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0章 出征
    ,!

    书房内

    萧长歌替萧永德倒着酒,酒冷落肚,却一阵热。

    “今夜可不能喝太多,不然明儿要误事。”

    萧永德小酌了一口,这一尝让他欲罢不能。

    桂花酿入口甘甜,下肚更是令胃暖了许多。

    “爹想喝多,长歌也不给。”

    萧长歌浅笑,学着萧永德那样一杯下肚,甘甜的味道令她留恋。

    “爹明日可要去边疆了,可要好好保重自己身子才行。”

    萧长歌叮嘱道,萧永德拍了拍胸膛哈哈地笑了起来。

    “爹身子好得很呢,爹这一走,你身为萧家嫡女,可要多照看你那些妹妹们啊。”

    萧永德牵挂道,却令得萧长歌噗嗤一笑。

    谁说萧永德心里只有楚国呢?

    “这些可要爹你自己去做,长歌可不做这种事情。”

    萧长歌直接拒绝,萧永德说这番话不就是心里也没把握自己能安全回来吗?

    越是这样,只会让自己觉得不可能。

    “这是长歌为爹求的护身符,爹可一定要戴在身上,这符能保爹你平安归来。”

    萧长歌从衣袖内掏出一小袋囊递给了萧永德,萧永德连拆都没拆,看着这护身符哈哈地笑了起来。

    “这东西也就你祖奶奶相信,爹可不信这些。”

    说完,还是将其系在了腰带上。

    而且看得出萧永德喜欢不已,虽萧永德对着她们都是绷着一张脸,可萧长歌知他心里很爱萧家,也很爱各个各个屋内的小姐。

    只是身为将军需要威严震慑,所以才不敢表现出来罢了。

    现在在她面前的萧永德才是真正的他原本的模样。

    望着萧永德,萧长歌噗嗤地笑了出来。

    眼眯成条线,却很享受这一刻。

    “怎么样?好看吗?”

    萧永德拍了拍腰间的小袋囊,得意洋洋问。

    “好看。”

    萧长歌笑道,却让萧永德更高兴了,跟宝贝一样摸着腰间的袋囊。

    这大概是他第一次收到女儿们送的礼物,怎会不高兴呢?

    “此次出征,最为要提防的不是土屋族人而是燕国的人,爹应该也在担心燕国人会以为这是楚国在挑衅他们吧?”

    萧长歌收起了笑容,连神情都变得严肃了几分。

    她找萧永德可不是来送行的,而是想跟他讨论对策的。

    她曾说过,只要是楚言想要的她都要统统毁掉!

    看着楚言输,那就是她赢了。

    楚言想将萧永德推出去当罪人,她偏不让他如愿。

    见萧长歌认真的模样,萧永德放下了酒杯重重地哎了一声。

    萧长歌这话戳中了他心里的想法,他正是担心这个,所以才……

    萧永德看着萧长歌,心里又感叹了一句。

    若萧长歌是男子,将来必定有一番作为。

    这洞察力跟分析力,远远超乎他想象。

    “不瞒你说,确实如此。”

    萧永德敞开心扉,有些事他无法跟别人吐露心声。

    若连他这不败战神都不安,那些跟随他的人怎会安心,又怎会对自己有信心呢?

    所以,为将首者不能乱。

    一乱,手底下的人全乱。

    有些事只能他一人扛着,如今能说出来倒也轻松了许多。

    只是跟一个小丫头片子说这些,想来也是滑稽。

    虽萧长歌聪明,可到底还是个小姑娘,这战场可比纸上谈兵恐怖多了。

    莞尔,淡然一笑。

    “长歌有一计,爹可要试试?”

    那双狐狸般的眼中透露出一抹精光,看着这双炯炯有神的眼,萧永德起了好奇心。

    他呆呆地看着萧长歌,萧长歌凑近萧永德耳边嘀咕了几句。

    却见萧永德的神情变了变,有些不可置信。

    午夜时分,外面的月已渐渐落下。

    “时间不早了,爹还是休息会先把,至于长歌说的爹大可一试,只是要牺牲那些无辜的人了。”

    萧长歌叹了一声。

    舍跟得,全在萧永德的决定中。

    若他想楚国安宁那必须这么做,若他想保护土屋族人,那必定会得罪燕国。

    若是燕国那边提出要求,让楚国交出萧永德首级才能平息战乱,那楚皇帝势必会将萧永德交出去。

    镇国将军?

    对楚皇帝来说这样的人要多少有多少,他在乎的只有萧永德手上二十万兵的兵权!

    萧长歌提出的计谋不错,可却太残忍了。

    “这……”

    一瞬间,让萧永德不知该如何是好。

    望着犹豫的萧永德,萧长歌没点破反倒是转身离开了。

    轻轻地为关上了书房的门,独留萧永德一人去衡量孰轻孰重。

    她只是出个计策,要不要这样做可要看萧永德。

    她是个自私的人,没有那么大的善心,只要她自己相安无事,她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若是她,绝不会犹豫。

    望着烛火还亮着的书房,萧长歌撑伞踩在了薄雪上,脚印留在了雪上,不一会却被新雪覆盖住了。

    就好像,从未来过一样。

    到了公鸡啼鸣时,书房那盏灯也没灭过。

    黎明破晓时分,萧永德早已做好准备,萧永诀也宛如个勇士般跟在他身边。

    天色阴霾,比在寒夜里更冷了几分。

    严氏很早就起身伺候萧永德更衣了,更为他备好了衣物。

    府内上下的人,连同快临盆的元氏都来了。

    严氏跟萧长乐扶着老太太左右手,担心地看着萧永德。

    “爹,你们可要凯旋而归啊。”

    萧长乐担心道,老太太心里也担心。

    “德儿、诀儿你们去吧,娘会为你诵经祈祷,求佛祖保佑你安全归来的。”

    不似昨日那般拉着他的手不让他离开,而是替他祈福。

    事到如今,她说再多也没用。

    只希望老天爷怜悯,保佑他们两人平平安安。

    萧永德穿着盔甲,手握长枪,红缨随风而飘,英姿飒爽的模样。

    纵然老了,却也抵挡不住身上散发出的魅力。

    “祖奶奶你放心,孙儿跟我爹一定会平安归来的!”

    “好了娘,时候不早我们也该启程了,身后可还有人看着呢,咱们萧家的人岂能在这种地方哭哭啼啼的呢?”

    萧永德哈哈笑着,看起来自信满满。

    身后,便是楚皇帝派给他的五千兵。

    其中还有些上了年纪的,只是萧永德不想让她们担心,所以隐瞒着。

    萧永德紧拽缰绳,马儿吁了一声朝前踢了两下,气势汹涌。

    “你们去吧。”

    老太太抹了抹眼角的泪,萧永德那番话让她坚强了不少。

    元氏挺着大肚子,强忍着泪水。

    “老爷跟诀儿,你们可要平安归来啊,巧儿可还等着老爷给我们的孩子取名字呢。”

    元氏声音柔软带着担忧。

    萧永德看了下元氏那八个月大的肚子,眯眼而笑。

    “等我回来。”

    只给元氏留下了这句话,随后扬尘而去。

    萧永诀见状,也跟在他身后飞驰而去。

    望着离开的背影,老太太的眼眶红了几分。

    “今日是爹爹跟大哥出征的日子,长歌姐姐呢?”

    萧温雅扫了众人一眼,却没见萧长歌影子。

    她们本都不关注萧长歌,可被萧温雅一提,众人才想起少个人。

    老太太冷哼了一声,出征是一件大事,连她这老人家都早起来了,萧长歌架子却这般大。

    “人家现在可不一样了,平日里早起请安这关键时却不见人影,素怀我们走吧。”

    指桑骂槐地,众人不敢出声。

    老太太一怒,谁还敢说其他的呢?

    严氏规矩地应了一声,扶着老太太往福禄院内去了。

    京城城内,萧长歌早就起来了,冒着这下雪的天早在这里候着了。

    望着铁马踏踏从城门穿过,在看着为首的男人。

    他如松柏般屹立,挺直腰身如战神般令人畏惧。

    而萧永诀也不赖,至少不是什么贪生怕死之辈。

    萧长歌调了调跟前的琴弦,发出铮铮声响,清脆悦耳。

    低头,专注地弹了起来。

    雄赳赳气昂昂,如大浪翻过不倒下如猛兽占据着地盘一般。

    街上萧条,除了萧永德他们外,连摆摊的都还没起。

    琴声响彻,令得萧永诀停下了步伐,望着周围却判断不出琴声从哪传来的。

    翻江倒海,变幻莫测,倒是让人听不出曲子出自何处。

    可却令得那些士兵们包括萧永德他们都振奋起来,似这首曲子就是专门为了他们而弹奏的一样。

    琴声不断,翻江倒海却令得他们回味无穷。

    “爹,这曲子还真好听,若是归来孩儿定要寻弹此曲之人。”

    萧永诀夸奖,萧永德哈哈地笑了起来。

    听得萧永德笑声,在阁楼上的萧长歌更来了劲儿,连手上的动作都加快了几分。

    “这曲子大概是为我们准备的吧。”

    说着,萧永德瞥向了酒楼的方向,虽不见人却能分辨出是从哪弹的。

    “是谁会知道我们出征给我们弹曲?爹可知?”

    萧永诀这才想起现在是破晓时分,街上人烟稀少怎会突然有人来了兴致弹琴呢?

    这曲子定是为他们而弹的!

    只是弹奏之人是谁?他却不知。

    萧永德抚了抚胡子,摇摇头表示不知。

    虽不知,可心里早有怀疑的对象了。

    一只手握着腰间的护身符,纵然下雪,可这心已暖了几分。

    而在这时,萧永德才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来。

    萧家嫡女,琴棋书画样样不会……

    可她却亲手缝了袋囊,连琴都弹得如此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