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单 挑】
    “约战?单挑!真是好极了。”施扬赤红的眼睛朝后山望去,“舒儿终于有祭品了。”

    诸人俱担忧地看着施扬受伤的臂膀,以这样的状态去决斗,绝不是好事。

    施扬甩甩膀子:“我还有一只好手,扣板击一根手指就够了,谁也不要跟我争。”

    “如果在战场上,的确只需一根手指就够了,但决斗远远不够。”丁小伊检查着左轮枪子弹,语气淡然而坚定,“我比你更有理由出战,别忘了我们当初是为什么留下来的。”

    的确,当初如果不是为了捕杀屠岛元凶巴根,他们早已扬帆远航,也不至于生出这许多事端。

    巴根,本就是丁家姐弟的目标。

    施扬瞪着丁小伊,丁小伊毫不示弱反瞪:“如果你还完好,我可以让给你,但现在……我希望是你拿着巴根的脑袋当祭品而不是你自己成为祭品。”

    施扬呼哧呼哧喘着气,他当然知道,只用一只手使用黑星,很难控制强劲的后座力,就算用左轮也会严重影响准头,这在决斗中是致命的。但他更想亲手结果戕害舒儿的元凶,为此他宁愿冒这个险。

    “巴根不会跟女人决斗的。他可以在战场上砍杀老弱妇孺,但绝不会跟老弱妇孺决斗。”施扬想了半天,终于找到一个“绝杀”理由,“别说是崇尚勇武的蒙人,就算是咱们宋人,也没有男女对挑的可能。巴根这只乌龟好不容易才露头,绝不能让他缩回去。”

    “我……你……”丁小伊想辩,但环顾左右,王平安、杨正、张君宝、蚱蜢,甚至包括弟弟都一致点头,便再说不出话。其实她自个儿也明白,巴根确实不会跟她决斗,众目睽睽之下,蒙鞑子丢不起这脸。

    施扬取下双管猎枪,单手一晃:“怕准头不行是吧,待会俺就用这把枪干死他!”

    这时一个幽幽声音传来:“施老弟,俺还真得跟你争上一争。”

    诸人目光转动,俱是一怔——王平安。

    不等施扬发飙,王平安伸手按了按自己那只瞎眼,嘴角抽动:“你们知道俺这只眼是咋瞎的吗?”

    其实从王平安加入的那一天起,大伙都想问这个问题,但包括赵猎在内,从没人真正问起,刨人伤心事等于揭人伤疤,谁也不会那么没眼力见。

    “就是巴根抽瞎的。还有娃他娘,也是没日没夜替这位蒙人老爷的仆从兵缝制甲衣,最后累吐血死了……”王平安神情淡淡,仿佛在说别人的事,“俺本以为这辈子都没法亲手报这仇,直到那一天看到丁小哥一枪击爆门板……俺就知道,俺这瞎子也有复仇的机会。所以赵头领招人时,谁都不敢应,俺却站出来……”

    静,一片安静,连暴躁的施扬也沉默了。

    良久,施扬拔出黑星,向王平安一抛:“拿着,这枪射程远,用它来取巴根性命吧。”

    王平安接过道声谢,旋又把枪抛回:“咱自家知自家事,俺使不好这枪。”他把猎枪枪机一拨,发出卡啦声响,“俺就用这三发霰弹,为舒儿小娘、为娃他娘、为俺的眼睛,讨还个公道!”

    ……

    午时三刻,约战时间。

    望着背枪一拐一拐走向大榕树的王平安背影,蚱蜢不无担心问丁小幺:“王叔眼睛腿脚都不好,会不会有事?”

    丁小幺搔搔头:“眼睛腿脚不好还不太影响,我只担心王叔的准头……”

    丁小伊横了弟弟一眼:“王叔枪法是差点,但人也不傻,所以他才不选手枪而用猎枪。巴根死定了,赌不赌?”

    丁小幺嘟囔道:“赌什么赌啊,我不比你更希望王叔挑赢啊……”

    姐弟拌嘴声中,王平安已经走到大榕树下,摘下猎枪柱地,佝偻着干瘦的身体,静静等待。

    少倾,梁氏庄院大门洞开,显出身披铁罗圈甲的蒙元百户巴根提弓背箭的壮硕身影。

    巴根身后跟着一个汉军仆从,那仆从高声道:“咱是巴根老爷的通译,负责为两方沟通,完事就走,绝不逗留,请来客放心。”

    王平安眼底掠过一抹仇恨,低声道:“蛮好蛮好,咱正有几句话要对巴根老爷说。”

    巴根走近至二十步停下,目闪凶焰,萝卜粗的手指一戳:“我认得你,那日就是你押着宝音,用刀抵在他的后颈要求换人,当时我就想把你射成刺猬。很好很好,长生天一定听到了我的祈祷,今日达成我的心愿。”

    王平安脸色木然:“巴根老爷真认得我么?”

    那汉军仆从闻言一怔,“巴根老爷”这个称呼怎样都不应该从敌对者嘴里说出,莫非……仔细看了王平安几眼,越看越吃惊,蓦然指着王平安大叫:“你……你不是那个船夫老王么?”

    王平安漠然应道:“难为还有人认得咱,不过咱的记性不太好,眼神也差,不大记得尊驾了。”

    听完汉军仆从惊讶的述说,巴根也小小吃了一惊,旋即狂笑:“南人奴隶,果然是南人奴隶!很好,你现在马上投降,把武器献上,我升你当仆役长……”

    王平安冷漠打断道:“我投降了,你能把让娃他娘复生么?”

    巴根笑声慢慢消停,凶焰如炽:“不降,就死!”

    死字一出口,弓箭俱在手,汉军仆从从身后拎出一面蒙牛皮的步兵旁牌往巴根面前一顿,顶好支架,飞快转身往庄子跑去。

    施扬等人在林子里看到,齐骂出声。这种步兵旁牌足有半人高,后面有支架斜撑,通常是长枪兵用来对付骑、步兵冲击时的防御重盾,又称之为“大楯”。巴根一旦躲在后面,还真不容易击中。

    “受死!”巴根吼出一句宋语,弓开如满月。

    然而不等巴根射出箭矢,早有防备的王平安嘭地射出一枪——在最早的六人小组中,王平安的枪法是最垫底的那个,连马南淳都略胜他一筹。但霰弹的好处就是大面积散射,不管你射击准头如何,只要大概方向没错,不停开枪射击就可以压制对手直至击中对手。

    王平安三连发猎枪里只有三发霰弹,他没有装填霰弹的机会,必须利用这三发霰弹尽可能绕过防御接近对手。所以他一枪打出,立即向前冲出,他的脚有点跛,跑起来姿势难看甚至有点可笑,但这一刻巴根半点笑不出来,因为他握弓的左手无名指被一粒铅砂击中,血流不止指骨还折断了,一时用不上劲。当他勉强再次开弓时,对面又是一枪打来,饶是他缩得快,头顶皮盔都被击穿一个洞,头皮凉凉的。步兵旁牌发出一阵炒豆似地哔剥乱响,有木屑飞溅,令人心惊。

    旁牌后的巴根已经听到那独眼奴隶发出的急促呼吸声,很明显,对方就要冲到跟前。一旦失去旁牌掩护,被这样的可怕武器照面一击,还有命么?

    不能再犹豫了!巴根一咬牙,猛然挺身而出,几乎眼角一瞥对方人影就三不管射出手里利箭。箭矢离弦的同时,对方手里的枪也响了。

    嘭——嗷!双方同时倒地。

    巴根中弹挫倒,半边脸全是血,胸膛甲片被打得碎裂四散,但也挡住了铅砂,没有受到致命伤害。

    王平安右侧大腿中了一箭,一跤跌倒,在地上翻了几个滚,丢下猎枪,拔出左轮。

    砰砰砰!

    一连三枪,只有一枪击中巴根腹部,子弹击穿铁甲片,入肉一分,未对巴根造成重创。

    “哈哈,伤不了我。”巴根狂笑着拔出短斧,举手欲掷。

    “那是因为不够近!”王平安嘶吼一声,不躲不避,低头像斗牛一样冲向巴根,砰砰两枪射出——一弹击空,一弹射进巴根左小腿。

    巴根的铁罗圈甲只护住膝盖以上,小腿只套着牛皮筒靴,这一枪差点打断他的腿骨。身体失衡之下,短斧掷偏,砍入王平安肩头。

    二人再次同时摔倒、翻滚。等再撑起身子时,二人竟已是脸对脸!

    巴根低吼一声,反手从后背拔箭狠狠扎向王平安颈侧。

    王平安半身染血,脸色青灰,汗如雨下,浑身发颤,体力严重透支——但他还有举枪扣板机的气力。

    “巴根,下地狱吧!”

    左轮枪口抵住巴根下巴——砰!子弹**脖颈,穿过下颚,从后颈穿出。

    与此同时,箭尖扎入王平安肩窝,血泉标出。

    咚咚!

    两人同时向后仰倒。

    小山岭厓山小队与梁氏庄院兵丁俱奔出抢人,还没跑到大榕树下,就见血人似地王平安猛然撑起身子,僵硬的手臂直直举着左轮枪。

    梁氏庄院兵丁如同见鬼一般,纷纷刹住脚步,惊呼着不住倒退。

    丁小伊惊喜的声音远远传来:“王叔,他还活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