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9章 卷宗
    楚言跟严立两人互看了一眼,楚言转了转眼,笑道。

    “本太子对萧将军崇拜至极,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教出萧将军这样的厉害人物。”

    许湛虽有些不高兴自己弟子这么捧着别人,却也不敢明声说出。

    “萧家一世为忠,率领二十万兵马护着楚国,为楚国立下汗马功劳,若太子能学得一点,百益无一害。”

    许湛这话不假,萧家的兵法跟策略都是活学活用,诡异让人看不出套路来,而卷宗内也有记载一些,若楚言能看出什么端倪偷学几招,也值了。

    “老师说的对,不过本太子主张以和为贵,这打打杀杀虽得学却不可多学,要学应学孔子、庄子等才能让本太子更进一步。”

    许湛双眼发光,摸着胡子,心里的郁闷随着楚言这番话烟消云散。

    “太子过奖,过奖。”

    许湛是个文人,从来都不喜这些手握兵器的粗人,更喜欢的还是书,熟读诗书千万卷才是一个人该做的,整日打打杀杀,一看就知上不了台面。

    对萧永德他更是不屑一顾,他不过是仗着自己伺候过先帝又伺候过楚皇帝吗?

    粗人永远都是粗人。

    “老师莫要谦虚,这些卷宗可先放本太子这?过些日子本太子派人归还?”

    楚言询问,许湛被戴了顶高帽子,不管楚言说什么他连想都不想便答应了。

    朝廷大臣们的卷宗历来都有记录,包括家属多人以及家属何姓氏来自哪记得很详细,可这些都被封在书库某一隐蔽地方内,若是想进去也要请示楚皇帝的意思,可掌管这隐蔽地方的钥匙却在许湛手上。

    如今他将卷宗拿了出来已是犯了大罪,若是让人发现了,轻则打几板子重则可要掉脑袋。

    本想给楚言看一眼便收回去,可楚言这番话让许湛放宽心。

    这可是他的徒弟,什么样的性子跟人品他清楚。

    何况这些都是老历史,除了拿来看之外便不能做其他了。

    “可以,不过殿下可记得要秘密归还,若是让人瞧见了,老夫这脑袋……”

    许湛比了个抹脖子的动作,严立哈哈笑了起来。

    “许大人放心,用不了多久本官亲自送还。”

    “有严大人这话,老夫一点都不担心,太子与严大人应有话要谈,那老夫就先告辞了。”

    许湛鞠躬,作揖。

    “那本太子送送老师。”

    楚言已迈开一步,已做了请的姿势,却被许湛阻拦。

    “太子不用客气,老夫自己能走。”

    许湛摸了摸胡子哈哈笑着,楚言也没多说其他。

    “老夫告辞。”

    “今日本太子确实有些事,等他日得了空,本太子再登门道谢。”

    “那老夫可等着太子了。”

    “来人,送许大人回府内。”

    楚言一喊,外头的下人已推开门走了进来,朝着许湛道了一声请。

    外面的阳光乘着门开的一刹那偷跑了进来,还没一会,又被挡在了外头。

    屋门已经紧闭,见许湛离开,叶子元才从帘子后走出来。

    他拍了拍衣上的灰尘,走到了严立身旁。

    “子元,你心思比本太子细,这卷宗交给你了,限你三天之内全部看完,记得连一丁点有问题的地方都不能放过,一定要及时禀告!”

    楚言拿起卷宗推到书桌另一边,一动,上面的灰尘飞起,呛得楚言连连咳嗽。

    “是!”

    叶子元应着,双眸盯着卷宗。

    “殿下的身体……”

    “无碍,本太子已让苦无开了些药,服下好多了。”

    严立想扶着楚言,却被楚言阻止了。

    他的身体是什么情况他比谁都清楚,他还没登上皇帝之位,怎会死呢?

    “可有青垣的消息?”

    严立摇了摇头,就好像人间蒸发一样,无此人半点消息。

    “殿下,会不会是青垣这名字不是真名呢?”

    严立挑眉好奇道,若是真名凭借他在楚国的势力怎会找不到人,甚至连半点踪影半点消息都没。

    “有可能,继续给本太子查,一定要查出是谁!”

    楚言发怒,他还是第一次被人摆了一道,还不知是谁摆他的。

    “是!”

    “殿下,有一坏消息跟一好消息,属下不知当不当讲。”

    叶子元犹豫,不知这事该不该说,若是说了也不知楚言会不会生气。

    “叶兄何时变得这般婆婆妈妈了,还是看本官在这不方便说呢?”

    严立瞥了眼叶子元,说话有些阴阳怪气地,话里头的意思更让人明了。

    “严大人多心了,严大人是殿下的岳父,有什么事怎会不让严大人知呢?。”

    叶子元不怒反而解释道,也只有严立知他这岳父如同虚设。

    “何事,直接说。”

    楚言见严立心里不平衡,轻扫了叶子元一眼警告。

    “今早从边疆那边有信鸽飞来,好消息是李振守、周佟武猝,坏消息是…”

    叶子元看了看楚言与严立,憋着的气松了松,可说出的话却让楚言与严立惊讶。

    “萧家父子完好,士兵损失三千余名可土屋族人除却土屋首领外,全死。”

    全死二字,说出来时轻巧,可听的人倒吸了口冷气。

    楚言脸上写满不可置信,只带了几千士兵却能敌对过一万多土屋人。

    “这不可能!”

    楚言毫不犹豫地否认,这事就算楚皇帝亲自出征都不可能赢得了,萧永德英勇骁战,却可能做到那种地步。

    周佟武从三年前他救了他还送给他银狼时就注定他是他的棋子,所以周佟武会死他从三年前就知道了,这样一心只想为周家报仇,又能支配狼群的人,对他来说虽能利用可却是个危险的人,所以他想着事成之前让李振守将他处理掉。

    “李振守怎会?”

    叶子元将来龙去脉详细道来,听得楚言跟严立两人惊愕。

    砰地一声,手排在桌上。

    茶水差点被震落,楚言手下的纸被他揉成一团,脸色难看。

    “燕国竟插入其中,依照土屋首领那样贪生怕死的人怎会去招惹燕国呢?那不是自寻死路吗?”

    “这点,属下不得而知,信上写的朦胧,也只匆匆写了重点。”

    叶子元摇头不明。

    “李振守是糊涂,竟这么早对萧永德下手,不过他一死便没人能查得到上面来,虽萧永德胜了土屋人,去引得燕国出手,若是陛下知了,不知心里会如何想?”

    楚言莞尔,似已能猜到楚皇帝会怎么做一样。

    楚皇帝特意派几千兵给萧永德且还是老弱病残的,分明就是想让他战败好因此发飙削萧永德手上的兵力,可萧永德还令得燕国出手相救,楚皇帝不怀疑才怪。

    “那殿下的意思是?”

    “按兵不动,等萧永德回京,京内的人可安排好了?”

    目光微收,语气却有些冷。

    这都能让萧永德逃过一劫,他的命到底是多硬呢?

    “已全部换成我们的人了,还有伺候皇上身边的太监都是我们的人。”

    严立莞尔笑道,他还以为将自己的人安排进楚皇帝身边要许久,可有苦无在皇上身边,他做事方便多了。

    “好,盯住。”

    楚言吩咐,严立应了一声:“是!”

    楚言的目光落在了叶子元身上,叶子元也已二十出头,若好好梳洗打扮一下肯定会许多姑娘喜欢。

    楚言似想到什么一样,双眼放光。

    瞧着打量的目光,叶子元反倒挑眉不解,也随着楚言一样低头看着自己,却不觉得有何不妥之处。

    “下个月永烁要回京了,子元,那时便是你最佳时机!”

    叶子元似记起什么一样,楚国三公主楚永烁乃当今皇后的亲生女儿,也是楚言的亲妹妹,今年已十五,下月回来是遵照太后旨意回来选驸马……

    楚言没挑明,可叶子元已猜到大概。

    “你必须成为驸马!”

    “是!”

    不是尽量,而是必须。

    只有这样叶子元才能重回朝廷,才能让楚皇帝免去他失责的罪。

    只要永烁亲口向太后说,那太后势必会答应。

    叶子元认真应道,对于驸马他没任何奢望,可若能帮得了楚言,他无怨无悔。

    萧府内,萧长歌回府时,周嬷嬷已在门外候着。

    见萧长歌回来,挡在她跟前,依旧是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仿佛欠着她银子一样。

    “小姐,夫人有请。”

    萧长歌挑眉,严氏请她?还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瞥了府外,严若琳坐的轿子已不见了,看来是严若琳回去了严氏才有空关注她。

    “不知娘找我何事呢?”

    萧长歌打量着李嬷嬷,虽面无表情对她的态度却没那么恶劣,想来应是严氏私底下吩咐过。

    “五皇子的几位妾氏来萧府被人拦在了外头,可那几人说是大小姐的客人,所以大夫人将她们请到大堂好生招待着,又命老奴在门外候着小姐,小姐若一回来就让小姐去大堂一趟。”

    李嬷嬷中规中矩道,萧长歌却有些晕头晕脑地,将李嬷嬷这般也不像是开玩笑。

    她思前想后可不记得自己有过朋友,还是楚咏的妾氏?

    她何时跟那些人有过交集?

    “大小姐请。”

    李嬷嬷走在前头,朝着萧长歌道一声,萧长歌跟在她身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