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1章 不和
    ,!

    院内

    萧温雅随着温氏进了屋内,还未等温氏开口扑通一声跪在温氏面前。

    “娘,对不起,对不起,雅儿随娘处罚。”

    萧温雅双膝往前挪,双手抱住温氏大腿,可这次连温氏都不再护着萧温雅了。

    温氏转身,身手一个巴掌甩在了萧温雅脸上。

    声音响亮,耳朵发鸣,印在脸颊上的巴掌还火辣辣地疼着。

    萧温雅被温氏打的这一巴掌弄得措手不及,温氏不似在严氏面前般笑着,而是难过地看着萧温雅这狼狈的模样。

    “娘,对不起对不起。”

    萧温雅捂着脸,泪簌簌落下,嘴里一直念叨着对不起。

    香梅见温氏下手这么重也吓了一大跳,要知温氏是出了名的心地善良,莫说对萧温雅下手,就是踩死一只蚂蚁都于心不忍。

    “对不起?雅儿你可知打着你娘的心也疼,你可是萧家四小姐,你怎会变成这模样呢?为了参加宴会竟连自己的亲娘都敢绑着了,要让你爹知道不断你两条腿。”

    温氏蹲在了萧温雅跟前,萧温雅是她一手教到大的,是个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性子她最了解,可为何会变成这副模样。

    方才在严氏的院内她可都听到了,竟学会了怂容别人,竟学会了将过错都算到别人头上。

    “娘,雅儿错了雅儿错了,雅儿也是一时糊涂,一想到青垣大哥如今没了踪迹,生死未明,雅儿只想得到这计策,可是可是萧长歌却将雅儿的计划给毁了!”

    萧温雅泪痕满面,到这时候还不忘恨着萧长歌。

    温氏痛心疾首,萧温雅错的太过了。

    “雅儿,你双眼是被蒙蔽了,萧长歌什么时候毁了你计划呢?就算没有她,你以为你能做得了太子的妾氏?”

    温氏也跟着哭了,看着萧温雅一步步走向仇恨深渊,她这做娘的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将她从深渊里头拉出来。

    “娘,要不是萧长歌将唯一一点可能性给抹掉,今天我可能就……”

    说到最后,连萧温雅自己都没自信了。

    就算没萧长歌,她真能成太子的妾氏吗?

    “娘,是不是萧长歌给你下了什么蛊术了,你怎这般向着她,从一开始您就阻拦雅儿,到现在还为萧长歌说好话。”

    萧温雅似想起什么来一样,抹掉了眼角的泪,抬头质问温氏。

    从一开始温氏就站在萧长歌那边,还一直说她不可能成为太子的妾氏,到底谁才是她的女儿,为何向着外人不向着她呢!

    萧温雅这番话让温氏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只见萧温雅抹掉了眼泪站了起来,看着温氏就好像看着敌人一样。

    温氏心里一震,见萧温雅这般她心怎会不疼?就好像针扎在心一样,一阵一阵抽搐疼着。

    温氏伸手 ,这一巴掌她却打不下手了。

    “您从未打过雅儿,今日为了萧长歌竟想打雅儿第二次,娘,我才是你的女儿啊、”

    萧温雅捂着方才被温氏打过的脸颊,火辣辣地疼。

    眼眶发红,泪从眼中落下。

    两人四目相对,僵持了许久,温氏最终没下得了手。

    萧温雅见温氏缓缓放下手,转身想走,却被守在门外的家丁给拦住了。

    “你们两把四小姐送回房去,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让她出院也不许有人探望!”

    温氏眼中划过一道冷冽,萧温雅怒瞪温氏也不曾退缩。

    “娘!”

    萧温雅喊了一声,语气有些着急更带着几分颤抖。

    “雅儿,娘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着想,跟萧长歌没有任何关系,你埋怨娘也好说娘偏心萧长歌也好,总有一天你会理解娘的。”

    温氏不肯退步道,以往那些小事萧温雅撒撒娇认个错她可以当没发生过,可青垣这事不同,她不能放任萧温雅一错再错。

    萧温雅失望地盯着温氏,转身离开。

    身后两家丁识相地跟在了后头,就好似胶布般粘着萧温雅。

    “夫人,这么做会合适吗?”

    香梅上前一步扶住温氏,若是慢了些,兴许温氏要倒下去了。

    “有什么不合适的,雅儿这脾气需要挫一挫了,在多派些人抓紧去找青垣,就算是死也要把他给我找出来!“

    温氏眯眼,一抹寒光掠过。

    香梅身子一震,大概猜到温氏想做什么了。

    “是。”

    香梅低头,轻声应了一句。

    “对了夫人,翡翠那边来话说今儿婉晴小姐又发疯竟吃生肉,被五夫人瞧见大怒,停了婉晴小姐喝的药了,那我们……”

    温氏挑眉,这么多事儿竟都凑到一起去了。

    “那就停了吧,连生肉都吃,应是真疯了。”

    温氏放下心来,箫婉晴是什么性子她了解,一向有洁癖不说只要菜肴有一丁点油便吃不下,如今是将生肉直接吃了,就算箫婉晴装疯也未必能做到这程度。

    要箫婉晴是故意这样做的,那么她很成功,连她都被瞒过去了。

    “先暂时不动,让翡翠好好盯着她,最好不要让她跟长歌有接触。”

    温氏冷声道,跟方才那个痛心疾首的模样是天差地别地。

    其他人无所谓,她现在是一边提防着萧长歌一边又得跟她套好关系。

    现在的萧长歌跟以前大不一样了,那双眼看的连她都害怕,就好像能洞察一切一样。

    “是。”

    香梅愣了愣随后应了一声。

    她跟萧长歌没有过多的接触,但自上一次元氏产子时她对萧长歌印象深刻,换做是其他人,估计也不敢那样做,可萧长歌却真的接产了。

    “香梅啊,我们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不能再后退了。”

    温氏长叹了一声,语重心长道。

    香梅自知她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啊,她们一路走来太艰难了,现在只能进不能退了。

    “是,奴婢知道。”

    “下去吧,我先静一静。”

    温氏挥了挥手,香梅哎了一声,提着裙子便往外走去。

    门碰地一声合上,外头的月也渐渐消去。

    温氏的神情变了变,略带复杂。

    西院内

    “王爷还想看着长歌到什么时候呢?”

    萧长歌眯眼笑道,他们两一人躺着一人站着大眼瞪着小眼地看了许久,楚钰不觉着脚疼她还觉着腰疼呢。

    “歌儿若不看我又怎知我在看你呢?”

    楚钰反问,萧长歌不语。

    “我正在等歌儿你开口呢,若是歌儿不说那估计我要站到天亮了。”

    “就算长歌不说,王爷不也知长歌做何打算么?”

    萧长歌眼眉一挑,楚钰沉默表示认同。

    “既然如此,那长歌又何须浪费口舌呢?”

    见萧长歌眼里划过一道精光,楚钰只觉得无趣。

    他本是想听萧长歌求他,看来是他想多了。

    萧长歌是料定他会出手,所以才这么悠哉呢。

    一切都在萧长歌的计算之中,那么楚言选萧长歌这事,是不是在萧长歌的计算之中呢?

    为何他感觉,这一切已经开始偏离萧长歌的计算了。

    “我爹的事就交给王爷您了,只要能让燕国出手相助,那我爹便能保全一命。”

    “可这是萧将军的意愿吗?谁人都看得出皇上是故意为难萧将军,甚至想乘着这机会挫一挫萧将军的锐气好找借口收回他的兵权,若是让燕国出手相助,只会让皇上猜疑萧将军与燕国勾结。”

    楚钰分析,正是因为这点所以他才迟迟没动手。

    在知楚皇帝派萧永德出征边疆时他就已先派人乔装打扮赶到燕国去了,可却不敢轻举妄动。

    萧长歌双眸微微一缩,细瘦的手抓着被子。

    “三千多兵对上几万兵,必败无疑,不这么做死的只会是我爹。”

    她知土屋族人无辜,可君有令身为臣的怎能不从,楚皇帝既下了杀令,萧永德这等忠臣虽不赞同可也只有照办的份儿,她若不牺牲那些人,如何救得了萧永德。

    见萧长歌心意已决,楚钰也未阻止。

    从某方面来说他也不希望萧永德出事,要知其他国那些人为何这么多年来都没想过合谋攻打楚国,那完全是因为这么年来都有萧家在背后撑腰,守着楚国。

    他们忌惮的不是皇上而是萧永德。

    然也正是这样才让楚皇帝忌惮萧家,害怕萧家会反手谋位。

    若萧永德出事,对他也不利,好歹也是他未来的岳丈呢。

    “我办便是。”

    楚钰轻声道,萧长歌抬头见那张脸上依旧挂着笑容,她竟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这一次是她欠楚钰的。

    “天已经很晚了,歌儿你先休息吧,明日我再来看你。”

    楚钰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呵欠,萧长歌望着窗户的月渐渐落下,也能猜到是什么时辰了。

    以往楚钰是从墙上爬进又爬出,而这一次他是光明正大地从正门中走出去了。

    萧长歌没阻拦,任凭着楚钰离去。

    西院外

    红袖已守在门外多时了,寒风吹过冻得她手脚僵冷,手中的灯笼也遭不住风的摧残,左右摇曳。

    瘦弱的身子抖着,连唇色都发紫。

    听得院内传来的脚步声,红袖一个转身,差点儿撞上跟前的人。

    “啊,什么人。”

    吓得跄踉后退了几步,手上的灯笼落在地上熄灭了。

    待她看清在自己跟前的男子时候,愣了愣。

    楚钰噗嗤一笑,笑声轻缓却很是好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