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可以尿裤子,但别忘了扣板机】
    天幕深蓝,海水如靛,海天相接处泛着一线白光。当大陆还是无边深沉,海岛的东南角却已迎来黎明。

    映着片片鳞光的滩涂上,人声鼎沸,火光点点。一群群举着火把的士兵、辅役背负各自装备,有些还推着车辆赶着牛马骡羊,依次从船舷处长长的栈板走下,踏入齐膝深的浅海,踩着浪花,一步步踏上满是泥泞的滩涂。

    这里是距万宁十余里的一处滩涂,距赤陇山近十里,布满了高高低低的大片黑色礁石。以往这就是片荒僻海滩,此刻却冒出五艘大小船只,几百人加上车辆牲口,那股喧嚣沸腾,肢解了往日的死寂。

    经过一个白天的慎重考察,大宋龙雀征讨军船只终于选定停靠地点,正式登陆。

    在此之前一个时辰,施扬已率破虏营甲队先行登陆,撒出数里,利用树林、礁石、高坡构筑预警防御点。尽管判断元军不会阻止龙雀军登陆,但事关一军生死,赵猎依旧依足战阵之法,一丝不苟严格执行。

    按照军议,江风烈、欧阳冠侯将率白衣卫、忠顺队及破虏营乙队,加上部分辅兵、役夫、工匠,合计二百六十余人,组成突击营。他们将绕过赤陇山及万宁县城,弃赤陇山之敌不顾,直扑元军大本营万安军城。

    赵猎则率少年战队、施扬的破虏营甲队及大部工匠、辅役留守船只——或者说,充当诱饵。

    计划提出时,大伙对一部徉攻万安军,一部留守诱敌的大方略没有异议,只是在何人率大部队徉攻,何人留守这个问题上,江风烈与赵猎发生了一番争执。

    江风烈提出由他率白卫队留守诱敌,余部尽随赵猎出击万安军。赵猎坚决不同意,认为在缺乏坚固工事或坚城的情况下,只靠五六十杆燧发枪,很难挡得住马抚机的五六百新附军,支撑到大部队回援。最后,赵猎用一条无可辩驳的理由说服了江风烈等人:“我们分兵,对于马抚机而言,最有利的方案就是与万安军夹击我们的出击部队,对我们而言则恰恰相反。那么,如何让马抚机按我们的方案行事而不是按他的?光有这几艘船及物资当诱饵还不够,光有断我后路的诱惑还不够,还需要一个更大更吸引他的诱饵——那就是我!”

    赵猎一再叮嘱江风烈:“师毅谨记,马抚机不是等闲之辈,要引他上勾绝不容易,你要进攻万安军就一定要把徉攻当成真的进攻,不要玩凭何花巧。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引蛇出洞。待马抚机一动,我就会以最快速度派出信使,届时你留下一部牵制万安敌军,余部立刻脱离战场,全速回援,与我合击马抚机。此战若胜,则万安军不攻自破。”

    江风烈深深看了赵猎一眼,重重点头:“都统放心,末将省得。”

    赵猎与江风烈选定这个登陆地点颇费了一番心思。该处是一片泥泞的滩涂,可以起到迟滞敌军的作用。滩涂东南面是大片散乱礁石,将船只移动到此处,可以得到有效屏障。

    赵猎他们这个诱敌计划有个明显的缺陷,那就是留守兵力不足,难以平均分配到各船防守。少年战队加破虏营甲队,合计不过**十人,若分分到各船,则每船不足二十人,火力分散,难以发挥火器密集优势,易于为敌各个击破。最佳防御莫过于全部集中于一艘战船上,以形成密集火力。但若集中兵力,则其余四船防御则完全放空,若敌军从海上进攻,则如群犬撕咬,单靠一艘全武装船难以遮护周全,这是非常危险的。

    偏偏又不能增加过多兵力,否则将失去诱敌本意——你兵少,人家见有便宜可占才会来;兵多了,明摆着啃不下谁会舍弃地利优势干那易守为攻的蠢事呢?

    马抚机一旦发起攻击,将有两个途径:一是举帆从海上进攻,一是聚兵从滩涂进攻。赵猎希望对手选择后者,只有这样,才能用一艘战船屏障其余四艘船只。只是如何才能迫使敌人按照自己的意图行动呢?

    水军出身的施扬提出一个方案,就是将船全部搁浅。若马抚机从海上攻击,势必也得被迫搁浅,这与从滩涂进攻没两样,而且还各种不便。换成他是马抚机,面对敌军搁浅的船只,也不会选择从海上进攻。

    众皆称善,于是毅然将五艘船全部搁浅于滩涂,就算涨潮也无法趁势出海,此举之决心与破釜沉舟无异。

    赵猎除了将大部兵力布置于最外围的座船女墙、战格、舱室矛穴箭孔及重楼护栏之外,还选取滩涂上三块最高大的礁石,在上面布置了三个防御点。既可做为侧面支援火力,也可有效防止敌军从礁石间摸过来偷袭防御薄弱的四船。

    正说话间,几个哨探突然狂奔而来,单膝跪地,为首伙长双手高举,呈上一物:“禀报都统,我们在七里外路口一棵树干上发现这个。”

    赵猎接过,居然是一幅字,展开一看,是六个墨汁淋漓的大字:赵孟备死于此!

    诸将勃然变色,赵猎却失笑:“我以为马抚机能玩出什么花样呢,原来不过拾人牙慧,仿孙膑、庞涓之马陵道故事。行啊,咱也学一把。你们识字吗?”最后一句是问那几个哨探。

    伙长以下几个哨探皆惭愧低头。

    赵猎摆手:“无妨……张君宝。”

    “在。”正卷着裤脚,小心翼翼与觉远在一堆湿滑的礁石间摸索探查地形的张君宝赶紧应了一声,扭身就走,动作急了些,不防脚下一滑,幸得觉远托了一把才没摔着。

    等张君宝噗噗踩着沙浆跑过来,赵猎用笔在那幅字上大大划了个叉,改动了几个字,卷起来往张君宝手里一塞:“跟他们回到原处,把上面几个字刻在树干,完事赶紧回来。”

    “遵令。”

    黎明第一道阳光照射到滩涂时,突击营最后一个士兵的身影也堪堪消失在湿气氤氲的树林深处。

    赵猎与留守战士默默凝望着前方树林,或许不久之后,树林将重新出现大批武装军兵,只是不再会是友军,而是敌军。

    赵猎手脚并用,爬上一块礁石,转身面对滩涂上一排排留守少年与战士。朝阳照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映出深深的轮廓,他深深吸一口腥咸的空气再用力呼出,蓦然高声道:“我们就要面对五倍甚至六七倍之敌,你们怕不怕?”

    滩涂上一片沉寂,许多战士面色凝重,握枪的手指节发白,不少少年战队成员脸色也是一样发白,眼里有掩饰不住的害怕——毕竟他们之前还是一群没经历什么战阵的壮勇与未成年的少年啊。

    赵猎目光逡巡,手按腰间双枪,却没拔出,而是大声道:“怕?很好,跟我一样,至少证明咱们都是活人——只有死人才不会害怕。”

    少年与士兵们发出一阵笑声——说来也怪,笑声一起,那股沉重压抑的气氛为之一松,每个人都有一种挣脱什么的感觉。

    赵猎倏地拔出五四手枪,枪口朝天,舌绽春雷:“我不想给你打没用的气,也不想说什么陈腔烂调的鼓励。你们可以害怕,可以发抖,甚至可以尿裤子!但别忘了干一件事——扣动板机!”

    砰!

    枪声清脆,划破黎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