识相的人早就闭嘴了,可十二姨太却一个劲儿地说着。

    “妹妹有这份好意姐姐心领了,不过姐姐还要提醒妹妹一句,小心可别翻船了。”

    话zhong带着警告,蓝如月轻笑却不以为然。

    她将lin秋凝这话当成气话,嫉妒zhong的女人说的话她听着高兴。

    “多谢姐姐提醒,不过该小心的应该是姐姐吧?”

    蓝如月又反过来道,这话zhong带着威胁跟挑衅。

    这让她小心说的不就是大夫人这位置么?

    就这小贱人也想抢她大夫人的位置?

    lin秋凝冷笑:“那我可等着了。”

    那些姨太们都沉默着就跟什么都不知道一样,现在这场面还是少说话为妙,若不然得罪了这两人以后可不好受。

    现在就看风向倒哪边了。

    lin秋凝是lin府的女主人而蓝如月最近风头正旺,谁都不好惹。

    “龙井是不错可这空气倒是有些浊,让人喘不过气来,我还是先回屋吧,各位妹妹你们聊。”

    lin秋凝起身,临走前唠叨了一句,这一次蓝如月没说其他了,而其他人恭顺地说了声:姐姐慢走。

    见lin秋凝离开后,那些人才放下心来。

    “九妹妹,我们可看好你哦,这lin家的女主人也是时候该换换了。”

    八姨太缓缓道,这话zhong的意思也很明显了,她选择站蓝如月这边。

    “我们也看好九姐姐你呢。”

    见有人先起哄,其他人也跟着异口同声地附和起来了。

    蓝如月浅笑,抬头。

    双目扫向了跟前的众人,一脸苦恼的模样。

    “诸位姐妹们可不要乱说,翠姐姐跟老爷可是青梅竹马长大的,这大夫人的位置也做了十几年了,怎会那么容易就……”

    蓝如月左右瞥了一眼道,那些人立即明白蓝如月的意思。

    她这话不就是承认了想跟lin秋凝争了么?

    七姨太嫣然一笑,眼zhong放着精光。

    “这母鸡都会下蛋,可咱们的翠姐姐跟在老爷身边十几年了却连个蛋都见不到,从这点姐姐不就赢过她了吗?”

    这话提醒了蓝如月,令得蓝如月心里一喜。

    “征儿就是九妹你最好的筹码啊。”

    八姨太跟七姨太两人互看了一眼,缓缓道。

    lin秋凝嫁给lin希十几年内一个孩子都没,其他房的妾氏早就怀上了,唯独她。

    她们都知道lin秋凝想要个自己的孩子,可偏偏老天不同情她,这倒让她们有机可乘了。

    而在这些孩子之zhong,lin希最宠的还是lin征,蓝如月的孩子。

    蓝如月眼zhong闪过一道精光,嘴角扬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其他人见蓝如月笑着,她们心里明了蓝如月知道该怎么做了。

    “九妹,我们可看好你,别被给翠姐姐给比下去了。”

    七姨太起哄道,其他人都附和起来了。

    有时候这些话听得多了,连自己的心智都会被迷惑,让她产生一种自己能行的错觉。

    香儿扶着lin秋凝坐在椅上,轻轻地关上了门。

    “这外面的太阳可真晒,夫人,那些姨太们今儿个还真敢说,平日里有什么事第一个找夫人您,现在一看九姨太风头正旺就往九姨太那边站了。”

    香儿愤愤不平地念叨着,lin秋凝莞尔冷笑。

    人都是那样,又怎能怨呢?

    当初她得宠时候那些人不也是这样巴结着她的?她相信蓝如月不是最后一个,往后肯定会有新欢替旧爱,而那些墙头草也会继续站别人那边的。

    手,摸着平平的肚子,双目也渐渐变得柔和了几分。

    是的,她跟在lin希身边十几年终于怀上了,终于能给lin家添香火了。

    “那小贱人得意不了多久的,只要让老爷知道我肚子里怀了他的孩子的话……”

    lin秋凝温柔道,手一直放在肚子上不曾放下。

    她已经怀了一个月了,只是这府内人多又吵杂,再加上若是她怀孕的消息被其他房的人知道了,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呢。

    她现在可是将赌注都压在她肚子里的孩子身上了,只要生出来是个男丁的话,lin家也就不用落到那些贱人手上了。

    “夫人,这都一个月了您什么时候才想让老爷知道呀,您不急奴婢都替您着急了。”

    香儿替lin秋凝倒了杯茶道,她就不明白有孩子了不应该第一个先告诉老爷吗?

    “现在可不是时候,咱们府内可还住着个大麻烦呢。”

    lin秋凝冷冷道,这大麻烦说的自然是楚钰了。

    她承认lin希跟候德两人做过不少勾当,可却不希望lin希出事。

    她跟楚钰打过照面,那绝对不是个好对付的主儿。

    女人的第六感一向很准,若可以她还真不希望跟那个大麻烦碰面。

    那双眼到现在还深深地映在她脑海zhong呢,直叫人发颤。

    她有孩子的消息,还是再缓缓吧……

    等将楚钰送走后才跟lin希说,这样她也可以少点危险,要是让蓝如月知道她怀上了,往后的日子也不会过得太轻松,所以她只能忍着了。

    香儿闭嘴了,她也知道lin秋凝说的大麻烦是谁,现在府内住着一尊佛还得供着那种呢。

    别院内

    楚钰身子抖了抖,突然打了个喷嚏。

    这出着大太阳的他穿的也挺厚地怎还会打喷嚏呢?这让楚钰想到了萧长歌说的一句话:总有小人在背后骂他。

    衙门内

    lin希火急火燎地往这边赶来,候德已等候很久了。

    “大人你这么着急找属下过来是?”

    lin希一见候德连忙发问,候德蹙眉急的不行可lin希却一脸春风得意的模样。

    “你你怎还笑得出来呢?大事不好了!”

    候德见lin希时第一句话便是大事不好了,连身子都发颤着。

    lin希也恢复成原来认真的模样,候德可很少这样紧张过除非是真遇到什么棘手的事了。

    “你看看这个先。”

    候德甩给了lin希一张纸,这纸正是楚钰给他的,

    lin希不明地看了一眼纸上写着的,虽写的都是楚国的wen字他也看得懂却不太懂这其zhong的意思。

    “这是?”

    lin希不明地问。

    “这是楚钰给的之治理蝗虫的法子,他今儿还说了一堆奇怪的话,依我看是怀疑咱们了。”

    候德负手心zhong忧愁道,要是楚钰真查出些什么来,那他们以前做的那些事怕是会被连根拔起了,最重要的是会连累身后之人。

    还在找”嫡锁君心”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