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后膛枪问世
    “笃笃笃。”

    匠人学徒刚叩响门扉,屋里便传来粗暴地吼声:“要老夫说几遍?不要吵吵不要吵吵!再吵嘣了你!”

    年轻的学徒面如土色,惶恐回顾。

    赵猎哑然失笑,这个“嘣”很有玄机啊,看来是有所突破了。示意学徒让开,屈指重叩数下:“郭大匠,且让我看看你那嘣人的东西如何?”

    屋里蓦然静了下,房门突然砰地打开,露出张蓬头垢面、须发灰白的惊喜面孔:“赵都统,你来了!太好了,来来来。”这人不由分说,扯住赵猎衣袖就往屋里走。

    赵猎回首示意丁小幺带少年护卫队在屋外候着,随老者走进屋去。

    这看似普通的老匠人,便是总领斩马刀局、鞍子所、御前工所及军器制造处等内廷工匠的军器少监郭承贵,诸匠人皆称“大匠”而不名。能以介工匠之身挤身从六品官阶,技艺精湛自不待言。

    北宋神宗时设军器监,管理京师诸州军器生产,集合各地最优秀的工匠改良兵器。南宋时加以延续发扬,除东坊、万全坊外,又新增器甲所、御前军器所、制造军器所及都院等。京师兵器坊服务对象分内廷(御前)和外廷(朝廷)。其中斩马刀局、鞍子所、御前工所及南宋隶属于御前应奉所的“军器制造处”都属于内廷,因此内廷工匠技艺远较外廷工匠精湛。

    郭大匠以技术总领内廷百工,是这时代最顶尖的大匠。然而此刻这位大匠却像小学生样,拿起本书凑到赵猎面前请教。

    按理说,赵猎这个蹩脚工匠是没资格指导好似郭大匠这样的顶尖名匠,但唯独这件事除外。因为郭大匠拿来的书,就是黑枪团伙留下的那本造枪制弹工艺流程笔记本。

    郭大匠识字,但认不得本子上的字。别说他了,就算是当朝状元出身的文天祥,同样识不得。

    因为本子上记录的是简体字。

    赵猎含笑接过本子看,居然是造五四手枪的内容,而上次郭大匠让他“翻译”的是制造猎枪的内容。莫非……

    郭大匠看到赵猎脸上神色,得意地哈哈笑,转身进里屋,不会,手捧把双管猎枪走出来。

    不同于燧发枪,赵猎的后膛枪非常稀缺,他的少年护卫队三十多人,至今只有十人装备枪械,等于三人共用把枪。赵猎对每把枪的使用情况非常了解,甚至知道眼下有几把双管猎枪,分别在哪几个人手里。他百分百确定,谁都不会把手里的双管猎枪交给郭大匠。而上回给郭大匠做参照的双管猎枪早收了回去。所以,郭大匠手里这把双管猎枪,只能是……

    郭大匠向赵猎伸手:“弹药。”

    郭大匠能造枪但尚未能造子弹,原因是还没学到那章内容……

    赵猎按捺激动,让蚱蜢拿来两发霰弹,交给郭大匠。

    郭大匠折下枪管,咔咔填进霰弹,板正枪管,直接把枪口对准门扉。

    嘭!

    声巨响,门扉剧颤,十余道细细光线穿透进屋,为昏暗的屋子增加几分亮色。

    门外阵骚乱,随后砰地声,门被踹开,张君宝当先冲入,双手持把五四手枪,左右照瞄,旋即把枪口对准郭大匠。身后黑丸、蚱蜢、韩铁虎等争相闯入,后面丁小幺使劲挤都挤不进来。

    赵猎急忙挡在郭大匠身前,出禁止的手势,厉声喝道:“张君宝,把枪放下!”

    张君宝急忙抬高枪口,手指从板机上松开。

    赵猎连连挥手:“无事无事,郭大匠在试枪罢了。”

    试枪?!

    少年队员都听出了这句话的信息,再看看郭大匠手里乌亮的双管猎枪,哪里还不明白,个个欢天喜地告退而出。

    郭大匠连声告罪,赵猎浑不在意,接过双管猎枪,仔细端详。从外形看,这把在古代条件下首次制造的后膛枪,无论尺寸、口径、重量、型制,都与黑枪团伙制造的仿品般无二。把猎枪分解验看各部零件,也都完全符合标准。除了枪管与枪机组件使用基地钢管与钢材之外,其余部分俱使用硬木。

    赵猎注意到在枪托尾部印着个圆形编号:。

    这个“”字,代表着这是第把后膛枪。虽然同样采用数字编号,但燧发枪的钤印是椭圆形,而后膛枪的钤印则是圆形,以示区别。

    郭大匠搓着手,解说道:“都统提供的四种样枪中,数这双管猎枪结构最简易,便先从这款枪着手。虽说如此,此器之精巧繁复,亦为老汉制器多年所未见。幸好有前番制造前膛枪的经验,慢慢琢磨,多番试验,总算不负都统所托……只是之前试验产生了好几支废品,更耗费几锭精钢——这可是比镔铁更精良的金钢啊。可惜、可惜……”

    郭大匠说到最后,已是副痛心疾首的模样。也难怪他这样,他在军器监大半辈子,何曾见过如此极品的钢铁。在宋人心目中,最好的钢铁就数镔铁了。郭大匠试验了这么久,对基地钢管钢材性能再了解不过,大宋宫廷库藏最好的镔铁,与之相比在韧度与硬度上也颇为不如。尤其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那浑然天成、天衣无缝的钢管,究竟是怎样炼造而成的?

    郭大匠也曾问过赵猎,结果赵猎句话就令他噤如寒蝉,再不敢多问。

    “此乃天赐,非人力所能为也。”赵猎如是说。

    嗯,他是实话实说,只是听在郭大匠耳里比较神棍罢了。

    “大匠就是大匠。”赵猎验收完毕,满意地把猎枪背。

    郭大匠忙阻止道:“赵都统先别忙带枪走,我得留下此枪做范本,让我那几个不成器的徒弟起协。赵都统尽管放心,今日你看到的是支枪,假以时日,你可看到十支甚至百支枪。”

    赵猎摇头失笑,自己也太心急了,把猎枪交还郭大匠:“我还需要手枪……”

    “正要向都统请教,这手枪制造难度更甚猎枪。”郭大匠轻轻摩挲着双管猎枪,神情如同自家孩子般,想想再道,“还有,需手枪实物参照。”

    “好,咱们起研究。”赵猎拔出左轮手枪,退出子弹,递给郭大匠,“左轮枪枪机结构比五四手枪简单,就先从它研究起吧。大匠能造出双管猎枪,只要稍加研究,这左轮手枪必不在话下。”

    看着老匠人认真而专注研究着桌上手枪的每个零件,那种热情与投入的状态,赵猎感慨不已。当真不能小看古代工匠,他们缺的只是见识与工具,只要把他们缺的这块补上,就算是双七百多年前的粗糙双手,同样能制造出划时代的近代武器。就这点而言,比他这个现代人都强。专业的事,果然只能交给专业人才来做。

    感慨之后,更是兴奋,既然已经造出双管猎枪样品,接下来就可以批量生产,至少他的少年护卫队武器有着落了。

    双管猎枪有了,手枪还会远吗?假以时日,军工基地里所有库藏的钢材、铜锭、材料都转化为武器弹药,列装部队,这将是支何等可怖的军队。

    从发现军工基地那天起,赵猎就直构想着麾下有这样支装备划时代武器的大军。

    这天,终于要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