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51.第950章 清场,不相干的人请离开!
    “我……我被打败了,对不起!”面对凌厉女人那强大的压力,大山勇武跪伏在她的面前,郑重地认错。

    “是谁?”凌厉女人面色一冷,声音淡漠得不带丝毫感情。

    大山勇武略略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少年,然后又马上低下头来。

    这一眼,凌厉女人已经知道是谁了,犀利的目光顿时射向那看上去毫无威胁的少年,眉头轻轻一皱,似是有些不敢相信,就这么一个普通的少年,居然击败了她手底下第一号学员。

    “是你击败了他?”她走上前去,直面那个少年。

    李学浩点点头,心中也暗自讶异,从对方的身上,他感知到了极强的气血,如果说,大山勇武的气血是黑泽花子的十倍左右,那么她最少是一百倍。

    这几乎已经是人类的极限了,修道者不算,在正常人的体系中,她算是最强的,再上一步的话,就可以以武入道了。

    李学浩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强的普通人,就算是一般的阴阳师对上她也没有办法,气血强的人就跟阳气强盛一样,普通的灵体甚至连靠近都不敢,而失去了式神的攻击手段,阴阳师那和普通人一样的脆弱身体可能连她的一击都挡不住。

    “很好。”见他确认,凌厉女人淡淡地点了点头,然后转头对还跪伏在地上大山勇武说道:“起来,带他进去换衣服。”

    “是!”大山勇武迅速地爬起身,来到李学浩面前,略显恭敬地道,“请!”

    “什么?”李学浩没懂换衣服是什么意思,但他看到了马脸男生站在凌厉女人身后对他说起了唇语,虽然没有声音出来,但清晰的唇语却表达了非常明显的意思,“你死定了!”

    “换上道服,我们打一场。”凌厉女人淡淡地解释道,语气并不是在征求谁的意见,而是不容拒绝式的命令。

    周围的人都很兴奋,因为又有热闹可以看了。

    李学浩皱了皱眉,他可没有丝毫兴奋,刚刚只是看不过黑泽花子手腕脱臼了大山勇武还不放过她的残忍行径这才挺身而出,可不是真的想下场跟他切磋较量,因为对方根本不值得他出手。

    “请!”见他没有动作,旁边的大山勇武又恭敬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示意他跟他去。

    “一定要打一场吗?”李学浩看着凌厉女人,老实说,第一次遇上这样几近以武入道的普通人,他也产生了一些兴趣。不过不是想和对方较量一番,纯粹是好奇她怎么做到这一步的,很多人穷一辈子都无法达到这种程度,她“年纪轻轻”却做到了。

    “喂,你是害怕了吗?不敢的话就现在跪地求饶吧。”凌厉女人身后的马脸男生一脸轻蔑地说道,他又开始用起了他那对黑泽花子无往不利的激将法。

    “闭嘴!”凌厉女人回头冷冷瞥他一眼,吓得他噤若寒蝉之后,回过头来继续说道,“这么多年来,只有我的丈夫击败过我,所以我嫁给了他,十年前,他去世了,少年,如果你能击败我,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

    “一个要求吗?”李学浩没想到她会主动提出赌约,但这同时也可看出她对自身实力的自信。

    “是的,任何要求!包括让我做什么事情都可以!”凌厉女人一脸严肃,但偏偏漂亮精致的面容却给人一种想入非非的感觉。

    “妈妈——”马脸男生明显是被吓到了,妈妈怎么能提出这样的要求,万一输了的话……虽然他对母亲的实力非常信任,但是总觉得这样说很不好。

    “嗯?”凌厉女人犀利的眼神看过去,立刻吓得他不敢作声。

    “一定要换衣服吗?”李学浩心动了,不过不是因为对方提的那个任何要求,而是他想试试差一步就能以武入道的人实力到底强悍到什么地步。以他此刻感知到的,哪怕对上他之前遇到的最为厉害的拥有犬神作为式神的阴阳师十条重国,这个女人恐怕也能全身而退。

    “这是最基本的礼仪。”凌厉女人冷然地点了点头。

    “好吧。”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李学浩也不再坚持,只是去换一套衣服而已。

    “挑一套合适没有穿过的。”凌厉女人又朝大山勇武说道。

    “是!”大山勇武一副完不成任务就切腹自尽的表情,恭敬地在前面领路。

    李学浩跟在身后,心中又想起了那女人刚刚说过的话,她是因为被她的丈夫击败了,所以才嫁给了他。这也就难怪她会嫁给那么丑的一个男人了,说不定当初她的丈夫就是以让她嫁给他为赌约而和她较量的。

    当然,这只是猜测,实情可能是她对她的丈夫一见钟情也不一定……

    换上了一套白色的道服,李学浩重新走了出来。和凌厉女人不同,他的道服是全套白色,上衣和她一样,但下面却不是黑色的裙裤,而是白色的道裤。

    这里面是有讲究的,练习合气道,女学员在段前就可以穿裙裤,但是男学员必须入段后才可以穿裙裤。

    见他出来,凌厉女人犀利的丹凤眼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他,似乎很欣赏他穿着白色道服的样子。

    一旁的马脸男生又妒又忌,他自己长的丑,见到帅气的,天生就自带反感,何况又是他非常看不顺眼的一个家伙。

    “既然来了,那就开始吧。”凌厉女人满意地点了点头,接着开始下令,“清场,不相干的人请离开!”

    还要清场?原本等着瞧热闹的旁观者都是一愣,谁是不相干的人?

    很快就有了答案,穿着道服属于道场的学员开始将穿常服的外人请了出去,当然也有不甘心离开想要继续看热闹的,不过被“客气”地“教做人”之后,还是乖乖地离去了。

    不到一会,现场除了合气道道场里的学员,就只剩下李学浩和黑泽花子两个外人,偌大的空间为之一空。

    凌厉女人看了看黑泽花子,目光犀利异常,似乎在说为什么这里还有一个不相干的人没有被“请”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