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3章 唆使
    ,!

    这些天温雅跟萧长歌走得太近了,如今萧长歌出事她只有一个希望,就是不要连累到她的女儿。

    萧永诀在老太太面前说这番话,美曰其名是关心萧长歌,实际不是步步引老太太往西院去么?

    现在,她倒是有些犹豫该不该让温雅跟萧长歌走太近了,当初是她疏忽没考虑到这点,,现在……

    算了,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让温雅跟萧长歌交好,她也未必得不到什么好处。

    众人风风火火地往西院内去,整个萧府都被惊动了,因为是老太太带头的。

    而老太太到西院的次数是屈指可数的,今日一去肯定有热闹看,那些不嫌事儿多的自是跟着凑上去了。

    今儿个萧家的人可全都在,胡氏、连氏,温氏、元氏可全都在场。

    萧雅烟挽着胡氏的手,心里正等着看好戏呢。

    她虽不知苏芊芊去找萧长歌做了些什么,可看她跌落湖中就知道她不是萧长歌的对手了。

    她早说过不能小看萧长歌,可她偏偏不信,现在好了吃到苦头了。

    也该让她吃吃苦头,长长脑子。

    胡氏见萧雅烟嘴角扬起一笑,心里有些担心这事儿是不是跟她有关。

    不是她不相信自己的女儿,而是萧雅烟这样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呢?

    她不愿让萧雅烟跟萧长歌有过多的接触,既然惹不起那她们躲着还不行么?

    她现在只有一个心愿,就是明年求严氏帮萧雅烟找个好人家嫁了。

    以萧家的背景,她女儿肯定能嫁个好人家嫁了,这就是她最大的心愿了。

    朱儿正在院门口守着,见他们一行人过来,急忙上前去福了福身,道:“奴婢祝老夫人百岁无忧。”

    萧永诀扶着老太君,望了望一片平静的院子道。

    “朱儿,长歌呢?”

    朱儿低头,瞥了紧闭的门一眼,屋内一片昏暗。

    “启禀老夫人、少爷,小姐身子有些不舒服,已经睡下了。”

    老太君“啧”了一声,眼中却是不信。

    萧永诀便抢着说道:“睡下了?无妨,你去通报一声,就说老太君体谅长歌身子不舒服,亲自过来看她了,连大夫都带来了。”

    萧永诀看向了身后的大夫,大夫见萧永诀说道他,连忙冲着朱儿点了点头打着招呼。

    “身子不舒服可还是大事,朱儿你回屋内通报你家小姐一声吧,若是拖久了就怕对身子不好。”

    朱儿的面色看起来略有些奇怪,像是不敢看他们一般,低了头。

    看朱儿这神色,萧永诀心中暗喜,脸上却一脸担心道。

    见朱儿还不肯让开,萧雅烟轻嘲了一声。

    “怎么,难道连老夫人来看长歌姐姐,你这当下人的也要拦着吗?莫不是这屋内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吧?”

    萧雅烟试探性道,朱儿身子一颤,抬头。

    萧雅烟刻意抬出老太太来,老太太的脸色就果然不那么好看,十分不满地看了一眼朱儿。

    萧雅烟试探性道,朱儿身子一颤,抬头。

    “三小姐莫要胡说,奴婢、奴婢这就去叫小姐。”

    朱儿转身,手才碰到门却被老太太给家叫住了。

    “慢着,也不用禀告了,我是担心长歌身子情况而来的,就算惊扰了长歌,她也应该会谅解的才是,张嬷嬷。”

    老太太冷声一喊,身边板着脸的张嬷嬷旋即站了出来。

    她在老太太身边伺候多年,老太太就算不说她也知她的意思。

    张嬷嬷走到朱儿身边,将她挤到了一边,不客气地推开了屋门。

    朱儿没来反应过来,人往左边退了几步,手臂被张嬷嬷撞地生疼。

    众人走了进去,丫鬟们也识相地点起了蜡烛。

    昏暗的房间内顿时烛火通明,烛火摇曳似在跳着舞步一样。

    房间内寂静一片,萧永诀却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

    安静,太过安静了。

    他扫向了旁边的朱儿,见朱儿神色有些慌张,脸色更是不太好看的模样,他又放心下来了。

    忽然听见身后传来萧长歌的声音,听起来疲惫中还带着些微的无奈。

    “朱儿,,怎外面那么吵呢?”

    萧长歌掀开了布帘,却将一堆人挤满在她的房内,挑眉咦了一声,有些惊讶。

    众人的目光登时齐刷刷向声音来处看去,却见萧长歌换了身白衣,面容憔悴,额上还带了条防风的抹额,聘聘婷婷地走来。

    “祖奶奶,爹娘。”

    萧长歌虚弱道,咳咳了两声,脸色苍白如纸,看起来倒想是那么回事。

    朱儿连忙在旁边扶着她,低声道:“小姐,你这头痛的毛病不能见风,怎么就非要出来……”

    “无碍,倒是你连祖奶奶她们来了都不通报,该罚!”

    萧长歌狠狠地呵斥了一声,朱儿低头抿嘴,应了一声:“是,朱儿该罚。”

    “长歌妹妹,祖奶奶听说你身子不舒服,特意请了大夫来替你瞧瞧呢。”

    萧永诀率先站了出来,杏眼却想着窥探布帘内的情况。

    不可能呀,怎只有萧长歌一人呢!

    萧长歌察觉到萧永诀的目光,嘴角莞起一笑,可一眨眼的功夫却消失不见了,就好像没笑过一样。

    萧长歌走到老太君面前,先躬身一礼,道:“谢祖|奶奶挂念。”

    见她果然是一副病弱模样,老太太心中纵然恼怒,一时之间,却也说不出个是非对错来,只得哼了一声,道:“听诀儿说,你不舒服?”

    “回祖奶奶话,”萧长歌柔弱道,“长歌这几日正害头风,晚间想是喝了酒,又吹了风,一时间受不住,不能陪着祖奶奶听完戏,请祖奶奶勿要见怪。”

    “长歌本想遣朱儿去给祖奶奶通报一声,谁知这刚回房就倒下了,未能及时给祖奶奶说一声,是长歌的错。”

    这一口一个她的错,让老太太心中的气无处可撒。

    老太太只觉得心口堵得慌。

    她这一向都将萧长歌看作是萧家的丧门星,今日来,也是有心要为难,偏偏萧长歌又是一副关顺的模样,言语上也不曾留下半点错处,竟让她生出一股有劲没处使的感觉来,不觉更加不快了几分。

    她已说的这么明显,还将过错往自己身上揽,要是她在追究下去那可就是她不是了。

    要是让外面的人听到她不许生病的孙女离席,闹笑话的可只会是她自个。

    “罢了,”老太君冷冷道,“生病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也不早些跟家里说?寿宴也不是多么要紧的事情,既然病了,就在屋里好好歇着吧。”

    萧长歌听着她话,心中又是一阵冷笑,面上却还乖觉得紧,颔首道:“多谢祖奶奶体谅,只是长歌想着,既然是老太君的寿诞,长歌于情于理,也应当为老太君祝寿。这是小辈的本分……”

    “哼,你若是病恹恹的来了,是冲喜,还是冲撞?”

    老太君冷哼一声,责问道。

    不等萧长歌回答,萧永诀已经笑眯眯地挽了老太君,笑道:“祖奶奶,长歌妹妹还病着,让她在风里呆得久了,怕是不好吧?”

    他说着,向萧长歌的屋子道:“不如我们送长歌妹妹进屋里去休息一下。左右都是亲眷,总没什么不合适的。再说,老太君今日可是福星,有您给长歌妹妹冲喜,想来,她的病也好得快些。”

    萧长歌闻言,向他面上掠了一眼。

    心里更加确定了一件事,这件事跟萧永诀脱不开干系,若不然他怎会那么迫切让老太太进她闺房内呢?

    不过,可是要让他失望了。

    老太太厌恶她,平日里是定然不肯去她屋里的,可萧永诀这时候提出来,要老太太也去她屋里,是为了什么?

    她心中冷笑,面上则恭顺道:“长歌福薄,恐怕不能……”

    萧永诀听她这么半遮半掩地一说,眼神陡然便亮。

    刚才看到萧长歌好端端地站出来,他心中可着实不是滋味!难道自己的安排真的失手了?

    如今,见萧长歌那副恭顺之下带着抗拒的模样,他就知道,自己的谋划,成了!从今往后,萧长歌就再也不会是萧长乐的绊脚石!

    因此,萧长歌的抗拒之意刚刚显露出来,萧永诀便迫不及待地说道:“这样可不行,老太君,左右几步路的工夫,您也不会不舍得吧?”

    老太君的确有些不愿,可萧永诀话递到了这里,她便是不乐意,也不好拒绝,只得点点头,仍旧端着架子,道:“进去看看,也不废什么工夫。长歌,你莫不是觉得我这老太婆进不得你这院子?”

    “长歌不敢。”

    萧长歌又福了福身,才让开了路。

    萧永诀扶着老太君,一马当先进了萧长歌的屋子。他飞快地往四周张望了一圈,却连半点男人的踪影都没看到,心中顿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来。

    那人呢?人到什么地方去了?

    他明明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莫非萧长歌真的是个妖女,只需要这么一点儿时间,就能让一个活生生的人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正左顾右盼,忽然听见萧长歌的声音,在他身后,轻飘飘、阴测测地传了来。

    “永诀哥哥你这左瞧右瞧地,可是在找什么?”

    那声音幽幽的,好似从地狱来的鬼魂,萧永诀背后冷汗顿时冒了出来,强笑道:“只是从未来过长歌妹妹的闺房,一时好奇……”

    萧长歌噗嗤一笑,也没说其他。

    只是心里早已清楚明白萧永诀心里所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