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龙雀军不需要弓弩】
    六艘大船乘风破浪而来,临近泊港时,船速放缓。泊港处驶来数条舢板引导,依次将六艘大船引入泊位。

    当赵猎的身影出现在船头时,港口前长长的栈板尽头早已等候多时的水军都统制苏景瞻笑容可掬,拱手为礼:“信安侯不愧为秀王之后,勇毅绝伦。途遇元寇,一战而平,擒杀千户百卒,更俘战舰。神勇之姿,令我辈难望项背。景瞻愧煞。”

    赵猎拱手还礼:“赵某不过运气罢了,苏将军不必过谦。若无将军运筹都帐,整肃水军,日夜巡防,令敌不敢轻犯,只怕琼州元军早杀过来了。”

    苏景瞻苦笑摇头:“信安侯无须安慰苏某,元军其实早杀过来了,只是令敌知难而退的不是苏某及这区区数百水军、船只,而是飓风……”

    赵猎早就从洪四娘口中得知,琼州元军战船早在十日前就已经启航,由新附军下万户马抚机率领,准备绕琼州南岸杀奔吉阳军,背击宋军。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刚出海两日,还没抵达万安军,就赶上一场飓风。结果船队被吹散,沉船数艘,军资兵力折损严重,全军大溃,出师未捷先夭折。

    这股飓风是从南海以南刮过来的,首当其冲的其实是正攻打吉阳的宋军船只。赵猎在船只驶入港口时,看到不少宋船破损严重,海面漂浮着大量破碎船板、龙骨、帆布、弓矢兵器甚至发芽的谷米。但宋军损失远较元军为小,不是因为运气好,而是因为宋船多停在避风港,并未出海。

    宋、元两军都受到飓风无差别肆虐,但也正因这股飓风,宋军才逃过一劫,避免腹背受敌之厄。两相比较,飓风对宋军造成的损失,也就算不上什么了。

    赵猎正想就此宽慰几句,随后出现的马南宝已纵声大笑:“这岂非说明天佑苏将军,更佑我大宋乎?”

    随后出现的江风烈、欧阳冠侯、马南淳与苏景瞻俱笑:“马侍郎言之在理,天佑我大宋!”

    诸人互相见礼,都是熟识,自然没有太多客套。

    苏景瞻一再对诸人表示歉意,言道其父本想亲自相迎,但战事突发,左右丞相、张使相及其父正齐聚节堂紧急磋商,分身乏术,未克亲迎。

    “战事突发?可是吉阳军城有异动?”马南宝是个文人,长相也很书生,却比武人还好战。

    “此事诸君至节堂旁听便可知。”苏景瞻向一座突出海岸的半山处一指,“那处便是,请诸君随我来。”

    节堂,专指商议军国重事所在。尽管行朝已然沦落到跟山大王差不多的程度了,但诸般朝仪一板一眼,半分不减。一间小小的石屋也要匠人凿出“节堂”二字,涂以朱漆。那种“我辈安身处,寮屋即庙堂”的气势,透壁欲出。

    赵猎一行入堂时,堂上行朝四大支柱:右相文天祥、左相陈宜中、使相张世杰、殿帅苏刘义,以及堂下一干朝臣,并不像以往那样争论不休,反倒是一个个皱眉不语。

    见到赵猎进来,文天祥脸上露出和熙笑容:“立厓回来了,很好,你很好。”

    解救马南宝、击杀敌千户,顺带还俘获了一艘战船,可谓超额完成任务。如此出色的战绩,就算是军中宿将也是难上加难。文天祥对这位年轻的宗室是越来越欣赏了。

    陈宜中也跟文天祥差不多,很看好这位新崛起的宗室,直接走下堂阶,言笑晏晏,分别挽赵猎与马南宝入座。

    张世杰、苏刘义、曾渊子等也向赵、马等人颔首致意。

    赵猎刚落坐,张世杰对他出色完成任务赞誉一番,话锋一转,问道:“诸君此来,带了多少军兵甲器?”

    赵猎对自家龙雀军的军兵军备了如指掌,不假思索道:“龙雀军目下共有军兵四百一十九人,其中战兵三百二十六人,不入队人(非战斗人员)五十四人,其余为船工。有步人甲三十九副、旁牌二十四面、弓十七张、弩十八具、刀矛斧刃人手一柄,战船四艘……”

    赵猎几乎把所有家底都倒了出来,唯独没有说枪支弹药数目,不是他有意隐瞒,而是说出来在座也没几人懂,白费唇舌。实战打一场胜过千言万语,届时自然见识到火器的威力。

    群臣听得喜忧参半,喜的是赵猎、马南宝这支生力军兵力不少,忧的是兵虽多但军备少。按宋军常规比例,四百多军兵里战兵占三百余人,已经是相当惊人,不过张世杰显然不太满意:“弓弩太少,只占战兵总数一成,这可不成。”

    宋军极度缺骑兵,面对辽、金、元等北方异族强大的骑兵时,只能用中远程兵器对抗,是为以弓克骑。因此尤重弓弩,通常弓弩手占全军兵力三分之一甚至一半。几百年下来,这种战法已经形成思维定势,对抗北方强骑如此,打击同样步战为主的新附军也是如此。像赵猎这样弓弩手只占十分之一的,在张世杰眼里跟送死没两样。

    文天祥也是统兵之人,自然深悉这一点,对立于张世杰身后一员将领道:“张统制,可否匀些弓弩给龙雀军。”

    那张统制长得豹额环目,一脸虬须,高大壮硕,一看便知是一员猛将。但此刻这猛将一听文天祥之言,脸顿时皱成一团,叫苦不迭:“文相公有所不知,这琼州一到四五月,便潮湿闷热,居处渗水,衣晾不干。军中所用弓弩,开胶断弦、弓臂生霉僵化情况十分严重。加之前些时日飓风来袭,毁我多艘船只,许多军备遗失海中,补充不易,修葺不及,军中士卒多有怨言……”

    张世杰沉着脸不语,若是文天祥问他,以他的身份,自然不好推却,硬着头皮也要给。好在文天祥也不是没眼力见的人,只问他的部曲,这样至少也好说话些。

    文天祥也知张统制所言是实情,但再怎样也不能让这支刚组建的龙雀军损失过重啊,目光转向苏刘义。

    苏刘义的情况也不比张世杰好多少,但也不好让丞相、信安侯太过难看,清清嗓子,道:“刘义这边可以勉力匀出弓弩……”

    马南宝一直想说什么,却被赵猎以眼色止住,直到苏刘义开腔,赵猎才笑道:“既然军中弓弩如此困难,赵猎愿将龙雀军所有弓弩箭矢赠与苏殿帅,还有张统制。”

    啊!还有这样的操作?群臣一时失语,面面相觑。

    文天祥还当赵猎置气,皱眉道:“立厓……”

    赵猎拱手正色道:“相公有所不知,龙雀军不需要弓弩。”

    马南宝也揖礼道:“龙雀军不需要弓弩。”

    马南淳、江风烈、欧阳冠侯也离座行礼,异口同声:“龙雀军不需要弓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