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6章 姐妹
    ,!

    月娘望着姜素素高傲的模样,手握成一团。

    她没有看错,确实是姜素素!

    “柳姐姐你该不会是妈妈口中的月娘吧?”

    姜素素上下打量着月娘,眼中尽是鄙夷。

    月娘冷笑一声,微微张开薄唇,似是在忍耐着一样。

    “我还以为你会死在牢内呢,没想到你却活着出来了。”

    月娘咬牙切齿道,看着眼前的女子就好像看着杀父仇人一样。

    然,事实也是如此!

    眼前这个看似娇滴滴的姑娘在她快及笄时,杀了她爹娘,令得她家破人亡被卖入烟花巷柳之地。

    杀人偿命,姜素素应该为此偿命才是,可她却活生生地出现在她面前。

    她父母好心收留了姜素素而她也将姜素素当成自己的妹妹对待,到最后落得那样的下场。

    本以为姜素素进了牢内肯定出不来,她父母在天之灵也能安息了。

    可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是啊,还活的很好呢,没想到柳姐姐你也在这里呀,好像我还抢了原本属于你的东西呢。”

    眼光泛冷,连说出的话都刺中人心。

    听得外面的动静,老鸨连忙从房内走了出来,却见月娘跟姜素素两人对望着。

    “妈妈说来你可能不信,我跟月姐姐以前认识呢。”

    姜素素见老鸨走了出来一脸茫然的模样缓缓道。

    “哟,素素你跟月娘认识?那妈妈我就不用多做介绍了,月娘以后你可要多照顾一下素素啊。”

    老鸨看着气氛不太对劲儿,干笑了两声问。

    可两人都默不作声看着对方,令得老鸨有些尴尬。

    月娘本是温婉妩媚,可如今的眼中却是憎恨。

    可以看出这两人有什么过节,老鸨识相地闭着嘴了。

    现在姜素素可惹不得,要是下次来六皇子找不到姜素素的话将她的青楼封了怎么办?

    而月娘的话……

    老鸨将视线转向了月娘,心里已然下定了主意,既然得罪不了姜素素那只能拿月娘开刀了。

    “妈妈你可知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月娘看向老鸨迫切道,语气激动。

    若非耳边嘈杂的声音提醒着她这里是什么诚,她兴许会直接扑上去。

    哪怕是死也要拉姜素素垫底!

    老鸨还没回答,姜素素先噗嗤一声笑了,眸中带着冷意。

    “我是什么样的人有何关系?来这里面的不都是些肮脏的人吗?就算我以前犯过事,可现在我不是已经出来了么?这烟花之地,只要明面上能让客人高兴,谁还管我背地里是个怎样的人呢?”

    姜素素一边说着一边走到月娘身边,手搭在她肩膀上,连说话的声音都小了几分。

    纵然她说的过了点,可在这种地方确实是这样。

    “柳姐姐,我劝你别太纠结以前的事了,以前是我做的不对我在这里跟你道歉,以后我们以姐妹相称可好?”

    姜素素旋即握着月娘的手,双眼也在一瞬间变得无辜起来,眨着眼乞求着月娘的原谅。

    “对嘛对嘛,这过去的事就过去了,月娘素素你们可要好好相处才是,在这里你们可就是姐妹了。”

    老鸨立刻出来打圆场,月娘望着姜素素,最后还是一句话都没说。

    如今她地位不保而姜素素风头正旺,她在这里跟她起矛盾只会对自己不利。

    “素素妹妹。”

    犹豫许久,月娘终于还是屈服了。

    除了这里她没有地方可以去了,尽管眼前之人是她的杀父仇人,她也得忍着。

    “这样就对了嘛柳姐姐,不,应该是月姐姐。”

    握着月娘的手加紧了几分,姜素素莞尔意味深长道。

    月娘身子抖了抖,听得这句月姐姐她就觉得刺耳。

    当年她十一岁时她爹娘就将姜素素捡了回来,她待她如亲妹妹一样,可换来却是家破人亡的结果。

    “我身体有些不适,先回房休息了。”

    说完,月娘转身离开。

    姜素素望着离去的背影,冷笑了一声。

    没想到冤家路窄会在这种地方撞见以前认识的人,而且还是她讨厌的人。

    她为何会进牢内,那还不是拜她爹娘所赐。

    都怪她爹娘那般恩爱令得她嫉妒,说将她当成亲女儿对待可到底还是比不上自己亲生的女儿,为何别人家能够一家幸福而她只能被抛弃?

    这本来就不公平!

    所以她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罢了。

    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对付柳老爹那还不容易?只要让他觉得她心里有他就行了……

    “素素,你跟月娘是……”

    老鸨担心地问了一句,平日里月娘虽嚣张可那是对着底下的丫鬟,对着她时安分得很,可今日不管怎么看都觉得很奇怪。

    “妈妈你就不用担心了,我跟月姐姐方才不是冰释前嫌了吗?”

    姜素素温和一笑,却别有意思。

    不等老鸨说其他,姜素素也先离开了。

    转身时,那双眸中露出一抹狡猾。

    她还想着如何让楚咏将她接回府,这下不就有机会了吗?还一矢双雕。

    ……

    钱来赌坊内

    萧长歌望着热闹的赌桌,心里高兴不已。

    她已经能想象得到银子哗啦啦入她口袋时候了。

    萧长歌着男装,低头往二楼方向走了去,奇怪的是卫却不在二楼。

    平日里她一来总能看到一身黑的卫坐在椅子上,而今日还真是奇了怪了。

    让她惊讶的还有一件事,就是卫不见了可唐莫书却出现了,身旁还跟着个孝儿。

    当唐莫书看到萧长歌时,就好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

    而萧长歌看到唐莫书时心里却是想着瘟神来了。

    “萧老板你要是敢走一步的话,上个月的分红怕是要入我的口袋了。”

    见萧长歌转身想离开,唐莫书这一番话让萧长歌止了步。

    她冲着唐莫书咳咳了两声,温和一笑。

    “唐少爷,别来无恙呀。”

    她难得摆脱了红袖的念叨跑出府来,第一件事就是想来赌坊内看望卫了。

    “我怎么看萧老板你不想看见我呢?”

    唐莫书见自己说的奏效,态度也变了。

    以前都是被萧长歌牵着鼻子走,今天终于轮到他牵着萧长歌鼻子走了。

    看到萧长歌这乖顺的模样,唐莫书心里不由得爽快。

    “怎会,别忘了我的经济命脉可掌握在唐少爷你手中呢。”

    萧长歌狗腿地笑了笑,连忙跑到唐莫书跟前就跟个丫鬟一样。

    “唐少爷不去管自家产业跑赌坊内偷懒了吗?还有这么多天不见连孩子都这么大了?”

    萧长歌看着唐莫书身旁的小男孩儿调侃道。

    看起来十一二岁的模样,骨肉如柴,面色发黄有些发育不良的模样。

    虽知不肯定不是唐莫书的孩子,可也忍不住调侃一番。

    果然,一听萧长歌这么说唐莫书着急了,差点儿将嘴里的茶水给喷出来。

    “咳咳,我我还尚未娶妻,这是你那老伙伴塞给我的,说什么王府内不适合收留他。”

    唐莫书脸红咳咳了两声,似有些害羞一样。

    像他这样的年龄早该娶妻生子儿孙满堂了,可他却连个妾氏都没。

    这在外面花天酒左拥右抱地,可却从未领姑娘回过唐家,可见唐莫书也是个正经的人。

    萧长歌看着唐莫书脸红的模样她有些懵了,她好像没说什么令人误会的话吧?

    “女人?”

    从萧长歌上来时小豆子就一直打量着萧长歌,他看着萧长歌耳朵上的洞问道。

    这面目看起来凶神恶煞,可若仔细看的话便能看出脸上皮肤很好,可却被那一道伤疤给毁了。

    萧长歌听得这话才将视线落在小豆子身上,同样观察着小豆子。

    “眼力不错。”

    薄唇微张,萧长歌夸奖道。

    小豆子却没半点高兴,这点只要稍微仔细观察一下就知道了,没什么值得被夸奖的。

    “唐少爷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萧长歌又看向唐莫书,要没事的话唐莫书早就在青楼内左拥右抱了,怎会上她这儿来呢?

    被萧长歌看穿的唐莫书干笑了两声,似心里想些什么都会被萧长歌看穿一样。

    这眼神不管什么时候看都透露着冷意。

    “长歌妹妹,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哥也开门见山说了,这小子能不能先留赌坊内?他还小不适合跟在我身边。”

    唐莫书拉着椅子凑近萧长歌旁边商量,还一口一个妹妹地,让萧长歌觉得这是在叫青楼内的姑娘一样。

    在他身边太过危险了,他家产业多同时得罪的生意人也多,那些要钱不要命的人背地里什么手段都做得出来,他怕小豆子有危险。

    比如上次茶叶跟酒楼的事,虽化险为夷了,可难保暗地里那些人不会有其他小动作,所以萧长歌这里是最安全的。

    萧长歌对小豆子来了些兴趣,若非有用之人楚钰怎会将他留在身边?

    而且这小子的眼神实在不像一个过着无忧生活的孩子,而像一个滚爬多年的大人一样。

    “他没给你取名吗?”

    萧长歌望着小豆子问,既然将人留在身边那不可能不赐名给他。

    小豆子神色复杂,她怎么知道楚钰会赐名给他?

    还有这女人跟楚钰是什么关系?

    在小豆子脑海中浮现了个词儿——姘头。

    “云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