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 【渡海侦察记(二)】
    雷州城南门,腰挂牌子头木牌的涂老三接过城门守卒恭敬递来的小钱袋子,掂了掂份量,嘿嘿一笑:“今天的收成不错。 .kanshu.la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城门守卒点头哈腰:“全仗涂头福气,领咱们守这南门,正对着码头,油水比其它三门足多了。”

    涂老三自得一笑,他在这点上倒不谦虚,说起来自己也真是个福将。当初那无名小岛上,所有同伴都死光了,就他一人活了下来。再后来,梁氏别庄,从蒙元百户巴根,到庄主梁起莘,上上下下也都死得差不多了,就他见机得早,与另一个同在小岛当过俘虏的高丽人金吉逃之夭夭,躲过一劫。最后跑到广州,凭借进献拾来的那颗“铜豆子”,重列新附军,混上了个十人长。之后又随中万户李世安出征,硬仗没打,只管输粮,又幸运逃过灭顶之灾。随着主将李世安出镇雷州,他也顺风顺水晋升为牌子头,大小也是个头了。

    论打仗,他涂老三没本事,但论钻营,好像他这样的老兵油子个顶个有一手。别看他现在就一南门巡梢官,没职没品,但每日都能从进城人流里搂得不少小钱,积少成多,积蓄颇丰。

    “干得不错。”涂老三满意拍拍手下的肩膀,不失时机奖掖一下,“今天渔头老王他们渔获不少,多半卖不完,晚上出城时叫他们留几条,咱兄弟煮了喝一盅。”

    守卒喜得咧嘴,连道好嘞。

    待守卒走后,涂老三把钱袋子放到耳边摇了摇,听着叮叮当当的金属脆响,惬意地眯起眼,蓦然似有所觉,再睁开眼时,就看到一个年轻和尚向自己合什:“阿弥托佛……”

    “走走走!大爷没钱!”涂老三飞快别过手,把钱袋子藏在身后,另一只手使劲挥赶着,一脸厌烦。

    和尚无语,只得再宣一声佛号,摇摇头离去。

    一个刚调来守城门没几天的守卒道:“涂头,这和尚没给钱……”

    涂老三唾他一口:“这些吃十方的和尚到处化缘,不叫你给钱就算好了,你还想让他给钱?”

    守卒抹着脸上的唾沫星子,不敢再说。

    涂老三刚把钱袋子放进怀兜里,抬眼看到一个算卦的走到眼前,笑眯眯道:“这位官爷,要不要来一卦?”

    涂老三哼了一声:“算卦的,你能算出等会自己要出几个铜钱进城吗?”

    那算卦的笑道:“我等卜算之士算天算地算人,唯独不能算己。”

    涂老三嘿嘿笑了:“那要不要本大爷给你算算?”

    算卦的摇头叹息:“可惜可惜,原来在官爷心里,一场桃花运不抵几个铜钱。”

    涂老三一愣:“什么?桃花运?你莫不是消遣老子……”

    话音未落,就见城门前出现一辆两轮厢车,车帘恰好拉开,一张迷人的娇媚面庞探出,声音柔媚,令人骨酥:“啊,这就是雷州城么?赶那么久的路,总算来到了。”

    涂老三眼睛一亮,小腹顿热,立即对身边守卒道:“去,给爷打探一来是什么来路。”

    那守卒道:“这算卦的怎办?”

    涂老三大手一挥:“算你有几分本事,入城费免了。”

    算卦的含笑递了个男人都懂的眼神,哈哈笑着持幡入城。

    不多时,守卒来报:“是城里偎翠楼请来的头牌姑娘,叫红云。”

    涂老三一听,顿时心痒难搔,只是自己的积蓄可给不起一个头牌的缠头费,不如趁机先攀个交情?

    厢车足足在城门边停留了一刻时才算摆脱苍蝇般的涂老三,正要启动,突然城内一骑飞驰,边跑边喊:“总管出巡,行人退避!”

    随着这喊声,城内行人顿时轰然四散,纷纷涌向两边街道回避肃立。

    涂老三也忙道:“是总管出巡,红云小娘子请稍等。”边说边跑到城门边站立,正了正头盔,然后挺胸腆肚,一手按刀,做出一副忠于职守的样子。

    随着一阵鸣锣之声,远处出现一队队举着水火牌、持各色幡旗的仪仗,更有披甲执锐的骑士开道。那随海风卷扬的幡旗掩映之间,隐隐出现两个顶盔披甲,周围甲士环护的将领。

    厢车里,身份是红云小娘的婢女的丁小伊轻轻撞了撞欧阳落雁肩膀,轻声道:“前面超过半个马身那个,是雷州总管李世安!”

    欧阳落雁低声道:“后面那个是副总管刘孝忠。”

    丁小伊冷哼:“这两个琼州之战的枪下游魂,早晚要收拾他们!”

    李世安原本在广州,其父麾下任万户,后奉命参加阿里海牙南征之战。四万元军尽覆,惟有他因担任输粮总运官,未在战场,侥幸逃得一命。蒙元一向对战败的将官处罚严厉,不过此次连阿里海牙这样的宿将都丧了命,还全军尽墨。如此败仗,是南征以来首次。有了阿里海牙顶缸,加上其父李恒上下活动,李世安幸运逃过一劫。

    不仅如此,由于李世安是南征之役的幸存者,蒙元认为他对龙雀军的战法有一定了解,所以任命他出任雷州总管,在最前沿顶住。

    他的副手,副总管是新附军千户刘孝忠。刘孝忠分配的任务是进攻昌化军,虽然也没能打下来,但损失不大。在主力大军失败后,不得不引军而退,所以不算失败。在一场惨淡的失败中,刘孝忠所部损失不大,安然退兵,这也算是难得的亮点了。就冲着他没让蒙元彻底脸着地般难看,升官也在情理之中。

    红云秀眉微蹙:“雷州两大镇守将领同时出动,不会是简单出巡,会是什么事?”

    当近百步骑簇拥着这两位雷州元军主将从马车前经过时,干惯狙击手的丁小伊忍不住道:“要是我那把狙击枪在手……不,要是我手里有随便哪一把枪,在这个距离,一定能干掉这两个元鞑头目。”

    欧阳落雁也是紧紧握住拳头:“虽然我枪法不如你,但只要有枪在手,这个距离,一定也能干掉一个。”

    一旁的红云无语,这两个好战分子,光顾着“斩首”,却不考虑刺杀成功后如何全身而退——这不是红云胆怯,而是燕翎队队训第三条就是“人在枪在,人亡枪亡。”可以战死,但枪支决不能落到敌人手里。而以她们的能力,在这样的环境下,是无法毁坏枪支的。

    丁小伊一咬牙,突然下令:“赶紧走!跟大家汇合,用最快速度调取枪支,然后——杀个回马枪!”

    欧阳落雁与红云互望一眼,也是用力点头,正要吩咐车夫驱动厢车,突然一阵只有军队才能发出的整齐洪亮的呼声入耳:“恭迎建康府总管、行军(上)万户张珪大人!”

    张珪?!好家伙,雷州三大元军主将全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