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筑 城】
    “着令信安郡公、冠军大将军、上护军、殿前都指挥使司副都指挥使、知万安军、龙雀军都统制赵孟备节镇万安军、万宁诸军镇。整饬军备,宣抚治民,以备元虏云云。”

    赵猎一大堆头衔里,那个看不见摸不着的“广州都督”终于拿掉了,换成了实职“知万安军”。虽说知军不过从五品衔,但这是实实在在的实职,比那些虚头巴脑的散官强太多。此外他的各种勋爵也都升了,比如原县侯就升为郡公、原为从三品云麾将军,这回升为正三品冠军大将军,勋官同样是正三品的上护军;殿前司的职位也升到了副都指挥使,位在苏刘义之下。

    赵猎现在几乎是打一仗就升一堆勋官爵位。若是在太平盛世,这些勋爵自然是难得的殊荣,更不消说还有一系列相应的优渥待遇。可惜,在乱世,这些不过是噱头,名归而实不至。对赵猎而言,这些虚衔统统都可以不要,只需留下两个头衔:知万安军、龙雀军都统制。

    送走传旨的内侍,赵猎心情大好。现在,万安军,包括万宁县这一亩三分地,终于由他当家做主了。

    老实说,甭管是治军还是治民,赵猎都没有半点经验。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他自个不会,给会的人治理不就成了。后世职业经理人不就是这样?不说后世,就是眼下宋朝历代君王,不也讲究“垂拱而治”么。

    民政方面可以放权,不过军队就不能放了,不懂的可以学,有现成的将门世家可请教呢。

    不过对赵猎而言,当务之急还不是学习,而是建城,重建万安军城。

    万宁海滩处处皆可登陆,凭他这点兵力,想建立滩头阵地,阻止元军抢滩登陆是不现实的。赤陇山虽可建砦立寨起到一定牵制作用,但若是敌军兵力远远多于守军,只需分出部分兵力围住赤陇山,则牵制作用有限。万安县城又跟村落差不多,防御不及中原地区一寨堡,压根指望不上。最终,面对蒙元大军的,只能是万安军城。

    由于铁料及火药等源材料匮乏,虽然有牛逼哄哄的兵工基地,却也难为无米之炊。受此限制,短时间内龙雀军很难快速扩充。再考虑到琼州宋人丁口实在太少,从中原地区招募又存在诸多困难,可以预见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期,龙雀军总兵力不过千人上下。

    以千人抗数万蒙元大军,非坚城无以自守。军城重建,势在必行。

    筑城无非三样:钱、粮、材料。

    眼下赵猎也不差钱,他还有一船财宝没动用呢。粮食方面,他随船带了足够四百人一月用度,攻下万安军时,才刚用去三分之一。万安军也储备有上千石米粮,即便收降了近千新附军,也依然足够支撑个把月。材料方面,赵猎决定筑土城。万安军这块还是很多高岭土的,木料沙石更俯拾皆是,所以材料也是不缺的。劳役除了招募一些本地熟黎,主要以降兵为主。

    万事俱备,赵猎当即召来军器少监郭承贵,垂询筑城事宜。..

    郭大匠之名不是白叫的,虽说主攻军器兵甲,但百工皆通,这筑城当然不在话下。

    郭承贵道:“万安军城虽早已倾圮,然墙基犹存。此前又有贼军驻营,除尽杂草,平整土地,疏通井沟,垒墙垫土。在此基础上筑城,可谓事半功倍。”

    赵猎频频点头,这万安军城城址他仔细看过,城墙是废了,但墙基还基本完好。这墙基是以大块石料砌成,厚近一丈,深达数尺。历来筑城,这墙基一项最耗时日工料不过。如果说修一座似万安军这样约十几亩的小军城需两个月,那么至少一个月时间在垫墙基。所以依墙基旧址重筑,确实事半功倍。

    郭承贵问道:“都统可要包砖?”

    赵猎摇头。时间紧任务重,只能筑土城,限于条件,包砖也不可能了。反正以这时代的攻坚能力看,土城足矣。虽说土城不耐久,但他赵猎又怎会久困于此?再差的土城好歹也能顶个十年八年,他会在这呆那么久?

    明确都统制意图,郭承贵开始滔滔不绝:“土城虽以土筑,却非随意取土夯成。须以白灰、细砂、黏土,按适当比例调合,以木制模具灌注而成。每筑三尺为一层,再铺以砂石,夯实,再如法炮制。亦有将糯米熬成汁,与沙土等混合,更为坚固……”

    赵猎恍然,原来彼时筑城,用的是三合土啊。

    宋代已经大量将三合土用于筑城,到了明代,更是已经广泛地用于筑城和铺路。所谓的三合土,说它是土,它又不是土,而是古代的简易混凝土,类似罗马人修筑城池工事使用的所谓罗马砂浆,起到混合凝结砖石等建筑材料的作用。主要成分是熟石灰、黏土和细砂组成,基本上各占三分之一的比例,但是实际使用中的配比,主要视泥土的含砂量而定,同时增加熟石灰的比例,凝结作用会更好。

    彼时城墙,基本都是三合土建造,也算是坚固耐用,尤其是渗了糯米汁的,更是坚硬如石,甚至不比后世水泥差多少。不过三合土终究还是不脱“土性”,最当不得豪雨浸泡,旧万安军城就是这么毁掉的。在隔水性这方面,倒是后世混凝土占绝对优势。

    赵猎当然不可能造什么水泥,他是见习警官,不是化学工程师。就拿到个配方,受时代与条件限制,也不可能造得出来。如果谁都能随随便便造出合格水泥,那把后世水泥厂当什么了?

    “老郭啊,这付担子就交给你了。”赵猎笑道,“我任命你为筑城监。重筑军城,青史留名,筑城之功,行朝必赏。”

    郭承贵搓搓手,神情兴奋,倒不光为升赏,实在是筑城是当时一桩盛事,能主持一座城池的建设,勒石记名,实是一件荣誉无比之事。

    正当赵猎与郭丞贵就筑城事宜细细商讨之际,突然一个黑不溜秋的人影嘭地推门而入,气喘吁吁:“报,报都统,不、不好了……”

    赵猎回头,皱眉道:“黑丸,何事惊慌?”

    “新附军降卒,不服甄别,闹、闹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