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六章抢占无名峰上
    “快快快后面的快跟上。”沈平波纵跃如飞,冲在队伍最前头,连向导都被他超越,边跑边不时向(身shen)后的队伍里战士打气,“程虎,看好你的第四小队,队尾那几个拉稀的家伙实在不行的话,就让他们等着第三小队与炮队,别让他们拖累整支战队。”

    叫程虎的是个二十五六,脸膛黝黑,(身shen)体壮实的刀斧兵。他背负一个沉重的新式双肩大背包,两条背包皮带扣上横着一柄十来斤的铁骨朵,黑亮的骨朵隐隐透出一股暗红色的血光,显然是一柄饱饮敌血的凶器。

    大背包里装着刀斧兵标准装备全(套tao)步人甲,重达六十多斤,加上铁骨朵,超过八十斤。这样的负重量,在崎岖陡峭的山林徒行两三个时辰,最后还要全速行军,绝对是任何一支军队的严峻考验。

    这二十名重步兵刀斧手,都是精选的精锐,背负七八十斤跋涉几个时辰还能咬牙(挺ting)住,但这一跑起来就够呛。

    一听这话,程虎黑脸胀红,也不吼骂手下,只把那几个掉队的战士背后刀斧等兵器抽出,往肩膀一扛,呼呼呼向前冲。几个掉队战士眼圈发红,咬牙死死跟上。

    “沈将佐,这样下去不行啊,就算能抢先占领山顶,怕连举刀斧的力气都没了,如何杀敌”说话的人精瘦短小,其貌不扬,背负长长的火枪,斜挎弹药囊,左(胸xiong)甲前的铜质军牌上(阴yin)刻着一个“上”字。

    上等军士

    这是军事技能标志,而在铜牌上还凸刻着“队将”两个略小的字。

    上等军士火枪手,在整个龙雀军里都不多,不超过二十个。而这个人,是第一个获此殊荣的军士曾经的杂役兵,现在的神枪手,梁二条。

    沈平波也感觉到这一点,脚步不停,斜眼问道“二条,你说怎么办”

    “让我带一队脚程快的兄弟,不用多,十个火枪兵,十个猎枪兵,只带枪支弹药,全速冲刺,抢占山顶。”梁二条汗渍津津的精瘦脸上透出一股坚毅,目光死死盯住树影掩映间的山顶。

    “二十个”沈平波朝山下那条如蛇奔行的元军队伍一指,脸色严峻,“你想清楚了,元军不下千人。”

    “就无名峰那地形,就算万人也得排着队来等老子枪毙。”梁二条眼都不眨。

    “就算是枪毙,你一次也得面对几百人,十几倍兵力。”

    “只要枪弹充足,别说十几倍元兵,就算几十倍,我也当靶子打。”

    沈平波也是果决之辈,当机立断“好。你检点人手,马上出发。”

    于是,一百三十人的特战队分成三股以梁二条为首的二十一火枪兵一马当先,轻装急进;以沈平波为首的的五十余火枪兵及刀斧兵居中跟进;以呼延啸为首的炮队及第四火枪兵小队尾随。

    三股人马,皆拼尽全力,抢占无名峰。

    同样,在山下,元军也在急行。

    双方各有优势,元军的优势在于道路宽敞,行军无碍。但由于处于山下,并未发现龙雀军,所以元军的行军速度只比正常行军稍快,远不及龙雀军拼命。

    龙雀军经行的,尽是崇山峻岭间的山径小道,某些地方只能贴着山壁一点点蹭过去,别说骡马,就是独轮车都推不过去。幸好虎吼炮重量只有24磅炮的三分之一,也就是三百斤左右,再把炮(身shen)与炮架分离,左右不过百来斤,比一个壮汉还轻,几乎一抱就能扛走,哪怕贴着山壁,只要慢一些小心一些,也能一点点移将过去。

    一边是羊肠小道,一边是康庄大道。龙雀军想要在元军之前抢占制高点,只能拼

    这样的优势一直保持到梁二条等二十一疾行战士冲出丛林,出现在山脊

    这会张弘范正准备从山岭返回大营,就见对面山头哨塔上赤旗急扬,瞳孔一缩,勒缰不动。(身shen)后张玠等诸将皆惊疑不定,不知发生何事。不一会,一哨骑飞驰而至,高声禀报“禀元帅,无名峰发现宋军。”

    张弘范剑眉一轩“有多少人”

    “回元帅,约二十人。”

    张玠立即道“这是踏白队,大队人马在后面。”

    所谓“踏白”是宋时侦察之意,一般担任侦察的军队称“踏白军”。只有二十人,自然只能称踏白队了。

    那同样担任踏白任务的哨探百户忙道“末将曾勘察过那处地形,大队人马无法通行,而且峰顶只能容百余人,人再多也无济于事”

    元军诸将闻言无不皱眉,如果只能容那么点人马,那宋军派这些踏白队来是什么用意就算是一支百人火枪队,难不成就想截断他们几万大军宋人疯了吗

    张弘范面沉如水,隐隐感觉有哪里不对,脑子飞速转动,反复推演,却始终没发现什么破绽,只得下令“传令刘千户,全速行军。若宋军抢占无名峰,就给我夺回来。否则提头来见”

    正当宋元两军拼命攀登赶超时,峡谷里的赵猎正敲打八番蛮中的两个族长罗甸番的蔑佬以及卢番的卢阿蝗。

    在龙雀军诸将及八番蛮诸族老的见证下,一支看似普通的火枪及一个看上去十分老旧的掉漆圆竹筒,安安静静摆放在一块平整的大石上。

    对火枪这种犀利武器,八番蛮眼(热re)已久,搓着手不断拿眼看向赵猎,寻思是不是监国要赠送他们一批好东西来着。

    然而这两样东西落在有心人眼里,简直就是五雷轰顶。

    被雷得外焦里嫩的两个人,就是罗甸番的蔑佬以及卢番的卢阿蝗。

    看到枪托的椭圆标识里的那个“二千零四”的编号,蔑佬顿时手足冰凉,原本一脸笑容顿时僵住。那是卖给李世安的那把枪啊,怎么到了龙雀军手上这勾通外敌,贩卖军火的罪名可不轻啊这可怎么办才好

    如果说蔑佬是笑不出来,那卢阿蝗就是面如死灰那个看上去十分老旧的掉漆圆竹筒,正是他的。里面原本有一张手绘的歪歪扭扭的路线图,路线图的终点,就是洪峒寨。

    八番蛮在短短一年内,先是弃宋事元,然后又因龙雀军崛起而弃元归宋。畏强而附,因利摇摆,原本就不可能完全一条心。在元军大军压境时,有那么一两个峒寨骑墙再正常不过。

    一般(情qing)况下,一旦发现,多半会杀鸡骇猴,不过赵猎与诸将商议后,决定改为驱虎逐狼,能利用的就别浪费。

    赵猎冷冷盯住二人“你们知道该怎么做吧”

    蔑佬、卢阿蝗惶然点头,知道这时候不付出点代价是过不了眼前这关了。

    赵猎向谷口一指“我要求也不高,就一点你们集合族里的勇士,把谷口那道壕沟填平,再把鹿砦搬开。完事走人,既往不究,如何”

    二人看看谷口那泛着层层寒光的密集甲士的(身shen)影,纠结再三,用力吞下唾液,咬咬牙,豁出去了“好,我们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