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演 习(下)】
    赵猎等一众将官在临时搭建的高台上观战。台子虽不及望斗高,但基本也可看清“演习场”里红蓝双方的一举一动,颇有看解说战略游戏的感觉。

    江风烈边看边点头:“这万钟不错,知道弓弩难挡枪械,居然把全队凝聚成拳,各个击破,倒不失为扭转武器劣势的一个法子。”

    赵猎凝神看了一会,道:“老万吃过少年战队火力集射的大亏,差点丧了命,对枪械算是有所了解。他这个思路是对的,但显然对枪械了解还不足。猎枪不是燧发枪,只要寻找到合适的掩体,就算只有两个人两把枪,他也很难突破。”

    施扬也道:“都统说得没错……看,又有一蓝队弓手被击中有效部位退场。依俺看,老万想攻进屋子,只有一个法子。”

    欧阳冠侯正为老友处境捏一把汗,忙问:“什么法子?”

    “把龙队将两人的弹药耗尽。”施扬曾在与蒙元千户撒里蛮作战时饱受弹药缺乏之苦,还差点没命,对此印象深刻。

    诸人闻言一齐点头。

    赵猎突然向西北一指:“那边有突破了,只怕老万如意算盘要落空……不错,很聪明,合并两组,八枪齐发,老万布置在外围的兵力完全被压制,突破在即。”

    施扬也啧啧有声,摩着下巴短髭:“丁小娘子真是个天生战将,打仗不输男子,指挥也颇有力。可惜了……”

    观演台上看得清楚,丁小伊等几个雷霆战队队员在经过一条巷子时,与丁小幺率领的一组少年相遇。两组立即合一,由丁小伊任组长,互相掩护,不断朝枪声响起处突入。在接近战场中心时,遭到蓝队外围七八个弓弩手从两侧屋顶居高临下箭矢猛击。丁小伊等立即将旁牌两两叠架起,高度超过一个人,很好地防护从高处射来的箭矢。人隐于旁牌之后,一边慢慢推近,一边把枪管从上下两具旁牌之间的缺口伸出。枪声连响,短短一分钟,蓝队弓弩手连续被判出局三人。

    按这进度,不出意外,很快就能突入龙飞翼二人被困的小屋。丁小伊指挥得法,无怪乎施扬既赞又可惜。

    突然,观演台上江风烈、欧阳冠侯、施扬齐声道:“糟糕!”

    远远看去,丁小伊身体似乎歪了一下,半边身子暴露在旁牌之外。蓝队队将老万正好率几个弩手过来支援,眼疾手快,一箭射出,正中丁小伊。

    然而,出局的鼓声并未响起。只见丁小伊举臂示意了一下。

    欧阳冠侯微笑:“只中手臂,并非有效部位。”

    施扬却皱眉:“不应该啊!丁小娘怎会如此失误?”

    赵猎一声不响,心下暗暗叹息,在场只有他才明白,为什么丁小伊会犯这低级错误,差点被出局。

    丁小伊今日迟到,并不止是恰逢生理期那么简单,她还有特殊情况,那就是——痛经!

    此事在场只有赵猎一人知晓。

    丁小伊在厓山六人组里待了那么久,同食同住同行,这种情况是瞒不过人的。只是施扬粗枝大叶,对女子之事不敏感;丁小幺还是个半大小子,虽然也知阿姊每月时不时腹痛,但脑子里从没那根弦。其余如马南淳怜香惜玉、王平安是过来人,都知道,只是这两人都不在场。

    赵猎算是这时代少有的了解女性生理情况的人了,看过一次丁小伊腹痛后,他大概就明白原因,并大概能推算出丁小伊之后的生理日期。所以今日丁小伊一迟到,赵猎屈指一算,什么都明白了。所以才会如此和气。不以军法治之。军法治的是明知故犯及可改正的错误,这种生理情况你怎么治?

    丁小伊的痛经只在行经期第一天,次日就能缓和,看情形今日正是发作期,她能咬牙出战,这份坚持着实不易。

    濱习场里,丁小伊真的在咬牙,脸色发白,猎枪柄紧紧顶住小腹,只有正好在她身后的阿仔看到。

    “小伊姊,你怎么了?没事吧?”阿仔这几句常用问候语居然说得不错,咬字还算清楚。

    丁小伊摇头,顺手从墙边捋了几根杂草咬在嘴里,苦涩的口感令她一振,慢慢把猎枪从缺口伸出,对准老万刚才出现的位置。在这样的短距离,她有把握,只要老万一露出,就把他踢出局。

    突然听到屋顶的韩铁虎粗嘎的叫声:“他们退了!退了!”

    丁小伊小组立即撤下旁牌,快速前进,到前头街角转弯处时,听到韩铁虎示警,又飞快叠上牌阵。然而刚想推进,却听韩铁虎大叫:“停!停!”然后整个人便从屋顶滚下来,与此同时,还有几支箭从屋顶上空掠过。

    什么情况?

    韩铁虎方方正正的脸膛一派惊怒:“这帮混蛋新兵,居然用毛竹设了撞杆……”

    丁小幺正贴墙,刚探头猛缩回,几乎同时一箭擦额飞过。众皆冒汗。虽然练习箭都是去了箭镞,包裹沾粉末的绒毛球,射人不伤,但箭矢疾劲,打在头脸还是很疼的。

    丁小幺恼火不已:“看都没法看清。”

    连看都没法看,怎么瞄准?怎么开枪?

    丁小伊咬咬牙,向弟弟示意让开,然后从怀里掏出一枚巴掌大小的圆形铜镜,弯下腰,从墙根探出。

    众人再冒汗,这样也行!

    通过镜面反射,丁小伊看清了,果如韩铁虎所言,蓝队大概拆了某处竹棚,用竹杆扎成一排,竖直顶在港子里,牌阵推不过去了。而蓝队弓弩手足有十余人,皆一字排开在牌阵后,一露头就会遭到箭雨伺候。而在蓝队后面的屋顶上,那代表胜负的旗帜正猎猎飘扬。

    嗖地一箭射来,丁小伊在镜里觑见,迅速收回铜镜,将情况与组员说了。大伙低声商议一阵,都没能想出法子。

    丁小伊用刀子在地上把巷子里的竹排、弓弩阵画了个简单示易图,托腮反复看了一阵,蓦地双手一拍:“有了!他们扎竹排,咱们扎枪排。”

    老万信心满满排出这个阵,果然阻住红队进攻的脚步。他正准备率几人回到土屋,想法耗尽龙飞翼的弹药,将之活捉。却听到手下叫道:“那是什么?”

    在老万与手下惊讶的目光中,但见转角处横向伸出两根竹杆,竹杆上一字横排六把猎枪,枪口全对准这里。然而,没人!没人!

    这是搞什么?

    老万正惊疑不定,眼前一道亮光射来,下意识闭眼,暗骂:“又玩镜子……”

    突然嘭嘭嘭嘭嘭嘭连响,身边手下不断大叫:“该死,我中弹了!”

    “我被粉迷住眼了!”

    “那枪怎么会响?”

    是啊,那枪怎么会响?老万猛睁眼,然而入目的不是他想看清的六把枪,而是一枚白色泥丸……

    噗!泥丸在印堂炸开,出局。

    耳边不断响起的锣声,宣告他这十几个队员折了一半,堪称损失惨重。

    退出局的老万冒着违规的风险,忍不住跑到丁小伊这边,想问清楚怎么回事。但刚走近便哑然失笑,知道不必问了——原来所有的板击上都系着一根细绳。

    一根细绳就破了他的精心布置,老万感慨摇摇头。

    对面丁小幺哈哈笑道:“我们赢了。”

    老万再摇头,往后一指:“我还有一半人,旗帜还在,还有机会……”

    丁小伊捂腹笑指:“你没机会了。”

    老万回头,呆住——不知何时,混乱一片的自家据点屋顶上出现三个少年,猎枪猛击,换弹奇快,打得手下抬不起头来。

    一个微胖的少年一脚横扫,将拇指粗旗杆踢断,劈手抓过高高举起:“夺——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