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人心惟危
    “……着信安县侯、云麾将军、殿前都指挥使司都虞侯、广州都督、龙雀军都统制赵孟备为先锋正印官,讨伐不义,诛除逆贼,以为天下贰臣者诫云云……”

    六月末,南海之南,天涯海角,晴空万里,碧波万顷。新地港前,三艘高大的战船、两艘运输船举帆待发。

    队队身着大宋赤色军服、头顶范阳帽的士兵,以及赶着骡马的役夫、背着行囊的工匠,正在各队押队官、旗头的指挥下,鱼贯登上各船。

    沿岸站满了送行的老小营军属及崖城百姓,其中不乏金发碧眼的色目人及黑瘦矮小的占城人。看着眼前这支近半数着甲,刀盾齐备、矛斧俱全的大宋军兵,称赞之余又总觉得缺少点什么……是了,缺少弓弩箭矢!

    没有弓弩箭矢,这支先锋军打什么仗啊?

    崖城百姓看得暗暗摇头,这时有消息活络的人互相转告,这就是那支夜袭军城,生擒马氏父子的龙雀军。众皆恍然大悟,难怪如此精锐。也有人想,弓弩箭矢该不是都放在船上了?定是如此,再不懂打仗的普通百姓也都知道,两军对战,箭矢先发的道理。龙雀军如此精锐,又是先锋军,船上远程攻击武器怕不堆积如山?

    只有知情的大宋官们才知道,这支军队是真没有弓弩箭矢,与其说是先锋军,不如说是敢死队。

    敢死队长……呃,龙雀军最高长官赵猎又升官了。嗯,为攻克吉阳军城的首功,升官自然在情理之中。爵倒没变,还是信安县侯,环卫官从正四品定远大将军升为从三品云麾将军,军职则从殿前都指挥使司司马升为殿前司都虞侯。职位升了,军阶变了,唯不变的同样都是虚职,真正有用的还是差遣——龙雀军都统制。

    理论上大宋的都统制相当于方面军司令,可控制若干个军,按每军2500至5000人计算,赵猎这个都统制可统领上万甚至几万人马。不过理论终究只是理论,现实是他只掌控军,麾下只有区区二百多战兵,即使按宋军制不入火人(役夫、医士、匠人)也计算在内,也不过三百多人,尚不足营。差距之大,令人无语。

    这不奇怪,王朝末期,动乱之局,官大得吓人,兵少得可怜,亦属常态。

    这次出战,赵猎把他的龙雀军大部分军将、士兵及所有家当全部带走,还请调了军器少监郭承贵及百工随行,五艘船塞得满满当当。

    此刻,赵猎率干手下军将,与前来送行的文臣兼外戚代表杨亮节父子、武官代表苏刘义父子及马南淳话别。

    马南淳出任提举崖城市舶司判官,同时还兼任龙雀军司马,身肩龙雀军与行朝诸将臣沟通要任,必须驻留崖城,无法随军。

    苏刘义再叮嘱赵猎要小心行事,不可轻易涉险。若敌有隙可试探攻取,事若不谐,万不可逞强,只需收集万安敌情,派信船传送回朝就好。并再三保证,最迟不过十日,待大军整束完毕,必北上合兵,共击元虏。

    赵猎心中自有计较,表面只是唯唯致谢。

    杨亮节则带来皇太后之敦敦寄语:“孟备此去,当以惜身为第要任。秀王之嗣,系君身,勿再效吉阳军城之事。切切。”

    赵猎感激地向崖城草宫所在遥拜。

    杨亮节更是执赵猎之手,满面热忱,说了番客套而不失热情的送行辞。

    辰时三刻,所有军兵、物资、牲口皆装船完毕,五船齐吹响离港号角。赵猎拱手与诸人别,率干麾下最后登上战船。

    杨亮节抚须眯眼,望着赵猎远去的身影,嘴角噙着丝莫测笑意。

    长子秘书少监杨启智亦低笑道:“这赵立厓当真有勇无智,阿翁略施小计,便将其支出崖城。待我大军北上击马逆,此战若胜,则令其驻防万安,无旨不得返;若败,龙雀军必损兵折将,纵然回返,亦不复强横。阿翁当真妙计啊,嘿嘿。”

    少子杨行勇却道:“若赵立厓行至万安,却按兵不动,只等合兵,却又如何是好?”

    杨亮节淡淡道:“张公弼此人的脾性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想偷生避战,虚应差事,旦事后查知……呵呵,张公弼与江道斋多有龃龉,厓山之败更是因其不纳江道斋之言所致。如今见到那江师毅更是无颜,早想将之外放,若给他抓住把柄,岂会轻饶?借此由头将赵、江二人削官去职,夺其兵符。其结果与兵败有何异?”

    杨行勇抚掌大赞:“阿翁好手段,赵立厓此番登船,怕再难回返了。”

    杨启智闻言似乎想到什么,左右看了眼,低声道:“阿翁是想借马抚机之手……”

    杨亮节摇摇头:“非也。赵孟备屡建战功,全凭有江氏鼎力相助,此番为先锋,对上元兵,敌众我寡,必遭重创。如此,其势削弱,方不至于尾大难掉。当然,若是他命歹……嘿嘿,那也说不得了。”

    杨启智看着赵猎立在船艏,满面笑容,遥遥拱手致意的身影,叹道:“算起来行朝能有今日,也有这赵立厓之功,只可惜……”这刻,杨启智想到的跟陈宜中叔侄般无二——赵立厓若只是个笤龄童子,事情就好办了。

    杨行勇不引为然:“这是他赵氏江山,尽力戮力乃本分。若籍此居功自傲,更觊觎大宝……”

    杨亮节拂袖:“凭他也想入主垂拱殿!哼,待苏复汉寻那宗室子赵旦归来,且看他还能笑得出来否?”

    国不可日无君,而此时行朝君位虚悬已近四个月,这在任何朝代都是不可思议之事。若非此前行朝这条小船直飘摇不定,随时倾覆,委实顾不上这茬,大宋将臣们早吵翻天了。而今方脱大难,立足刚稳,立储之事就成为当务之急。

    任何位实权太后及外戚,都不会立个难以掌控的皇储。什么样的皇储最好掌控?当然是儿皇帝啦!这闽广带,原是南渡宗室的大本营,各个年龄段的宗室子弟要多少有多少。可是老赵家犯了个致命错误,把鸡蛋全放在个篮子里——几乎所有宗室都集中在泉州。偏偏镇守泉州的实力人物中,又出了个宋末出了名的奸佞之辈——泉州提举市舶使蒲寿庚。

    正是此獠,以泉州所有宗室的首级,向蒙元纳了个投名状。致使原本人丁兴旺的南渡赵宋诸王各系分支,尽数绝嗣。眼下要从这带找个适龄的宗室子,比大熊猫还难。当苏刘义、马南宝报称尚有宗室小儿赵旦符合条件后,立即引起内外朝高度关注。诸大臣商议之后,上奏杨太后,请太后俯允苏刘义回乡招募豪杰,之后秘密将此子带回详加考察,再加以定夺。

    事关社稷国运,杨太后还能说什么?只能悲泣默许。

    赵猎终究还没完全溶入这个时代,脑海里压根没这根弦。如果知晓杨亮节居然把他看做巨大威胁,为即将登基的皇储扫平障碍,恐怕目瞪口呆之余,只能来句:“有句mmb,不知当说不当说。”

    当五艘船在沿岸军民的欢送声中驶离港口之后,赵猎返身带领群干将下到底舱,来到堆盖着厚厚油布的货物前,弯腰捏住油布角,猛力掀——捆捆五支扎的乌黑油亮、散发着油脂味与木质独有味道的燧发枪呈现眼前。

    赵猎拍去手上的灰垢,笑道:“好,戏演完了。现在,把武器分发给所有战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