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7章 打算
    锦玉阁内

    越是接近太子选妃,萧长乐就越不自信。

    若是以前她怎会这样,可现在冒出了萧长歌这程咬金,加上还有个跟她齐名的严若琳,至于夏陈两家,她想楚言是肯定不会考虑的。

    楚墨跟夏若云是青梅竹马,夏若晟率先考虑的肯定是楚墨,而陈家?陈立跟她爹一样太过耿直了,加上陈业虽是左丞相,可论起实权来,还不如严立。

    “娘,现在不止那小贱人,连萧温雅都要跑进来凑一脚呢。”

    萧长乐看着自己涂满丹蔻的手漫不经心道。

    萧温雅是有几分姿色,可要跟她们几人相比,她还是差远了。

    “听说前些日子温雅还去求你祖奶奶,逼着萧长歌让出第一排的位置呢,看来你祖奶奶也挺支持温雅的。”

    严氏放下手上的茶杯,杯中的烟缓缓冒起,热气腾腾。

    严氏的神情冷了几分,提起萧温雅她就想到了温氏。

    温氏是见不得她好,现在元氏的孩子也出生了,还是个男丁……

    一想到这事,严氏便咽不下这口气,不过那件事也让她看出来了,这群妾氏表面上对她是姐姐长姐姐短的,可是背地里早跟温氏站在同一线上了。

    若非元氏这件事,她还看不出来呢。

    连氏这摇摆不定的墙头草,只要稍微给她点好处她就会偏向哪边,她会倒向温氏她不觉得奇怪,关键是胡氏……

    温氏是用什么收买胡氏了?

    而且胡氏那样的精明的人怎会被温氏给收买了呢?

    这一点,严氏想不通。

    她这大夫人的位置每个人都想坐,就算她们合力将她从这位置上拉下来,到最后也肯定会有人接代她,到时候两人也要争也要斗。

    别看温氏表面规矩,这野心肯定也不小。

    萧长乐的脸色冷了几分,这事儿她也知晓。

    她还真没想到萧温雅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来,这人一旦变了还真改变的彻彻底底地,不过就算萧长歌同意让出第一排的位置给她又如何?这选太子妃宴上,是楚国四美的主场,萧温雅绝入不了楚言眼中。

    萧长乐不是猜测而是肯定。

    温家现在是什么德性萧温雅比她要更清楚才对,不过剩下个空壳,跟严家这靠山比起来简直冰山一角。

    “这事乐儿也知,不过区区一个萧温雅我根本不放在眼里,现在乐儿最担心的还是那个小贱人。”

    萧长乐轻蔑道,萧温雅对她毫无威胁,如今对她威胁最大的还是萧长歌。

    要是那小贱人能消失就好了,这样萧家也宁静。

    提起萧长歌,严氏双眸泛着冷光。

    回想起之前在书房外听到的,她没想到萧永德竟瞒着她跟萧长歌的关系如此亲密了。

    “这点娘早有准备,只要让她进不了宫就行了。”

    严氏自信道,她的女儿必须是太子妃。

    “娘可有什么好计策?”

    萧长乐一听这话,眼眸闪烁着精光。

    她就知严氏不会放任萧长歌这样嚣张下去的,严氏要是肯出手,绝对比萧永诀靠谱。

    一想到萧永诀,萧长乐心里闪过一句话: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若非他那下三滥的计谋,她又怎会出现那样的丑闻,幸好她跟那臭男人没发生什么,她的守宫砂也还在,若不然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她也不知要如何去面对楚言。

    萧永诀那一计,可差点让她跟太子妃失之交臂呢!

    “保密,总之娘绝对不会让那小贱人妨碍到你的。”

    莞尔,嘴角上扬。

    见严氏这自信的模样,萧长乐也扯开一笑。

    她现在可就盼着严氏能除掉萧长歌了,萧长歌在府内逗留得越久,想要除掉她就越难。

    如今的萧长歌,不是当年的她了。

    越发锋芒毕露,越让她提心吊胆。

    正是因为萧长歌那股自信的模样让她坐立不安,本来一切都在她计划之中的才对!

    “那乐儿可就等娘的好消息了,上次大哥出的馊主意害得乐儿差点失了身,只希望这次不要出现意外才好。”

    萧长乐咬牙切齿道,因为那件事她可是好几天都吃不下睡不着。

    谁能想到好端端的楚言就变成一个陌生的大汉了呢?

    也怪她鬼迷心窍了,还以为真的是楚言约她,但是若仔细想想就能想到这事儿有蹊跷了。

    “那事你也不要怪你哥,要怪就怪一切在萧长歌算计之中。”

    严氏眯眼,她知那件事跟萧长歌脱不开干系,甚至萧长歌连萧长乐的一举一动都能预料得到,这心思还真令人害怕。

    只坐在背后,便能将一切预料得那么精准。

    料准了萧长乐一定会将周围的人支走单独赴太子……

    她难道就没想过萧长乐会在那丫鬟传话时识破诡计么?

    严氏心里想着,对萧长歌又多了一份怀疑。

    曾几何时她真怀疑过现在在府内的萧长歌是个冒牌货,毕竟落水醒来后就跟换了个人一样,谁敢相信呢?

    加上前些天产婆说过萧长歌对临盆之事极为熟,一个小小的姑娘家就算在书上看到这种事,可实际面对的话谁能从容自如呢?

    这些疑点加在一起,让严氏更加怀疑了,只是她拿不出证据,也找不到证据。

    不过唯一能让她确定的是,萧长歌绝对不能留!

    上次她站在温氏那边让她下不了台,还让元氏生了个男丁,足以证明萧长歌是想跟她对着干了。

    还有萧永德处处护着萧长歌,分明不将她们母女放在心上,如今萧永德去了边疆正好……

    “娘,你跟四房有什么过节?竟让四房一直咬着你不放。”

    萧长乐才想起这件事来,这些天一直忙着做衣裳的事儿,倒是将这正事给忘了。

    “不共戴天。”

    严氏冷笑一声,连眼神都变得犀利了几分。

    这句不共戴天让萧长乐好奇也让她倒吸了一口冷气。

    不知是这天气冷还是她背后冷,直让她抖了一下。

    她见温氏跟她娘一向都和和气气地,若非元氏那件事她还以为两人关系不错,可元氏那件事让她察觉到了不对劲儿。

    她本还以为是一些小过节,没想到严氏竟说不共戴天。

    既是不共戴天,那她不追根究底也明白温氏为何针对她娘了。

    “不共戴天,这仇恨听起来可不浅,不过娘可还记得之前娘提醒乐儿的,不要去惹四房的人。”

    萧长乐抬头,眼中闪过精光。

    这话可是严氏叮嘱她的,让她不要去惹四房。

    “可现在是她自己先惹上咱们的。”

    严氏冷笑,她是想跟温氏井水不犯河水,可温氏却紧咬着她不放。

    有人想欺负到她头上来,她岂能忍?

    “您跟四房的事乐儿可不感兴趣,乐儿感兴趣的可只有太子妃的位置,马上乐儿就能站在太子身边了。”

    萧长乐莞尔,笑的很是灿烂。

    似早就认定这太子妃的位置会是她的一样。

    说着,提起一颗樱桃塞入嘴中,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君书那头应该把衣裳准备好了,乐儿先回去看看,免得出了什么岔子。”

    起身,向严氏微微行了一礼而后缓缓退下。

    严氏也没阻拦,萧长乐长大了,有些事还要她自己定夺自己想法子解决才是。

    而且她也相信,她严素怀的女儿绝对不会比别人差!

    严府

    严若琳摸着丫鬟送来的衣裳,满意地点了点头。

    “琳儿,这衣裳是不是太素了些?”

    刘雨姚望着撑开在跟前的衣服问,好看是好看可却毫无亮点,连这颜色都素过头了。

    以往严若琳喜欢艳色的衣服,现在是怎了,竟喜欢这些素衣了。

    这要穿着去参选太子妃,肯定会被那些人给比下去的。

    她们严家可丢不起这脸。

    “怎会呢?这颜色可是琳儿自己选的,恰到好处。”

    严若琳满意道,刘雨姚是越来越看不懂自家女儿了。

    “娘可听说长乐那丫头请了京城内最好的裁缝老板给她做了一身衣裳,听说漂亮得不行,你不是一向最讨厌被长乐比下去么?要穿着这一身去,肯定会被长乐笑话的。”

    刘雨姚担心道。

    严若琳本还一脸满意,可听得刘雨姚提起萧长乐时,嘴角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娘可是忘了琳儿最讨厌的不是被萧长乐比下去,而是拿着萧长乐跟琳儿作比较。”

    严若琳撇了刘雨姚一眼,虽语气和善却带着警告的意思。

    这一撇,吓得刘雨姚不敢说其他。

    她就这么一个女儿,而且严若琳将来可是要成为太子妃的人,她怎敢惹怒她呢?

    她就指望着严若琳能出息点,为严家带来利益。

    她这一生不能为严家生得一子,若严若琳再不努力一下,就怕底下那几房的人会将她压下去,所以她从小对严若琳可算是捧在手心里宠着的,现如今严若琳也没让她失望,只是这脾气古怪得很,她也只能顺着她来了。

    如今这小祖宗,可惹不得。

    “娘就放心吧,衣裳这事儿琳儿自有打算,就算萧长乐穿上了最漂亮的衣裳,这宴会上最出彩的也绝不会是她。”

    严若琳收回了视线,将视线落在了衣裳上,自信满满道。

    她跟萧长乐并为楚国四美,两人不相上下,又是表姐妹关系,从小那些人就将两人作比较,只要她落后萧长乐,她爹娘就会罚她,所以她怎会输给萧长乐?又怎能输?

    而如今,她除了身份无法超过萧长乐外,哪一样不是比她厉害比她好?

    “其实仔细看看这衣裳也挺好看的,我们家琳儿不管穿什么都好看,都好看…娘,娘以后再也不说那些话了,琳儿你可不生气。”

    刘雨姚哄着道,严若琳莞尔。

    望着外头雪下个不停,天空阴沉的模样。

    萧长乐她不担心,她最为担心的还是萧长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