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决死断后】
    绵延山林,沟壑纵横,二十余人在前面亡命奔跑,数十步后,则是密密麻麻的元兵,粗略一数,怕不有几百人。

    前方奔跑的人不时停下躲在树后,举枪向追兵瞄准射击。后方追击的元兵不断应声而倒,余者或惊吓伏地,或急避树后,有那自恃武勇的蒙兵迅疾射出箭矢。但能在空旷广阔的草原射兔猎狐的射箭好手,碰到南方绵密树林张牙舞爪、碰头磕脸的枝叉,再凌厉的箭矢也只能在磕磕碰碰中尴尬坠地。

    正因为有枪弹的威胁,十数倍的元兵才不敢过于接近,几百人追击几十人,硬是追了几个山头,始终没法擒杀敌手。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子弹不断消耗,天平的砝码开始向追兵倾斜。

    “报告,我没子弹了。”

    “施大哥,我也没子弹了。”

    “我还有三发……”

    “我还剩两发……”

    施扬嘴角都起泡了,急切问马成义:“船离这还有多远?”

    马成义向对面山头一指:“快了,翻过这座山就是一片海滩,那里就有船。”

    丁小幺摸摸寥寥无几的子弹带:“还要翻一座山头啊,咱弹药怕撑不住。”

    张君宝朝不停撕开纸包装弹压实开枪的黑丸瞅了一眼:“至少咱们还有三把鸟枪不缺弹药。”

    丁小伊一枪撂倒一追兵,边伏低身子装填弹药边道:“只有三把枪压不住鞑子,咱们得赶紧了。”

    蚱蜢突然拨开灌木丛凑过来:“王叔有话说。”

    施扬、丁小伊急忙走近躺在担架上的王平安。

    这会的王平安被裹得像具木乃伊,从脖颈到大腿,全被一层层白布包着,尽管白布厚而扎实,外层依然隐隐透着血晕。

    王平安竭力仰起浮肿青灰的脸庞,半闭着眼,虚弱说道:“这样不行……就算到了海边,也得留人断后,否则跑不了……俺只剩半条命了……就算救回去也是废人一个,就让俺……让俺留下来……给俺两把枪……”

    “屁!”施扬冷着脸,把王平安的手枪与子弹带都收了,“我是头领,再怎样也轮不到你。”

    施扬深吸一口气,高声下令:“近战队全速前进,少年队居中,有子弹的掩护没子弹的,鸟枪三人组断后。”

    一个时辰之前,完全占据战斗主动权、几乎攻破梁氏庄院的施扬等人绝想不到,他们会被追杀至此,大好局面皆因蒙元千户撒里蛮的出现而改变。

    撒里蛮并不是为得力手下百户巴根之死而来,因为他来时还不知道巴根死了,他率整整五百蒙元兵及仆从兵前来,皆因奉副都元帅李恒之令。而李恒之所以如此重视,则是因为看到涂老三献上的“铜豆子”。

    根据涂老三的描述,发射这铜豆子的火器,与当初夜袭海丰码头那几个神秘人所持武器极为相似。而这铜豆子的形状,也与李恒当日所见张珪眼里挖出的钢珠子类同。结合梁起莘线报广崖一带有故宋残余及逃窜的文天祥踪迹,李恒确定,那伙击伤张珪、劫走文天祥的神秘人就在香山。而这一次,他们要救马南宝。

    彼时李恒正亲率三十余船、八千大军前往广崖围杀残宋行朝,无暇分身,遂令管军千户撒里蛮率军前往香山剿杀这支神秘宋军。依涂老三所言,这支神秘宋军不过数十人,撒里蛮十数倍于敌,其中有整整两支蒙古军百人队,战力强悍,收拾这支宋军十拿九稳。出发前再三交待撒里蛮,一定要缴几支能发射铜豆子的火器看看是怎么回事。

    撒里蛮受命日夜兼程赶来围剿,而施扬为报舒儿之仇及解救马南宝,顿兵于梁氏庄院,因火力不足被拖了整整五天,最终被撒里蛮包抄。若不是马家庄眼线众多,及时发现元兵踪迹并紧急报讯,厓山小队只怕要被包成夹心三明治,难逃覆灭之厄。

    即便如此,此时此刻,厓山小队依然在逃亡中,全队覆灭的危险随时会降临。

    ……

    半个时辰后,逃亡的厓山小队终于逃到海滩边,也终于看到马氏藏于此处的船只——两条渔船。

    此时追兵最近者距离断后的三人狙击组不过五十步。两条渔船能把二十多人装上船没问题,挤是挤点,逃命么,管不了这许多。但却有一个致命难题——必须要有人断后,而这断后的人,没有机会上船,唯一的生路(死路)就是跳进波涛汹涌的大海。

    断后的人,只能在施扬、丁小伊、丁小幺、杨正四人中选一至两人。其余的,近战队不懂使枪,也未必有断后的勇气。少年队都是刚长成的半大小子,准确的说都是一群孩子,谁能做出让一群孩子来断后之事?

    四人中丁小幺其实也是个孩子;杨正严格的说并不属厓山小队,而是位客人;丁小伊是女子;这样一一排除,似乎只能是……

    早一步被抬到船上的王平安用力扒住船舷,嘶哑无力叫道:“施扬,你过来,俺跟你说……俺这残躯留着也白费米粮,俺已经替娃他娘还有俺这只眼报了仇,俺心里没啥坎了,让俺留下来……咳咳咳咳……”

    “少扯蛋。”施扬扭头看着越来越近的追兵,咬咬牙道,“俺是领队,有危险俺不上谁上?而且,大伙落得眼下这局面多半也是因俺坚持攻打梁家庄所致。还有……俺也替舒儿报了仇,俺这心里也没啥坎了。”

    “施老弟,你还这般年轻,何苦呢……”

    “老王,你是躯体残不想活,俺是心哀死不想活——咱俩是一样的啊。”

    施扬这般说,谁还能劝?诚如施扬所言,又有谁能比他更合适?

    近战队、少年队先后登上渔船,丁小伊三人拼尽全力不断开枪,只想多打死一个敌人,为施扬争取多一分机会。然而面对这零落枪声,已经适应的元兵实力步步逼近。

    张君宝冒着不时射来的箭矢一路小跑过来,将一个小袋子递给施扬:“施大哥,这是所有剩余子弹。”

    施扬接过,拍拍小胖墩的脸颊:“你小子不错,身手好,枪法好,还识字,打仗又肯动脑子,将来一定能成为赵头领的得力臂膀。好好努力。”

    张君宝眨眨眼:“施大哥,你是虎翼水军出身,水性好,浪里白条。等会觑准机会就往海里跳,游到深海就没事了,我们的船在那里等着你。”

    施扬哈哈一笑:“好,等着我。”

    张君宝想得太简单,元兵那会任你安然洇渡?别说短兵相接很难脱身,就算能甩掉元兵,只怕你一跳进海里,后面紧跟着就是大篷乱箭飞至……施扬已抱定死志,当然不会跟少年张君宝多说什么,催他速速离去后,梗着脖子对丁小伊三人吼道:“该你们了,都他娘的给俺滚上船!”

    此时元兵先头部队已逼近三十步内,后方大队人马正源源不断从山林里涌出来。

    三把平均间隔七八秒才打一发的遂发枪已无法阻挡大批元兵的冲锋。丁小伊黯然一叹,收枪背肩,冲施扬点点头,快速朝待发的渔船跑去。

    杨正只冲着施扬拱拱手,一切尽在不言中。

    黑丸最后一个跳下礁石,却轻易跑到最前,边跑边冲施扬喊:“施大哥,我们等你,你快些来。”

    施扬挥挥手,一支箭矢嚓地飞过,差点射中他完好的右手臂。施扬放下手,端起双管猎枪照那袭射的蒙古兵嘭一枪打去。蒙古兵丢弓捂脸,嚎叫着满地打滚。

    元兵先头部队俱骇然,纷纷找礁石遮挡。

    施扬趁机再填进一颗霰弹,举枪纵声大笑:“狗鞑子,爷爷在此!要命的给我滚,不要命的尽管朝爷爷枪口撞!哈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