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战斗风暴】
    赵猎可以用对手从未见识过的火器与战术将对方打得满地找牙、占尽上风。但他终究只是个刚走进社会不久的新嫩,在玩心眼这方面比起积年老匪还是不如,尽管他所学的专业让他能更早、更多看到这世间黑暗的一幕,但看过与经历是两码事。

    现在,赵猎与他的伙伴才明白过来,海盗报仇,十朝都不等,而是转身就报!

    此刻陈懿站在楼台上,一手垂下,一手紧紧握拳,双眼闪动着恶狼扑食的绿光。他利用对战船性能及各部件的熟悉,玩了一手难解的花招,终于在一直吃瘪的最后板回一局。

    他这次突然发动的冲撞,是利用老到经验抢占上风,及对两艘战船性能反复估算的结果。他很有把握,在失去主帆动力的情况下,战船根本来不及在这样短的时间内掉转船头。

    “哈哈哈哈!前几日赵猎小儿欺我船大难掉头,屡屡以小舢板袭扰。如今,他也尝到船大难掉头的苦果了。哈哈哈哈……”

    身后一个海盗显然是前面那艘战船的水手,眼看多年老船将毁,不无惋惜道:“可惜了,这可是一艘千石战船啊,有钱怕也难买去……”

    陈懿唧一下嘴,不屑回答。啥叫“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那艘战船已服役多年,甚是老旧,此时卖出不过值十余万贯。而他那批财宝价值近二百万贯。用一艘老旧战船换一笔巨额财富,这笔账,傻子都会算。

    此时海面上,一船满帆吃饱风力,快逾奔马,铁铧破浪而来。

    一船正吃力、费力、努力调整船艏转向迎风,对准海盗座船。

    当发现实在无法调转船头到预定位置后,施扬语气急促与赵猎、马南淳、王平安、老佟商议一下,果断下令:“以船艉迎敌。”

    船艏主帆未升,难以实现转向与避敌,但船艉副帆尚好。侧舷被撞船可能被劈两半,船艉被撞可能被损毁并波及楼台,但船一时半会不会沉。两害相权取其轻,众人毅然决定以船艉迎向海盗船的冲撞。

    “所有人快到船头,孩童下舱底。除了操舵船工,大伙都趴下,抱紧身边一切能抓住的固定物……”赵猎边下令边将一排长桌侧翻,用锥钉牢牢钉死,后面堆上谷包,形成一个简易垒壕。最后用绳索将身体固定在垒壕后方的船艏女墙战格上,将枪支卡在沙包缝隙间,枪口对准船艉舱室——一旦冲撞,那里就是敌人冲来的方向。

    其余伙伴也纷纷仿效。

    当他们做完这一切应敌准备时,船艉终于转动接近预定位置,而海盗座船闪着冷芒的铁尖距离船艉已不足十丈!

    轰!

    一声巨震,长长的铁尖像刺肉串般洞穿船艉,更把整艘船斜上挑起十五度,一时间浪花与碎片齐飞,前一刻还是整艘船的最高建筑物——楼台,下一刻就支离破碎,大片栈板、护拦四下抛飞,只剩个基座。破坏力之大,远甚当初赵猎扔出的那一捆雷炮。

    两船猛烈对撞的瞬间,赵猎的身体弹起半尺高,若无绳索拴住,非抛下海不可。饶是如此,肩背也被绳索勒得生疼。再看周围的同伴,无不如此。

    赵猎边割断绳索边高声问:“大家没事?”

    “没事。”

    “哎哟,我的屁股……”一听就知道是丁小幺在抱怨。

    “别管你的屁股了,拿好枪,赶紧!”

    “阿姊,我的屁股快摔成两半了,真的很痛啊……”

    在丁小幺旁边的施扬突然插话:“治你屁股的人来了。”

    “啥?”

    施扬不说话,只朝前方呶呶嘴。

    丁小幺的眼睛这才从屁股转到前面,就见前方敌船出现一堆歪歪斜斜且会动的备用板材,备用板材是用来修补船只的,自然越长越好,可现在却被锯成一块块的,而且不断朝这边移动。再往下一看,好家伙,一条条辣眼睛的大毛腿……

    海盗夺船掠货,向来嗷嗷叫,跳帮、跳桅、荡索,各种花式秀身手,何时竟变成这般小心翼翼了?

    以为这样就没事了?赵猎冷笑,拔出黑星手枪,同时下令:“猎枪手不许开枪,有手枪的瞄准腿部打。”

    “明白!”

    “阿姊,借你的左轮用用。”

    丁小伊理都没理弟弟,略加瞄准便扣动鸟枪板机,砰——

    嗷!一海盗扔掉挡板捂腿扑地。

    丁小伊也不装弹,快速扔下鸟枪,拔出左轮,一手握枪一手托固,砰砰砰砰砰砰!一口气射完六发子弹。海盗也应声倒下六个,个个伤在腿部,一时不死,哀号不绝。

    另一边的马南淳就逊色了些,六发子弹打完,只命中三条大毛腿。

    海盗一阵骚动,黎豪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伏低身体,挡住腿、挡住腿!”

    “可这样几乎就是爬着过去了……”

    “你们是爬过去还是想跟他们一样爬不起?”

    海盗们不吱声了,尽力蜷缩身体,像爬虫一样蠕动。虽然很慢,但确实不再暴露肢体。

    砰砰!又是两枪打来,由于海盗全身遮挡,这次全打在板材上。板材多了两个洞眼,但藏身其后的海盗安然无恙。

    “哈哈哈哈!我就说,他们的火器穿不透厚板子。”黎豪狂喜的笑声响起。

    海盗们士气顿时为之一振。

    丁小幺听得冒火:“谁说穿不透板子……”

    嘭!

    火光一闪,板材响起一阵炒豆般爆响,哔哔剥剥多了十几个小眼,这回甚至都没洞穿。

    “谁违令放枪?”赵猎火了。

    “我、我……枪走火了……”丁小幺怯生生举手,“是真的……”

    “记违令一次。”赵猎丝毫不讲情面。

    丁小幺那个郁闷啊,他是听到海盗嘲笑说射不穿板子,冒火之下,手下意识伸到板机上,结果不慎走火。但比这更让丁小幺郁闷的是,上回他明明用赵大哥那把猎枪射穿过厚门板,施大哥还说能洞穿旁牌哩,为啥现在不行了?自己手里的仿制猎枪虽说不及赵大哥那把雷明顿,但也不至于相差那么远?

    丁小幺还真猜对了一小半。他的仿制猎枪本就不及正品雷明顿,而且霰弹材质也不同。雷明顿用的是钢珠,穿透力强。猎枪用的是铅丸,质地较软,穿透力弱。还有一点就是距离,上回他开枪打门板,只隔了七八步远,而这次却相距十几步,距离延长一倍。加上用作备料的板材都是上好彬木,晾晒经年方堪使用,并粘合为二重或三重,质地杠杠的,打不穿不足为奇。

    说话间,海盗已经推进到一片狼藉的楼台位置。由于受栈板变形、满地零碎障碍物影响,有的海盗移动时防护出现破绽,不时露出个脚啊手啊的,结果连续被丁小伊点名。

    气得黎豪破口大骂:“不想死的话虾脚蟹爪给老子收好点……”

    骂完之后,黎豪转为哂笑:“还当你的火器无敌呢,原来不过如此。赵猎,现在若肯答应第二个条件,可以给你个痛快,不用像那胖子一样活活晒成人干。”

    “黎老五,别高兴得太早。”经过多次辨声观察,赵猎已经确定黎豪所在方位,倏地长身而起,跃上垒壕,冷冷举起黑星。

    砰砰砰!

    连发三枪,三颗子弹呈品字形打在倒数第二排侧后一块硬板上。

    五四军用手枪,25米距离能射穿10厘米厚的木板。此时双方距离不到二十米,备用板厚不过十余分,51式7.62毫米手枪弹如钢钉钻薄板一样穿透备用板。

    咣!备用板掉地,一人口鼻胸膛冒血跌扑于地——头裹灰巾、身披罗圈甲,正是大元潮阳水军百户官、潮阳海盗五当家,黎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