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9章 反目
    ,!

    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一转眼,已是三天后。

    萧永德此次前去已是七天,半点消息都没,而今儿个便是楚言选太子妃之日。

    望着铜镜内的自己,萧长歌抚摸着自己的脸庞,红袖跟朱儿在背后捣鼓着,恨不得将所有漂亮的发簪都往萧长歌头上插,可她们跟在萧长歌身边这么久也了解萧长歌的性子。

    她素来不喜欢这些艳丽的东西,更不喜欢乱七八糟的玩意。

    所以她们只是简单地替萧长歌挽了个发,墨发散落在肩上,乌黑亮丽。

    红袖看着萧长歌脸上那道伤疤,日子一久看的次数多了,她们也都习惯了,只是不知其他人是如何想的。

    “红袖你在想什么?竟失了神。”

    透过铜镜,那双清冽的眸正看着同境内的红袖。

    她手上还拿着红纸,手指上沾着水轻轻地抚过红纸,随后摸向了嘴唇。

    “啊,没什么,小姐您看这样如何?”

    红袖心虚问,要是让萧长歌知她心里在想什么,不知会不会说她肤浅呢。

    “不错,朱儿替我将衣服拿来吧。”

    萧长歌满意点头,她早就说过这太子妃的重头戏不是她,所以只要上得了台面就行,何须出彩呢?

    人,还是要低调才行。

    她是比谁都期待今天的太子妃谁花落谁家呢。

    楚言没得选,只能从萧严两家中选取,这是天定的,由不得他反抗。

    “小姐你怎不将红纸含嘴唇而要沾水呢?这样颜色会不会太淡了点?”

    红袖看还放在铜镜旁的水杯问,水上还荡开了涟漪,形成一波圈。

    “淡点好看些。”

    萧长歌莞尔,说话时朱儿已将衣服拿到萧长歌跟前了。

    外头一片吵闹,不说萧长歌都知是怎么回事。

    太子选太子妃,官居五品以上官宦女子,只要及笄的未曾许配过的都要去,这一算,萧家可及笄四个了,也就是说除了她跟萧长乐外,萧温雅跟萧雅烟也会一同去。

    一大早就弄出这动静的,不用猜都知是谁了。

    不过上次她跟温氏说了后,温氏虽说会处理,可到今儿也没半点动静。

    怕是连温氏也压不住萧温雅了。

    “小姐,衣服拿来了。”

    “好,你们先在外头等我吧。”

    萧长歌起身,接过朱儿手上的衣服,头微微一低,在耳后的发微微散落。

    见萧长歌莞尔,朱儿愣了愣。

    直到萧长歌从她身边走过,她才回过神来。

    “朱儿你还愣着作甚,小姐让我们去外头等着呢。”

    见朱儿原地不动,走了两步又返回来的红袖拉着朱儿的手往外拽。

    朱儿双眸扫向屋内,只是已看不见萧长歌的影子了。

    她方才好似瞧见萧长歌在笑,不似之前那般冷淡的笑,而那一刻她竟觉得萧长歌惊艳。

    当萧长歌换好衣服出来时候,红袖跟朱儿睁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萧长歌。

    “怎么?不合适?”

    见两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她,萧长歌转了个圈,却没发现什么不妥。

    她身子本就娇小骨瘦如柴,如今就算衣裳内加了棉,穿起来也看不出臃肿。

    “没,小姐你真漂亮。”

    两人摇摇头,异口同声道。

    说完,互看了一眼,随后噗嗤地笑了起来。

    “走吧,莫让轿夫等久了。”

    萧长歌摇了摇头,低头看了裙角,眼中流露出一股怀念。

    当年的她也是穿着这一身坐上轿子去宫内的,只是当时是怀着迫切激动的心情,而现在不一样了。

    楚言,让我看看这一次你会如何选择吧。

    “是!”

    刚出西院,却见萧温雅拖着长长的裙子步子盈盈地级向她走来。

    她眉心贴着贴光,唇红如樱,眼如秋水,一副温和的模样。

    跟平日里的她如同两个人一样,而看着萧长歌的眼神也变得陌生起来了。

    萧长歌嘴上的笑容僵住了,不是因为看到萧温雅摊入这浑水之中,只是想到了上一世,也是在这里,萧温雅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说一定会请求佛祖保佑她当上太子妃的,她还记得那双手很温暖。

    温暖到灼热着她的心,令她感激在怀。

    而如今见面,却成了陌生之人。

    “长歌姐姐可是在想我为何还会出现在这里?呵,你以为搬出我娘来,我就会乖乖地放弃这次机会么?”

    萧温雅轻嘲一声,对萧长歌又多了一份仇视。

    她以前天真地以为萧长歌一直受萧雅烟的欺负,天真善良,现在她才知她心是这般会算计。

    竟将让出第一排的事告诉她娘,企图让她娘来阻止她。

    可惜萧长歌算错了,她才不会放弃这次机会!

    萧长歌脸上波澜不惊,朱儿跟红袖两人也不知该说什么。

    见昔日跟她们坐着一起聊天的萧温雅变成这样,心里都很不是滋味。

    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一转眼,已是三天后。

    萧永德此次前去已是七天,半点消息都没,而今儿个便是楚言选太子妃之日。

    望着铜镜内的自己,萧长歌抚摸着自己的脸庞,红袖跟朱儿在背后捣鼓着,恨不得将所有漂亮的发簪都往萧长歌头上插,可她们跟在萧长歌身边这么久也了解萧长歌的性子。

    她素来不喜欢这些艳丽的东西,更不喜欢乱七八糟的玩意。

    所以她们只是简单地替萧长歌挽了个发,墨发散落在肩上,乌黑亮丽。

    红袖看着萧长歌脸上那道伤疤,日子一久看的次数多了,她们也都习惯了,只是不知其他人是如何想的。

    “红袖你在想什么?竟失了神。”

    透过铜镜,那双清冽的眸正看着同境内的红袖。

    她手上还拿着红纸,手指上沾着水轻轻地抚过红纸,随后摸向了嘴唇。

    “啊,没什么,小姐您看这样如何?”

    红袖心虚问,要是让萧长歌知她心里在想什么,不知会不会说她肤浅呢。

    “不错,朱儿替我将衣服拿来吧。”

    萧长歌满意点头,她早就说过这太子妃的重头戏不是她,所以只要上得了台面就行,何须出彩呢?

    人,还是要低调才行。

    她是比谁都期待今天的太子妃谁花落谁家呢。

    楚言没得选,只能从萧严两家中选取,这是天定的,由不得他反抗。

    “小姐你怎不将红纸含嘴唇而要沾水呢?这样颜色会不会太淡了点?”

    红袖看还放在铜镜旁的水杯问,水上还荡开了涟漪,形成一波圈。

    “淡点好看些。”

    萧长歌莞尔,说话时朱儿已将衣服拿到萧长歌跟前了。

    外头一片吵闹,不说萧长歌都知是怎么回事。

    太子选太子妃,官居五品以上官宦女子,只要及笄的未曾许配过的都要去,这一算,萧家可及笄四个了,也就是说除了她跟萧长乐外,萧温雅跟萧雅烟也会一同去。

    一大早就弄出这动静的,不用猜都知是谁了。

    不过上次她跟温氏说了后,温氏虽说会处理,可到今儿也没半点动静。

    怕是连温氏也压不住萧温雅了。

    “小姐,衣服拿来了。”

    “好,你们先在外头等我吧。”

    萧长歌起身,接过朱儿手上的衣服,头微微一低,在耳后的发微微散落。

    见萧长歌莞尔,朱儿愣了愣。

    直到萧长歌从她身边走过,她才回过神来。

    “朱儿你还愣着作甚,小姐让我们去外头等着呢。”

    见朱儿原地不动,走了两步又返回来的红袖拉着朱儿的手往外拽。

    朱儿双眸扫向屋内,只是已看不见萧长歌的影子了。

    她方才好似瞧见萧长歌在笑,不似之前那般冷淡的笑,而那一刻她竟觉得萧长歌惊艳。

    当萧长歌换好衣服出来时候,红袖跟朱儿睁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萧长歌。

    “怎么?不合适?”

    见两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她,萧长歌转了个圈,却没发现什么不妥。

    她身子本就娇小骨瘦如柴,如今就算衣裳内加了棉,穿起来也看不出臃肿。

    “没,小姐你真漂亮。”

    两人摇摇头,异口同声道。

    说完,互看了一眼,随后噗嗤地笑了起来。

    “走吧,莫让轿夫等久了。”

    萧长歌摇了摇头,低头看了裙角,眼中流露出一股怀念。

    当年的她也是穿着这一身坐上轿子去宫内的,只是当时是怀着迫切激动的心情,而现在不一样了。

    楚言,让我看看这一次你会如何选择吧。

    “是!”

    刚出西院,却见萧温雅拖着长长的裙子步子盈盈地级向她走来。

    她眉心贴着贴光,唇红如樱,眼如秋水,一副温和的模样。

    跟平日里的她如同两个人一样,而看着萧长歌的眼神也变得陌生起来了。

    萧长歌嘴上的笑容僵住了,不是因为看到萧温雅摊入这浑水之中,只是想到了上一世,也是在这里,萧温雅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说一定会请求佛祖保佑她当上太子妃的,她还记得那双手很温暖。

    温暖到灼热着她的心,令她感激在怀。

    而如今见面,却成了陌生之人。

    “长歌姐姐可是在想我为何还会出现在这里?呵,你以为搬出我娘来,我就会乖乖地放弃这次机会么?”

    萧温雅轻嘲一声,对萧长歌又多了一份仇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