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火中取栗(上)】
    “啊——”一声惨叫,划破夜空,被强光射眼的人亡魂皆冒,摔下城墙。

    赵猎手电上移,发现绳索上头还栓着一人,那人被强光一照,本能抬手遮眼,惊吓之下,手足无措,结果也是失手——“啊!”

    强光再往上移,城头正有一人跳上垛口,准备缒绳而下,光柱一照,手脚皆软,惊呼着一头栽下。

    暗夜之中,光柱如剑,赵猎仿佛手持光剑的绝地武士,只轻松一扫,就拨落了三个敌人。惊弓之鸟,不外如是。

    敌人固惊,赵猎更惊——我说呢,怎么把城防给撤了,城头火把都熄了,原来,对手跟咱想到一块去了。

    元兵也要夜袭,而是选择是同一段城墙,同一条线路,敌我双方竟然在城头不期而遇了。

    接二连三的惨叫,把整个南门附近的元兵都惊动了。黑夜里突然出现火光点点,到处响起纷乱杂踏的脚步声。有的还搞不清方向,没头苍蝇似地乱窜,更多的则朝此处奔来。

    “娘的,出师不利啊!”赵猎也顾不得掩藏身形,把特制的竹哨含进嘴里,准备吹响撤退。既然已经惊动敌人,今晚行动就算泡汤了,再不甘心也得退。还好行动队并未深入,此时撤退完全来得及。

    但就在这时,一声惊呼,让赵猎改变了主意,也改变了整个战局。

    “千户!马千户!你没事吧?”呼声是从城头传来的,声音惶急。

    城墙根处传来几声哼哼,一个忍痛的声音道:“某无事,噤声!”

    千户?马千户!

    赵猎这几天把吉阳军城元军指挥官的情况摸得很清楚,军城原本有两个千户,分别是汉军千户与新附军千户,上头各有两名达鲁花赤。马成旺入城之后,军城又多了一位千户:琼州上千户所千户官马应麟。

    马应麟是马成旺的次子,曾经追随其兄长马抚机在剿平三巴海盗与黎獠之乱中颇有战功,随父投降元朝后被封为上千户。此番马成旺奉命联结黎峒诸獠,马应麟率二百卫士随行护卫。

    马成旺闻吉阳军城有警,率部突入军城,接手指挥,其子马应麟在其中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综上,吉阳军城里只有一位姓马的千户——马应麟。

    赵猎松开绳索,纵身跳下,电筒光柱锁定地上卧着的一人。那人双目难睁,下意识张开手掌挡住光源。尽管如此,也足以让赵猎看清此人面目:二十七八年纪,面色微黑,脸形狭长,颔下微须,身着一袭灰衣,背负长剑。

    赵猎一脚踏住这人受伤的脚踝,在对方嘶嘶呼痛声中,匕首挑起此人腰牌,果然是鎏银千户牌。正面阳凸巴思八文、回鹘文及汉字“官军上千户所”,背面下角阴刻着好几个姓氏,都是银牌的前几任主人,最后一个是“马”。

    赵猎细看牌子时,这人忍痛悄然反手握住剑柄,但还来不及做下一步动作,寒光一闪,手腕被匕首穿过。

    震天价的惨叫声中,赵猎淡淡声音入耳:“马千户,幸会。”

    ……

    吉阳军城镇守府,马成旺没由来一阵心悸,放下茶怀,从椅子起身,负手来回踱步。

    服侍的老仆慌道:“大人,你的伤……”

    “无事。”马成旺按了按包扎着厚厚白布的肩膀,摆摆手。

    这位原宋朝的钦州都督、知琼州府,眼下元朝的琼州中万户府副万户,年不过五十许,两鬓微霜,样貌儒雅。他身材并不高大,也不强壮,这不奇怪,虽然他是以平南军功为宋元两朝看重,但其本人却是实打实的进士出身。

    不过圣贤书读得再多也是无用,在荣华富贵与五马分尸面前,他本能选择了前者,之后再追随阿里海牙渡海击琼。在平定琼州之役中,马成旺劝降赵与珞未成,于是定计煽动其部叛乱,执赵与珞,琼州遂破。可以说在此役立下大功。

    前些时日,阿里海牙通过龙文貌对他透露,朝廷有意设琼州路安抚司,他有望担任安抚使,眼下只差一个契机。

    于是马成旺不避艰险,深入黎峒,说服八蕃蛮齐聚琼管,渡海拜见阿里海牙。事情刚有眉目,惊闻行朝残军围攻吉阳军。那一刻,马成旺意识到机会来了。只要他把行朝残军死死拖在吉阳军城下,琼州万户府必定发兵合围。届时里应外合,聚歼行朝残军于城下。如此大功,莫说区区一个琼州路安抚使,便是广西两江道宣慰使亦不无可能,

    天下将定,可供他立功的机会不多了,一定要抓住。

    今夜出城袭击,是其子马应麟提出,父子二人经过一番推演之后敲定的。历来守城断无死守之理,寻找一切机会出击或袭击,既可涨自家军队士气,又可扰乱敌人,打击敌军士气,可谓一举两得。

    与赵猎一样,马氏父子同样选择在朔日袭击,而且路线也同样选在南门,可谓所见略同。

    儿子亲率三十精锐出击,马成旺初时还能气定神闲饮茶,但一刻时之后,没由来地烦躁起来。刚起身踱了几个来回,蓦闻远处传来喧嚣之声,倾耳细听,正是南城方向。

    马成旺心头一跳,冲官厅外大喝:“何事喧闹?快去查看。”

    亲卫百户慌忙应喏而去。

    不过一刻时,亲卫百户满头大汗奔进官厅,满面喜色:“恭喜大人!南门有宋军小队偷袭……”

    马成旺怔了一下,有宋军小队偷袭,这也值得恭喜?

    亲卫百户继道:“偷袭宋军正遇上马千户,遭迎头痛击,落荒而逃,未及逃走的十余人皆被二公子所俘,正押解朝镇守府而来。”

    马成旺嘿了一声:“这张世杰也是技穷了,居然也使这一手……你可看清了,真是应麟?”

    “千真万确,正是二公子,后面押着一队宋军,正顺着运兵道而来。不过……”

    “不过什么?”

    “二公子似乎受了伤,被几个军兵抬着。大人放心,卑下远远询问了,伤不碍事。”

    马成旺这才放下心来。

    为防止走漏风声,马应麟此番是秘密出击,来去不走里坊大街,而是走运兵道。这运兵道有点像夹墙复道,一头连接兵营,一边是城墙,一边竖高墙,与里坊居民隔断。在战事紧急时,士兵军械可由此快速运抵各段城墙。运兵道两头都有卫士把守,非持镇守府手令不得通行。而今夜唯一有手令的,正是其子马应麟。

    “虽未能袭扰敌营,但折敌暗刃,手擒宵小,亦不失为一桩功劳。”马成旺先给儿子今夜行动定了调子,想想终究放心不下,冲老仆挥挥衣袖,“换官服,去看看。”

    匆匆换好官服的马成旺刚走出府门,迎面人影绰绰,疾奔而来。

    亲卫百户忙列队警戒,同时大喝:“来者何人?”

    对面答:“二公子马应麟。”

    马成旺接过随从递来的火把,排众而出,举火一照,果然看到自己的儿子马应麟。此刻他正被人抬着……唔,不对,似乎更像是抓着。然后,马成旺看到了儿子的眼睛。

    知子莫若父,只与儿子对了一下眼神,马成旺就明白了一切。

    他果断扔下火把,快速后退,只简短说了一个字:“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