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捉 将】
    接下来三天,张世杰、苏刘义又接连组织了三次进攻,分别由张世杰的家将、统制张霸及苏刘义长子水军都统制苏景瞻担当先锋。

    战事最激烈时,张霸奋身先登,身陷重围,浴血奋战,身披八创,最后被护卫拼死推下城头才幸免于难。而一向以儒将面目示人的苏景瞻也展示出骁勇的另一面,亲身奋前,在云梯上指挥弓弩手与元兵对战,甚至操弓对射,连杀数敌,最后自己也中了一箭,血流如注,被抬下战场。

    战况之激烈,连先锋官都接连受伤挂彩,普通士卒就更不用说了。短短三天,死伤三百余人,如此惨重的伤亡,几乎已达到一支部队所能承受的极限。

    张世杰所能动用的攻城一千兵力,除了赵猎的二百龙雀军,其余八百战兵全部都投入作战,有的更是连番出战。战至酣处时,连张世杰的护卫队都被派上战场,身边只留不到十人的护卫。

    即便如此投入,如此牺牲,却始终未能攻克西门。唯一的收获就是杀伤上百元兵,箭伤吉阳军城主将马成旺。然而此时距张世杰限定的期限已过半。

    万安军方向的探马传来最近消息,元军援兵已至万安军,确认领军主帅正是下万户马抚机,兵力约在二千以上。再次确认洪四娘提供的消息属实。

    时间越来越紧迫,张世杰果断决定集中所有力兵,全力强攻。

    赵猎终于接到龙雀军全军出击的命令。而原本放在侧翼防御万安方向的二百战兵只留一队,其余全部召回参加攻城战。

    杨太后以下诸臣工全部迁到海上战船,只保留一百护卫,其余护卫全部抽调参加。

    这样,张世杰手里就有了六百生力军,加上之前尚有四百堪战之兵,他手头又有了一千兵力,可以对吉阳军城发动一次强力攻击了。

    赵猎接到命令后,与江风烈合计了一下,决定找两位主帅谈谈,并请二人参观火枪兵演练。让两位统帅对他们这支新型军队心里有数,以便明日之战时,安排利于发挥他们所长的一面。

    赵猎与江风烈等人刚走出营帐,正要朝帅帐走去,就见一个守辕门的旗官走来,行了个军礼,禀报:“赵都统,营门外有几个熟黎,声称是都统的故人,寻都统有要事。”

    彼时黎人分熟黎与生黎,熟黎多居于城外数里的村寨里,也有与宋人杂居,彼此相安无事。而生黎则居于黎峒深山,野蛮凶悍,与宋人时有冲突。能够与宋人和谐相处并打交道的,多是熟黎。

    赵猎一听便知是谁,算算时日,他们也该来了。当下让旗官向主帅报备,自率众人出迎。

    果然,一出辕门,就见一身蓝布衣裳的洪四娘带领着四五个精悍的手下,正蹲在在一棵椰树下纳凉,嘴里嚼着不知名的野果,见到赵猎后第一句话就是:“恩公,四娘又给你送礼来了。”

    赵猎笑道:“四娘的礼物总是那般令人惊喜,不知此次又如何?”

    洪四娘咧开大嘴一笑,露出染得蓝黑蓝黑的两排牙齿:“恩公想不想进吉阳城耍耍?”

    ……

    “这位洪四娘是黎人首领,早年曾与官军为敌,被马成旺派兵剿杀,其家人多遭毒手,与马氏有不共戴天之仇。今次闻王师围城,特来相助。哦,对了,前次传来有关元军援兵的情报,也是出自四娘之手。”

    赵猎介绍洪四娘时,已经身处帅帐之内。张世杰、苏刘义、张霸、苏景瞻、黄天从、陈植等将帅齐聚。在座诸将都是老姜,一听赵猎介绍,就知这满面刺纹的黎妇非盗即匪。不过琼州黎獠向来不服王化,屡屡生乱,没几个黎人首领不曾卷入其中,倒也不足为怪。

    洪四娘一一拜见诸将,听到赵猎提及家仇时,眼圈先是一红,眼里透出刻骨仇恨。这恨意是绝对装不出来的,诸将暗暗点头,算是接受了这个同仇敌恺的黎妇。

    消除诸将戒心,建立初步信任后,赵猎才把洪四娘的提议道出:“吉阳守军除了原琼州新附军及汉军之外,还有一支土军。在琼州陷于蒙元之手前,吉阳城实际上是由这支宋、黎混合的土军把守的。”

    苏刘义与张世杰交换一下眼神,道:“这我们知道,那又如何?”

    “这支土军里的黎人士卒,有一部分出身黎峒八蕃中的洪蕃,而这位洪四娘,就是洪蕃首领。”

    苏景瞻抚掌道:“洪四娘可说降黎卒,让他们夜开城门……”

    不等苏景瞻臆想完毕,洪四娘老实不客气打断:“三个城门全封死了,要弄开那些堆成山的沙袋条石,动静比攻城还大,只怕你们人还没进城,我寨子里的儿郎都被砍了……”

    苏景瞻只知道西门被堵塞封死了,没想到三个城门全是如此,讪讪道:“看来这马成旺还真是铁了心……”

    陈植道:“然则四娘有何妙策?不妨道来让我等参详一番。”

    洪四娘道:“全放你们的大军进城怕是不成,但送一支奇兵入城袭扰还是可以的。”

    “怎么说?”

    “今夜正好是我峒寨儿郞值守南城东乙段。我已经跟儿郞约定今夜入城逛逛,你们有没有兴趣同去?”

    诸将面面相觑,虽然他们都听出来这洪四娘其实是要夜探敌城,但用这样的腔调说出来,似乎有些儿戏……

    张世杰治军严谨,最见不得听不得军营里出嘻言,脸色一沉,就要发作。

    赵猎倒是蛮喜欢这种随性说话方式,仗一时半会打不完,总不能整天板着脸嘛,见状忙接过话头:“禀使相、殿帅,末将愿往。”

    张世杰皱眉:“逾墙入城,势难多人,顶多就一火(十人)。这么点人,扰敌有限,弄不好把自己也折进去。立厓乃国亲,更是嗣王之后,万不可置身险地。不可不可。”

    苏刘义也道:“这等扰敌之事,交由部曲执行便可,立厓身为一军都统,大可不必效敢战士之行径。”

    赵猎剑眉一扬:“末将不打算扰敌。”

    苏刘义讶道:“那立厓冒险入城想做什么?”

    赵猎一笑,一字一顿:“生擒马成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