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紧急出击】
    “钓上来了钓上来了!”

    “别动,我来拿。”

    礁石边,张君宝、蚱蜢、黑丸、跳蚤等少年正欢快地用细线钓螃蟹。这钓蟹法子是丁小幺教他们的,有时运气好还能钓上一些小鱼扇贝什么的。对这些少年而言,白天练枪、打靶,黄昏游泳、垂钓,晚上跑步、集训,有时夜半会被突然叫醒,执行对抗训练。这样的日子,比起深山古刹挑水听经有意思多了。

    张君宝看着篓子里的收获,嘴巴咧得比篓口都大:“今夜宵夜有着落了。”..

    “君宝,你整天就惦记着吃”

    “这能怪我吗?白天累得要死,晚上还不给好好睡觉,搞什么环岛拉练、泅渡这么一折腾,谁不饿啊?我这段时间都瘦了”

    “队里就属你最胖,还瘦”

    “十个人里选胖子,我才算出挑的,要是在一百个人里选,我算啥胖啊”

    “嘘!别说话,海上有船。”

    “是条小船,冲我们这方向来了。大家快埋伏好。”

    小船随浪潮冲上沙滩,一人略显疲惫跳下船,把缆绳系在一块礁石上,蓦然似有所觉,刚转过身,就见礁石后闪出几个少年身影,人还没冲到几块石头就砸了过来。

    那人左闪右避,还是挨着一记,登时面颊青肿,脚步打飘。

    黑丸第一个冲到,高高跃起,像头黑豹一样四肢屈缩,双膝双拳重重撞上那人。那人痛呼着奋臂将黑丸甩出去。张君宝滑沙而至,借着冲劲一记冲拳打在那人腹部,那人疼得弯如虾米,被张君宝重重一膝顶着仰面摔倒。

    一排急浪卷来,淹没那人口鼻,呛得他几乎窒息。等他昏天黑地爬起来,颈、胸、腹已被三把刀子顶住。

    “我找二郎!咳咳香山马氏二郎!”来人眼见不妙,慌忙表明来意。

    躲在礁后安全位置的跳蚤探出半个身子:“找马二叔的啊”

    蚱蜢手里刀子纹丝不动:“你是谁?表明身份。”

    “咳咳我是香山马家庄管事马成义,有事急找二郎。”

    “马二叔不在。”

    “那我找管事的,我找赵猎。”

    “赵大哥也不在。”

    “那我就找管事的,眼下谁管事?”

    张君宝与蚱蜢交换了个眼神:“好,就带你去找管事的。”

    声落,一块撕下的灰布条用力套上马成义双眼。

    后山一座宽敞石屋里,闻讯而来的施扬、王平安、丁家姐弟、佟掌舵等围坐半圈,细听马成义述说。

    “四月初七,也就是七日前,大郎与广州招讨使黎德、都统梁起莘相约,起兵运粮前往广崖,以迎圣驾。不成想,临起事前,那都统梁起莘竟然反叛,暗通元人。大郎与黎招讨使闻讯怒而发兵讨之,没想到中了元兵的埋伏,众庄丁死伤甚众,黎招讨使重伤不治,大郎被擒。眼下被关押在梁起莘的庄院里,不日就要被押往广州城,进献给元军副都元帅李恒。”

    施扬更关注庄子安全:“眼下庄子里怎样?”

    “梁起莘派人劝降,要我们献出钱粮,否则就要屠庄。我刚逃出来寻二郎,庄子就被围住了,再慢一步,怕都出不来”

    “不好!”施扬一下跳起来,“事不宜迟,咱们得马上解围救人!”

    丁家姐弟互相看一眼,她们当然知道施扬为什么这么着紧,因为舒儿就在马家庄。

    当初赵猎一行为赴海丰聚义,把舒儿及船工、俘虏转移到马家庄,请马南宝代为照应。等再转回厓山时,马南淳把海盗移送马家庄,同时带舒儿返回。没想到马南淳人没带回只带了一封信,信是舒儿写的,说自己并不适合在厓山那样的环境,也不适合四海漂泊,那只会拖累他们。如果可以选择,希望能在香山安居下来。

    赵猎对每个伙伴的态度都是一样的,来去自由,去留听便,绝无束缚。尽管他不认为在蒙元治下会让人好过,但他尊重舒儿的选择。他也知道施扬的心思,对此他的建议是:“出海前,把你应得的那份财宝取了,让马仲平当中人下聘。如果人家有意,二十万贯聘礼的诚意足够了。若人家愿随你出海最好不过,若不愿,你们就留下,这笔财富足够你们好好过下半辈子了。”

    眼下施扬已经把舒儿当成自己未过门的媳妇儿了,虽然还不知人家姑娘是啥态度,不过对于他这样的军中厮杀汉来说,有聘礼事情就成了大半,至于你情我愿的调调,迎过门慢慢再论。所以一听马家庄被围,施扬当场就要暴走。

    赵猎临走之前,把厓山诸事交付施扬负责,但千算万算没算到,一向还算沉稳的施扬会被戳中软肋。施扬这么一跳,丁家姐弟自然同意——要说亲近,丁小伊其实跟舒儿是最亲近的,她的关心不在施扬之下。

    王平安隐隐觉着不妥,头领赵猎没有回来,两支小队训练时日尚浅,尤其海上战队更是纯冷兵器队伍,丝毫无半点优势可言。少年战队虽然人手一枪,但子弹不多,而且都是十几岁的少年。而被击败的马家庄丁,足足有三百多人。他们现在只有十分之一的兵力,能解围救人么?

    施扬已顾不得那么多了,他直接问管弹药供应的丁小幺:“我们还有多少弹药?”

    “霰弹八十七颗,左轮枪弹七十七发,黑星子弹八十四发,雷炮四管”

    “怎么这么少?”施扬屈指一算,人均分不到二十颗子弹,差点跳起来。

    丁小幺委委屈屈道:“最近那帮小混蛋练靶狠了点,打得可凶。我算算日子,赵大哥也差不多回来了,那时子弹就不缺了”

    “你”施扬磨磨牙,想问丁小幺是否知道赵猎的军火库藏在哪,转念还是把这话吞回肚里。赵猎的军火库是个禁忌,没有子弹可以领,没枪可以申请,但不可以询问下落。哪怕赵猎并不在场,大伙都心照不宣遵循这个准则。

    丁小伊忽道:“鸟枪的弹药不缺。赵大哥临走时向那位江将军要了八百斤火药,提炼后得六百斤。我跟孩童们一起制作了定装弹药五百份,若有需要,可以边赶路边制作”

    这可能算是唯一的好消息,施扬再问:“我们有几把鸟枪?”

    “三把。”

    施扬皱眉,一边是枪少弹药多,一边是枪多子弹少,还真是挠头啊。

    “管不了那么多了。”施扬长身而起,“马侍郎对我等帮助良多,他现在身陷这个这个(施扬想说‘囹圄’却说不出)敌手。俺相信,就算赵头领在此,也会毫不犹豫出击救人。赵头领临走前把厓山事务托付给俺,俺不能让他失望。现在,俺决定,尽快赶到马家庄,先把庄子守住,再伺机救人。绝不能让那该死的梁起莘把马侍郎押到广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