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双战术小组】
    这一战很艰苦,也很惊险,甚至几乎丧命,好在风险与收益完全形成正比,赵猎可谓收获巨大。

    首先是得到一艘一千五百石级的下水不过三年的七成新战船。这是用钱也难买到的好东西。其次得到一批技术熟练的船工水手及庄丁。毕端安毕庄主死了,这些人失去东家,自然不敢回去,加上性命为赵猎所救,更见他以数人之力灭杀二百海盗,凶名赫赫的潮阳寇陈懿都死在他手里。无不折服,甘愿为其驱使。毕氏那一船货物,自然也成了此战收获之一。

    从陈懿的座船上得到的最大收获,是一份海图。沿海各地,何处有停靠,何处有暗流,何处有暗礁,何处有暗中补给……等等皆有标注。

    赵猎看了不觉得有什么,但佟掌舵却如获至宝,称有了此图,今后沿海航行不敢说如履平地,至少生存率大幅提升。

    除了以上看得见的实实在在的收获,对赵猎而言,他更满意的是无形收获——他的战术小组经过此役打磨,终于形成真正战斗力了。只要在此基础上好好完善,总结经验,并适当增加几组小队。届时对抗再多几倍的敌人,亦非不能也。

    至于下一批新人嘛——看看张君宝、蚱蜢、黑丸等少年眼睛像粘在枪械上的模样,赵猎就知道又要训练新兵喽。

    这也算是此战额外收获。

    当然,也有些收获不是赵猎想要的,比如海盗俘虏。

    战后俘虏的海盗足有四十余人之多,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带枪伤。如果行朝还在,把这些俘虏一献,可是不小的功劳。就算把他们交给这些年受其荼毒的闽广海商,也会有大把人争相“抢购”。

    只是,赵猎志不在此,也不想冒险挣这些小钱钱。虽然这些海盗俘虏个顶个是海上好手,但赵猎一个都不想要。

    经过众议,最后决定,经过香山时,让马南淳联系其兄,派人把海盗押到马家,算是送给马氏的一份礼物。

    从海丰出发前,原本马南淳想借此机会促成赵猎与兄长会晤,进一步增强双方合作。没想到经历那么多波折,更打了一场恶仗,人人疲惫,各自带伤。尤其在两船相撞的一刻,舱底的孩童们不少碰得头破血流、鼻青脸肿,严重的几个还折了骨头,好在没死人。

    赵猎不想以这样一支狼狈队伍出现在马家,没得被人看轻,坚持返回厓山。

    ……

    七日之后,厓山,海滩。

    还是那片熟悉的海滩,还是那套熟悉的动作,只是人已不再是当初那几个人,而是一群少年郎。

    十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光着膀子,举着长短枪支,枪管吊着填沙海螺,刻苦练习。

    教官依然是赵猎,这是他的直属队伍,他永远都必须是教官,决不可假手于人。训练场上,学员必须对教官绝对服从;战场上,士兵必须对指挥官绝对服从。长此以往,身兼此二职的赵猎,还需要担心他的战士不够忠诚吗?

    枪支是现成的,并不需要另外制造。当初黑枪团伙曾制造了一批枪械,正准备出货,结果全被炸上天,便宜了赵猎。赵猎取了一部分武装同伴,剩下部分用来训练一支十人小队还有富余。

    悉心养伤的杨正常常柱着拐杖来看少年们训练,更多时候看赵猎、丁小伊等人在靶场射击。大伙都只是善意笑笑,没说什么,任他看去。

    “你们要好好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看看那些大老爷们,只能玩刀弄斧,看着你们练枪时眼睛都发绿……”烈日下,赵猎背着手,来回巡视,边纠正少年动作边大声吼道。

    众少年又是自豪又是振奋,胸膛更挺,原本**的手脚又稳定几分。

    第二战术小组又称“少年战术小队”,顾名思义,就是由一群少年组成,且只要少年,不要成年。可惜三十二孤儿中,年龄符合的只有十人,想多要都不可得。其余二十二人要么不满十岁,要么是女孩——不是每个女孩都是丁小伊。

    那些跟随赵猎一起到厓山的船工、庄丁,不少人纷纷请求加入小队皆被拒。最犀利的武器必须掌握在最忠诚可靠的人手里,赵猎择人的原则首要就是信任度,宁缺勿滥,贵精不贵多。

    不过赵猎也没有完全拒绝船工与庄丁们的热情,没有让他们加入热武器小队,但新建一队,将从海盗处缴获的兵器分发给他们,然后让施扬当教官,教授正规水战之法与军伍禁令,实行严格的军事化管理。

    赵猎没当过兵,但警校的学员管理制度丝毫不比新兵连逊色。以前人少不讲究,现在手下老老少少加起来六、七十号人,是时候军事化管理了。赵猎只需把警校学员管理制度择适当条例制定成条令,贯彻执行就好。

    赵猎对这支由十五人组成的第三战术小组(又称“海战小队”)承诺,只要他们最终通过考核,每人都能发到手一把火枪。于是众人皆大欢喜。

    事后马南淳不解问道:“贤弟当真信任这些人?”

    赵猎答:“将来如何不知,但眼下未可全信。”

    “然则为何承诺人手一枪?”

    赵猎只瞅一眼丁小伊背的鸟枪,笑而不语。

    马南淳恍然,会心而笑。

    赵猎只说了是火枪,可没说是哪种枪。连发后装枪是不会给的,但燧发枪么倒是无妨。

    对还未能通过信任考核的人,连燧发枪都不会发,而对经过生死考验,建立了真正战友情谊的人,不光发枪,还要配发长短双武器,即主武器与副武器。

    通过连番实战,尤其是与海盗的海战,赵猎发现只有一种武器(一把枪)的情况下,常常难以应对复杂的战场局面。比如敌我混战的时候,猎枪就不能使用;只有手枪的情况下,又难以大范围打击敌人。

    “所以,我决定,每人补发一支枪。有猎枪的,可申请手枪;有手枪的,可申请猎枪。当然,也可以申请手持双枪。”

    当赵猎向伙伴们宣布这项福利时,大伙喜笑颜开,丁小幺更是翻了个空心跟斗,脚落地未稳就冲到赵猎面前伸手:“我要一把左轮!”

    “我可以给你一把左轮。”赵猎笑容一敛,肃然道,“但有鉴于你有战场违令行为,我要收回你的猎枪。”

    “啊!”丁小幺一把抱住自己的三连发,“那、那我不要左轮了,我就要这把三连发。”

    “奖是奖,罚是罚,不可混为一谈。”赵猎淡淡道,“你想要左轮,还是一把枪都不要?”

    于是,丁小幺含泪接过一把仿点38左轮手轮。这枪的子弹虽然比三连发多一倍,但哪有猎枪打人一扫一片带劲啊!

    丁小伊搂着弟弟肩膀安慰道:“这次被罚走一支枪,下次你立个功,枪不就又回来了嘛。”

    丁小幺转念想想也是,这才好受些。

    施扬选择黑星手枪,海上最后一战时,几乎所有枪械都奈何不了用备用板当盾牌的海盗时,是赵猎用一把黑星破局,一举击毙贼酋,扭转战局。这一幕给施扬印象很深,他认为这枪射程远,威力大,虽然偶尔卡壳,但光凭前两项就很值当了。

    王平安人如其名,选择了安全系数高的左轮枪。

    马南淳并没有选择猎枪,好像他这样长年穿儒衣长袍的人,背着把沉重猎枪,确实不伦不类。他依然选择了一把左轮,成为继赵猎之后第二个使双枪的组员。之所以选同样枪型而不是黑星,原因不光是卡壳,更主要的是,他根本无法单持黑星射击,后座力太强了。

    丁小伊没有再领新枪,因为她早就配备长短双枪,主副武器俱全了,并且还拥有唯一一具瞄准镜。人贵知足,更要知趣。丁小伊有时大大咧咧,有时也心思通透,不点自通。

    值得一提的是,觉远也得到了一把猎枪——就是丁小幺那把三连发。

    赵猎始终感觉他的六人战术小组火力网略显单薄,最好能有八人。觉远身手过人,人品杠杠,又是同患难的战友,把他拉进战术小组最好不过。

    觉远是修行中人,讲究克制内心**。虽然内心早就渴望火枪,但从不宣诸于口,见到枪时连眼神都不见半点波动,在接过枪时也只淡淡道谢,表示愿意加入。但赵猎还是从和尚微微扬起的双眉看出,这和尚,还真是个好武的武僧人。

    武器分配完毕,赵猎拿出一套更适应对抗冷兵器+海量敌人的加强版战术动作,准备好好与新旧伙伴一同磨合。

    赵猎计划集训一个月,等两支小队完成基础训练,彼此熟悉磨合得差不多了,粮食也将耗尽,就托马南淳采购一批物资,然后按计划出海远航。然而,计划没有变化快,三位不速之客来访,使他的计划再添变数。

    “赵大哥,又有访客了,还是上次那人。”

    “什么?上次那人……江风烈?”

    “还有,那个暗爪头领也来了。”

    “欧阳冠侯!”

    “还有一人,派头比他俩都大,俩人跟在后面像跟班一样。”

    赵猎耸然动容,能让江风烈、欧阳冠侯这等人物自甘随从,难道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