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血色浪潮】
    ,精彩小说免费!

    全身重甲、手持一具尖锥巨盾的古力尔特第一个冲上城头。

    古往今来,先登既意味着荣耀,更意味着危险。但对古力尔特来说,他宁可冲上城头与十倍的宋兵肉搏,也不愿憋屈当靶子。对火枪,别人或许只是闻声丧胆,他却是实实在在领教过,而且,遭了大罪。

    没错,这个古力尔特,正是当日拦马墙之战中,被军士梁二条一枪中“蛋”的倒霉千户。

    确切的说,梁二条当初那一枪,击中的是马鞍。马鞍爆裂,破碎的木刺激射,扎入古力尔特裆下……古力尔特遭的罪就甭提了,而且由于剧痛,当场摔下马,还折断了腕骨。

    由于围堵龙雀军失败,更遭到惨重损失,身为万户的忽失海牙都被夺官去职,当时担任前线主将的古力尔特自然更跑不了,被解除千户之职,降为百户,并被召回北庭军——毕竟一个在两军阵前被兜裆打了一记的指挥官实在太丢脸了,威信大失,背后不知被那些汉军耻笑多少回了,再难指挥得动军队。

    在阿里海牙挑选力量型武士结成龟甲阵冲城,蛮牛一般的古力尔特理所当然入选,而且因为其军职较高的缘故,更被任命为左队百人长。百人长当然不是说能指挥百人,而是一半,六十四人。但这一队六十四个铁盾甲士的战力,足足能顶一营兵。

    古力尔特的胯下之痛经过多日修养治疗,勉强好了一些,起码不至于太影响战斗,但腕骨折断却没那么快好,伤筋动骨一百天不是?眼下他一手还打着绷带,另一只粗壮的手臂上套着一具沉重的铁质巨盾,巨盾很重,足有四十四斤,双层铁板,榉木为里。古力尔特从没使用过这么重的盾,他的臂力,在强手如林的北庭军里,绝对可排进前十,但套着这么重的巨盾冲锋,他也做不到。好在都元帅说了,只需持盾冲二百步,再杀上城头,然后用手里的铁盾砸碎那些冥顽不灵的南蛮子的脑袋就完事。

    都元帅这话很合古力尔特心意,因为别人还能用刀、斧、锤、矛等兵器杀敌,但他不行,他只有一只手能用。所以,他真的就只能用盾砸人脑袋。当然,为加大杀伤力,他在盾前加了一根一尺长的锥刺。被他的巨盾撞一下,不光筋断骨裂,更会出现一个血洞……

    古力尔特拼着只用一只手也要上阵,不仅是为了挽尊,更是为了发泄。自从胯下中了那一记之后,原本能夜御三女的他,惊骇发现,面对最娇艳的女人,居然已力不从心了……耻辱啊!悲摧啊!

    那泄不出去的欲火,在古力尔特胸膛里憋成一腔杀欲。他要用十个、不!二十个南蛮狗头,来为自己的小兄弟默哀。

    不过,一冲阵,古力尔特的杀欲就变成了尿意。一个士兵上了战场,尿频尿急尿……那是害怕的征兆——古力尔特害怕了。他不能不害怕,随着一声接一声枪响,身边的铁盾甲士一个接一个扔盾抱腿,惨叫声一个比一个大。然后,在沉重整齐的脚步声中夹杂着骨骼碎裂声,惨叫声那叫一个瘆人……

    古力尔特听到周身前后左右尽是磨牙切齿咯咯之声,因为盾牌的遮掩,他看不清同袍脸上的神情,但从这片磨牙声就能听出他们涛天的狂怒与恨意,还有,一丝丝恐惧。

    “盾牌拿牢,靠紧些,跟紧你们身边的兄弟,谁也不许走快或走慢,更不许抬头或避让,以免乱了军阵。只要我们熬过这二百步,就能杀上城头,砸烂那该死的南蛮子狗头!真神会保佑我们!”古力尔特不得不一再大喝,压住有些骚乱的军阵。

    “真神保佑!”

    果然,这句魔咒一出,百试百灵,混乱的军阵慢慢恢复,不顾那一个个倒地的“兄弟”,龟甲阵距城墙越来越近……

    噔噔噔噔噔噔!古力尔特沉重的壮躯几乎压弯坚木长梯,手里铁盾磕飞几支箭矢,崩飞几块大石,挡开一锅沸水,再用盾锥刺穿那个探出身子举刀劈下的宋兵脑袋,终于攀上垛口。

    “终于杀上来了!”古力尔特瞪着血红的牛眼,铁盾格飞两把刀手,合身一撞,尖而长的锥刺将一个宋兵连同他身后的同伴串成肉串,凶猛的冲击力更将两个百多斤的身体一同撞飞出去。凶悍强横的气势,引起城头一片惊呼。

    古力尔特纵身跳进城头,单臂挥盾,横扫如风,如同疯牛冲进人群,所到之处,血肉横飞。那些刀斧锤矛甚至火枪铅子击打在铁盾上,只留下一道道白印及弹坑,却无法击穿伤及这头疯牛。

    “哈哈哈!痛快!爷爷要打十个,不,二十个!”古力尔特杀得性起,仰天咆哮,而紧随他身后源源不断登城的铁盾甲士越聚越多,渐渐形成一个恐怖的小型龟甲阵。

    在这个龟甲阵的外圈,足足围了上百宋兵,无数刀枪斧锤猛劈狂砍,金铁交鸣声响彻城头上空。某一刻,龟甲阵仿佛被压缩到了城墙边,在震耳欲聋的击打声中缩成一团,但在下一刻,龟甲阵如同刺猬般猛然向外一炸,数十件锋利的兵刃从铁盾间隙刺出,凶狠扎进宋军士兵们的身体,鲜血、肚肠,喷涌而出。

    “该死的混蛋!”黄天从怒目圆睁,向后踉跄,他一手捂着肋下,指缝间鲜血汩汩流出。如果不是铠甲坚固,这一下就不止是皮开肉绽那么简单,怕是要开膛了。

    “拦住这帮王八蛋,别让他们冲到谯楼……”黄天从的嘶喊声被一阵火枪巨响打断。

    烟雾缭绕中,火光一阵阵暴闪,宋军火枪兵抓住机会连续向龟甲阵近距离实施三段击。强劲的铅子在不足十步的超近距离下击穿了双层铁板及数寸厚木,穿透力委实惊人……然而,也仅此而已了。

    像火枪这种前膛枪,跟弓弩一样,一击不中,等待他们的,就是引颈就戮!

    铁盾甲士当然不会放过这些唯一能威胁他们的宋军火枪兵,阵形一转,猛扑火枪兵阵。这些火枪兵都已经换了好几茬了,绝大部分都是役兵,作战意志远远比不上正兵,能近距离开一枪已用尽了他们的勇气。眼见这恐怖铁甲怪兽扑来,无不扔枪转身狂逃。

    重甲重盾丝毫没有影响铁盾甲兵的速度,如同一群披着铁甲的斗牛,冲进混乱的火枪兵群里,碾压、踩踏……但闻喀啦啦之声不绝于耳,整个火枪兵阵如同被一群疯牛犁了一遍,再找不出一具完整尸骨……

    “我的火枪队……完了!”黄天从呆呆看着,手里长刀当锒坠地。

    在龟甲阵恐怖的摧毁力之下,疲惫到极点的宋军士兵节节败退,已经到了崩溃临界点。

    连续冲破十余宋兵组成的合围之后,蓦然阻力一空——古力尔特一喜,杀透敌阵了,哈哈……那边不就是宋军指挥所在谯楼么,宋军的帅旗就在那处……

    古力尔特狂喜之下,埋头向前猛冲几步,蓦然似有所感,猛然抬头,却发现,眼前确实空空的没有宋兵阻拦。但是,前方十余步外,却有几排军兵蹲伏于藤牌后面,一双双冷冷眼神,全锁定在自己身上……

    那队军兵一侧,一个全身罩在铁甲内的青年将领正冷然盯着自己,嘴角噙着一抹讥诮:“打够二十个没有?不够的话,就再没机会了。”

    古力尔特挟大破宋军火枪阵之势,正气势如虹,哪会把对方放在眼里,锥盾一指,煞气冲天:“你,就是第二十个!”一声咆哮,当先冲出,身后铁盾甲士蜂涌而上。

    十步、八步、五步!

    青年将领厉喝声入耳:“杀!一个不留!”

    砰砰砰砰砰砰!嘭嘭嘭嘭嘭嘭!轰轰轰!

    骤然爆发的震撼巨响声中,古力尔特惊骇发现,他持盾的粗壮手臂,被一颗弹丸穿透,余劲未衰,重重打在护心镜上。凶猛的冲击力,令他吐出一口血。还好,护心镜没破,但是,重伤的手臂再也提不动巨盾。

    哐!巨盾落地,古力尔特那蛮牛一样的壮躯再无遮掩。

    嘭!古力尔特最后看到的影像是,那个青年将领从后背拔出一把闪着异光的怪枪,对着自己轰了一枪,然后,自己就飘了起来。

    “原来,我才是第二十个……”这是古力尔特最后一个念头。

    在铁盾甲士冲上城头后,城下的元军军阵就没断过欢呼。他们看到了铁盾甲士杀上城头,看到了铁盾甲士所向披糜,看到了铁盾甲士击破了宋军那该死的火枪兵阵,看到了铁盾甲士冲向宋军中军指挥所……直到那几乎掩盖一切声浪如怒海狂啸的爆裂声响起。

    激烈的枪声过后,城头一片死寂。城下元军没有看到他们勇猛的铁盾甲士们竖起胜利旗帜,也没看到他们身影,只看到爆出震天巨声的那段城墙的五六个排污洞口突然喷涌出大股血水,像急速穿行于礁石间的汹涌浪潮。

    夕阳映照下,一股股血浪,红得那样鲜艳,那样刺目、那样惊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