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1章 解救
    ..,嫡锁君心

    “他今儿个下午不知去见了谁,回来便说起lin满满跟她爹那桩事,好说歹说算是被本官给糊弄过去了,他现在想从咱们账本上下手呢!”

    候德三言两语地跟lin希说明白,lin希心里惊讶。

    下午他还在为楚钰挑选女人,而楚钰却不知在这段时间内见了谁?

    “大人,咱们是zhong了楚钰的计了,那小子是故意支开咱们呢。”

    lin希目光变得锐利,这一提才让候德也想起来是在他们离开客栈后,楚钰才甩开他们的人的。

    而这段时间内他去见了谁?又知道了多少?

    “我已命人去查了,若是让本官找到是谁,定扒了他皮割了他舌头!”

    候德恶狠狠道,眼zhong泛着冰冷,如寒窑般,

    lin希知道候德开始认真了,握紧纸张的手加紧了几分,那张字迹工整的纸上瞬间皱成一团。

    “咱们还是小心为妙,这纸上的法子若是真成了,那以后朝廷的钱就……”

    lin希盘算了下,心里一惊。

    “小心小心,之前让你小心你是怎么说的?现在人也被你抬到延安县来了还能怎么办。”

    候德暴躁道,这时候的lin希不似之前那样嚣张而是任凭着候德骂。

    确实是他小看了楚钰了,不简单,实在不简单。

    “哎,按照楚钰说的做吧,自然这法子可绝对不能成。”

    犀利的目光落在了lin希身上,这话zhong的意思lin希懂。

    要是真将蝗虫给治理好了的话,以后不是朝廷给他们送钱,而是他们给朝廷送钱了。

    这种亏本买卖他们怎会做呢?

    “是,属下懂了。”

    lin希点头不敢说其他。

    夜落,月关洒落,湖水波光粼粼。

    别院内一片寂静,蓝微站在床边看着已然入睡的楚钰。

    睡的很安静宛如个小孩般,墨发四处散落,睡姿却很规矩。

    她本是lin希送来伺候楚钰的,可只有早上在lin希面前演了一下后,后面对他的态度就很冷淡了。

    见她腿站麻了也没喊她坐一下,见她累了也没让她休息反而让她在这守夜。

    这样的男人早上时她怎会动心呢?现在想来是她太蠢了。

    她是被楚钰那副温柔的模样给蒙蔽了!竟还妄想着能随着他回京城内当个贴身丫鬟或者妾氏,这样的男人她可不想要。

    蓝微打了个呵欠,靠在床边眯眼睡着了。

    躺在床上之人猛地睁开了眼,凤眸闪着精光,掀开被子穿上外衣,瞥向了站着也睡着的蓝微,嘴角挽起一笑,随后打开窗户从窗户zhong跳了出去。

    巡逻的家丁们拿着灯笼靠在墙上昏昏欲睡地,心早就飘向远方了。

    延安县是候德跟lin希的地盘,这儿又是lin府,有谁会不怕死地来这地方撒野呢?所以他们巡逻时也就心不在焉了。

    一道黑影从屋瓦上跳过直接出了府往白天去的方向去了。

    可当楚钰来到地方时却不见小豆子。

    楚钰挑眉,他看小豆子还算是个男子汉不可能失约的,可到约定时间跟约定地点,小豆子人却没到。

    难道……

    楚钰心里腾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他忘了这里是候德的地盘,想要找出下午见过什么人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他失算了。

    楚钰握紧双手,袖手而去。

    翌日

    太阳升起,和风拂过。

    一大早地lin希便跟蓝如月凑在一起了,蓝微跟在他们身后,三人有说有笑地。

    lin希一回府就听下人说了,昨儿楚钰将蓝微领回房间后,从别院内传来了叫声。

    这一听就知道楚钰跟蓝微成了!他怎会不高兴呢?

    “老爷,这些东西应该分给其他房的,妾身独占是不是不太好呀。”

    蓝如月撒娇道,声音比平时柔了几分,她挽着lin希的手紧靠他身边,一副很恩爱的模样。

    这要不知道的人定然以为蓝如月才是正牌的大夫人呢。

    “怎会?这是我送你的便是你的,谁若不服找我说!薇儿啊,你可要抓紧时间抓住四皇子的心啊,你表姐跟我的前程可就托付在你手上了。”

    lin希咧嘴而笑,那发黄的牙齿清晰可见。

    这一笑双眼眯起,却有些色,让蓝微看着有些不舒服。

    察觉到自己眼光有些不对劲儿,lin希咳咳了两声。

    不远处,lin秋凝看着这和睦的场面,眼神微微一收。

    “薇儿会努力的,姐夫放心,昨儿四皇子对薇儿可真……”

    蓝微低头娇羞一笑,这不说大伙儿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这等隐晦之事要是说出来那不太丢脸了么?

    “我懂我懂,来薇儿,这是姐夫送你的。”

    lin希从怀zhong掏出一手镯,蓝微挑眉看了蓝如月一眼,推却道:“姐夫,这么贵重的东西薇儿可不能收。”

    “哎薇儿你就不要客气了,收着吧,以后你若飞黄腾达了可别忘了我跟你表姐啊。”

    lin希话zhong有话道,蓝微身子一僵。

    飞黄腾达?若是lin希知道楚钰私底下对她多冷淡,此刻他说不出这种话来次啊是。

    那样的男人,就好像没有感情的冷血动物一样。

    她好歹是个女子可他却不会怜香惜玉。

    不过今儿她今儿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了,可身旁却没了楚钰的影子,说来她今天还没见到过楚钰呢。

    “表妹,老爷给你的你便收着吧。”

    蓝如月看向蓝微道,蓝微踌躇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双手接过了。

    lin希哈哈大笑着随后在蓝如月的搀扶下往大厅的方向去了,蓝微跟在身后。

    “夫人。”

    香儿喊了一声,站在原地不动的lin秋凝才回过神来。

    “咱们走吧,该去看看征儿了。”

    lin秋凝不起波澜道,似对这种事已麻木了一样。

    lin征是蓝如月的孩子,可出生后却一直是lin秋凝在养着,谁叫她是lin府的大夫人呢?她也一直将lin征当成自己孩子一样养,可到底不是她自己的骨肉,若lin征是她的骨肉,那该多好。

    那这lin府的一切都会属于她的而不是落到外人手zhong。

    “娘!”

    一道稚嫩的声音从院内传出,lin征小跑地往lin秋凝身上扑来,脸上欣喜一片。lin秋凝满脸笑容地将lin征抱了起来,看着才四岁的lin征,眼zhong布满了温柔,像极了一个慈母。

    正因为从小就跟lin征亲近,所以lin征见了她比见到自己亲娘还高兴,心里早就将lin秋凝当成亲娘般对待了。

    “娘,你怎么现在才来看征儿呢,征儿都等你好些天了。”

    那张稚嫩的脸上浮现一抹失望,嘟着嘴颇有些抱怨道,可这语气却像是在撒娇。

    “娘这几天有点忙,所以没来找征儿玩,今天娘陪征儿一天就当弥补你好不好呀?”

    lin秋凝温柔到,那张稚嫩的笑脸上才展开笑颜。

    “好,娘不来征儿一人可无聊了。”

    lin征撒娇道,这一声声娘叫的lin秋凝心里都快融化了,她摸着肚子,再过几个月她也会有自己的孩子了。

    “今日娘就陪征儿玩个够,咱们去花园那边玩吧,听说冬梅开始含苞待放了。”

    ……

    衙门牢房内

    当楚钰走进牢房内时一片血腥味,阴风阵阵,背后发凉。

    他还没走到牢内时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叫声,而这声音还很是熟悉。

    “大人,四皇子来了。”

    一人悄悄地在候德耳边唠叨了一句,候德手zhong拿着长鞭,一脸戾气。

    听得手下说楚钰来时他震惊,他来这做什么?

    候德嗤了一声,厌恶地看着被捆绑在刑具上的小孩子。

    “将他给我带到牢房去。”

    他昨儿晚上就抓到了那个跟楚钰碰面之人了,没想到是个小孩,更没想到这小孩儿竟这么嘴硬,不管怎么鞭打都不肯招。

    也不知楚钰用了什么法子收买了他,既然嘴硬那就不要怪他心狠手辣了。

    “敢问候大人要将谁带到牢房内去呢?”

    楚钰的身影出现在候德身后,凤眸扫向了被绑在架子上的小豆子,衣衫凌乱,血迹斑驳。

    那衣上被长鞭鞭打得破成一片,皮开肉绽,令人心疼。

    寒光从楚钰眼zhong闪过旋即收了起来,小豆子听得这把熟悉的声音时忍着疼痛抬起头来,那张脸上遍布着长鞭鞭落的痕迹。

    那双眼zhong满是倔强跟不服,她看着楚钰依旧是憎恨,对于这种蛇鼠一窝的人他都恨不得将他们都铲除干净了。

    只可惜他太弱小,太无能了。

    “少爷,您这么来了?这来也不跟下官说一声,这儿太杂太闹腾了稍微不小心让那些牢犯伤了少爷您可怎么办?”

    候德转身眉开眼笑地,将手上的长鞭递给了身边的人,随后走到楚钰身边对着他点头哈腰地。

    小豆子看着这一幕心里想起了楚钰说的话,他大概就所谓的强者了,所以才能让候德对他百般客气,连对着他说话都不敢无礼。

    权利,竟有这样的好处。

    “哟?又是你呀?”

    楚钰微微一瞥慵懒道,毫不遮掩地跟小豆子打着招呼。

    候德既然将他抓到这里来那就证明是知道了他昨儿只见过小豆子的事了,那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少爷您跟这小偷认识?”

    候德挑眉故作惊讶地问。

    “是啊,有一面之缘,敢问候大人他是犯了什么事呢?竟被打成这样还得候大人你亲自出手。”

    还在找”嫡锁君心”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