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1章 报复
    谁也没想到一本账本会惹出这么多事来,蓝如月看着门外重兵把守,一脸惊讶。

    “你们让开,我要见老爷!你们可知你们在做什么!”

    蓝如月生气地看着挡在她跟前两个官兵,她甚至连这些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都不知道。

    看这阵仗怕是其他院子也应该被包围起来了。

    这些人竟敢在林府内这么放肆,难道他们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吗?

    “夫人夫人不好了。”

    一丫鬟匆忙从院外跑了进来,一脸慌张。

    “什么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蓝如月不耐烦地看了自己的贴身丫鬟问,这阵仗一看就是发生什么事了。

    “奴婢刚刚看到老爷被四皇子的人带走了。”

    “什么?四皇子带走老爷?他不是说……”

    蓝如月一脸震惊,楚钰跟她不是同条线上的吗?怎将林希抓走了?

    “不是说什么?妹妹好久不见啊。”

    林秋凝缓缓从院外走了进来,人未到可声音却先传入蓝如月耳中。

    陈朵搀扶着林秋凝从院外走了进来,林秋凝脸色比昨日好了些,可还是有些苍白,走起路来有些慢,若不是身边有陈朵扶着,她现在兴许会瘫软在地上呢。

    昨儿刚流产,今儿就下地,陈朵也是心疼她。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孩子就是唯一,可有些人却活生生地将一个女人的希望给毁掉了。

    “翠姐姐,你怎么过来了?”

    蓝如月脸色僵了下又恢复成原来的模样,嫣然一笑道,如平日里那样。

    “你说是为了什么呢?妹妹?”

    薄唇微张,轻轻一扯,勾勒一笑。

    眼神之中带着一丝恨意,而昨日她的眼神还是呆泄、空洞,今日却大不相同。

    “你想做什么?”

    蓝如月后退,一脸警惕。

    见蓝如月这害怕的模样,林秋凝越发高兴。

    当初她警告过蓝如月不要动她的孩子,可她偏不听,联合香儿一起让她流产。

    而香儿到死都还做着当妾氏的美梦,像蓝如月这样不讲信用的人会真的答应别人的要求吗?答案自然不会。

    何况香儿只是个丫鬟,就算死了也不足为惧。

    所以香儿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被自己抓住的救命稻草弄死的。

    “想做什么妹妹还不知道吗?现在林府里里外外都被四皇子的人包围住,账本也落入了四皇子手中,你说老爷他还能活着回来吗?”

    林秋凝一字一字清晰道,让蓝如月惊讶。

    账本?楚钰不是说账本跟林希无关吗?怎会扯到林希呢?

    还有她跟林希两人夫妻这么多年,她舍得让林希出事?蓝如月心中有很多疑问,可看到林秋凝的眼神后她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她的眼神中,就好像一切都豁出去一样。

    “你们先去门外守着吧,我跟她有话说,陈姑娘也麻烦你在门外候着吧。”

    林秋凝看着挡在门外的两个官差,两人看了一眼陈朵,然后往院子外去了。

    见这些人听林秋凝的,蓝如月的心更加不安了。

    “可是夫人您……”

    陈朵不放心道,却见林秋凝冲着陈朵笑了笑,安慰道:“没事的。”

    说着,甩开了陈朵的手,她缓缓地往蓝如月跟前走去。

    蓝如月心虚地后退了几步,绊到了门栏差点儿跌倒,幸好手扶住了门。

    “夫人。”

    蓝如月身边的丫鬟见蓝如月害怕的模样喊了一声,可陈朵却先一步挡在了她跟前。

    “小姑娘,她们两个有事要解决,不如你先陪我在这等会?”

    没等丫鬟开口,林秋凝已将门关上了。

    陈朵挡在了丫鬟跟前,那丫鬟睁大双眼瞪着陈朵。

    陈朵理了理自己的衣服,连看都不看丫鬟一眼。

    这丫鬟在她眼里可什么都不是,而且她不觉得她会输给一个小姑娘,怎么说她吃过的盐都比这小姑娘吃过的饭还多。

    而让她没想到的是那个看起来柔弱像个姑娘般的楚钰竟然是楚国四皇子,还有许永那个大老粗竟然是副校尉。

    这还真令她惊讶。

    说到这她不得不夸奖自己一句,做了个对的选择。

    如果当时她拒绝了楚钰的要求,后果会如何呢?

    陈朵想不出来,可她觉得不会跟许永有现在这结果。

    没错,她跟许永已私定终身了,等此事忙完回了京城后他们也要成亲了。

    没想到她到最后没嫁给幻想中的达官贵人,倒是嫁给一个粗大汉为妻,而且还是会随时在战场上丧命的男人。

    不过这是她的选择,不管如何她是认定许永一人了。

    女人呐,年纪一旦到了也会想有个家呢。

    屋内昏暗,有些闷热,外面的天却是阴沉沉的,似要倾盆大雨一样。

    屋外的丫鬟担心这蓝如月,可被眼前这女人挡着她想进也进不了。

    屋内

    “你想做什么?要是我出事了,老爷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蓝如月惊恐地看着面目狰狞的林秋凝,以前林秋凝端庄温雅,可现在就想是从黄泉来的恶鬼一样,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地。

    虽披着个人皮,可一点都不像她!

    “老爷?此次他去了还有可能回来吗?再者,是我肯定不会放过他,而不是他不会放过我!”

    林秋凝嘴角挽起一笑,阴森道。

    林希害了她爹爹,这账她迟早要跟他算的!

    想当年他不过是个穷酸小子,若非她父亲帮他一把,怎会有现在的林希,可他却恩将仇报,仅因为她爹不肯答应跟他合作就陷害她父亲,林希能狠心到这程度那她也能!

    “妹妹,你既然那么爱老爷,不然随着老爷一同去如何?”

    林秋凝双目落在了惊慌失措的蓝如月身上,令得她脸色煞白了几分。

    “你跟香儿设计害的我流产了,我儿一人在黄泉下孤独的很,不如你替我去陪他如何?”

    林秋凝不缓不慢道,才一眨眼不知她从哪变出了一把剪刀来。

    锋利的见到上映照着那张狰狞的脸,林秋凝拿着见到在蓝如月跟前比划着。

    “我还记得妹妹说过,你这张脸是你唯一的资本?你将我最重要的东西夺走了,是不是该赔我一样重要的东西呢?”

    “你个疯子,疯子,你想做什么!”

    蓝如月睁大双眼,这时才知道恐慌了。

    她的手护着她那滑|嫩的脸,林秋凝前进一步她便后退一步。

    房内,传出一声尖叫,划破天际。

    房外的陈朵倒是一脸平静,这种事她以前也见过不少,可蓝如月身边的丫鬟却显得有些不淡定了。

    紧接着,门被打,林秋凝提着裙角跨过门栏走了出来。

    那身艳红的衣上染着血迹,有些发腥。

    陈朵皱眉,林秋拧却很平淡地看着她。

    “陈姑娘,我们走吧。”

    昏暗的房内,陈朵什么都看不到,可见了林秋凝这怪异的笑她心里有些不安。

    陈朵扶着林秋凝,她的手紧紧地握着陈朵的手臂,似乎用尽了身上的力气,要是陈朵不扶着她会跌到一样。

    见两人离开,丫鬟才匆忙跑进屋内,却是尖叫了一声,随后晕倒了。

    “夫人您真的没事吗?”

    陈朵担心地问,林秋凝连走路比方才去的时候还慢了几分,才走几步路就喘着大气。

    “我没事,不亲眼看着他们死,我不能倒下!”

    一说到死字,林秋凝咬牙切齿连语气都重了几分。

    见林秋凝这般疯狂,陈朵不知是该同情她还是可怜她。

    被仇恨包裹着的人,一点都不会快乐。

    “夫人你的裙子!”

    陈朵顺着往下看,林秋凝的裙子上不知什么时候染上了一片红。

    而方才从院子内出来时还没,现在却流了这么多血。

    陈朵话音刚落,林秋凝撑不住晕倒了。

    昨儿流产今儿个就下床走动了,身子肯定撑不住。

    “快,你们快去找个大夫来!”

    陈朵冲着守在路上官兵喊着,那些认识许永的话那就肯定认识陈朵。

    “是!”

    陈朵扶着林秋凝往院子内去,可她嘴里却还不甘心地念着林希的名字。

    爱有多深,恨便有多深。

    她可从没见过一个女人能做到这地步,不过她却对这样的女人恨不起来。

    兴许是同为女人,又兴许是因为她能理解林秋凝。

    公堂上

    楚钰看着跪在公堂下的两人,谁也没想到终有一天他们也会跪在这公堂之下,抬头望着上方的明镜高悬的牌匾。

    谁也没想到十年为官,有朝一日会沦落到这些下场,还是败在一个女人手上。

    衙门外早就被围成一团了,人潮拥挤,那些人都指着林希跟候德唾骂着。

    他们心里早有不甘,可两人势力在延安县内那是一手遮天,他们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现在好了,这两人落网了,他们的好日子也要来了。

    “这账本上记着的数目可要赶上国库了啊,林师爷,候大人,你们晚上睡觉时不会做噩梦吗?”

    楚钰将账本丢在了桌上,账本的封面上字迹有些模糊,看得出这账本有好些年头的了。

    十年的账本,被林希埋在了地上。

    一箱子拖出来,满满的都是账本。

    “四皇子,这绝对是奸人陷害,朝廷拨下来的银子可全都发放到百姓手中,剩下的都投放到治理蝗虫那里去了。”

    林希辩驳,候德却默不作声。

    楚钰现在敢这么明目张胆那只能证明他手上有充分的证据,林希就算狡辩也没用,何况那账本可是林希一笔一划写上去的,只要一对照就能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