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章 【好 枪】
    事关机密,赵猎下城之后,只带觉远一人,随工匠而去。

    万安军城不大,北区是公廨,公廨两旁是官员住宅区,中间一条丈余宽的巷子。对面是南区,南区只有两个建筑:军营与老小营。城外有校场、民户,及一些分散的熟黎村落,整个军城结构非常简单。万安军此前驻军从没超过两百,这个面积其实足够了。现在一下暴涨到一千五六百人,过段时日军士及工匠的家眷也会陆续到来,届时人口可能会超二千,这弹丸之地怕是难以容纳。

    当然,此时天下任何一个州(县)城都不可能完全容纳所有居民,绝大多数还是散落居于城外,只在有敌入侵时才撤入城中。所以赵猎只要把军城修好,对付即将到来的难关就好,其余杂务暂不在考虑范畴中。

    在老小营旁侧,有七八间土棚子,是全城温度最高的地方。原因无他,那是工匠坊,铁炉子昼夜不熄,即便时时在棚顶洒水,温度之高也令人难熬。

    不过那工匠并没有带赵猎往城东南的工匠坊而去,而是拐向东北。赵猎面色如常,落后两步的觉远神情微变,脚步一紧,正待喝问,却被赵猎抬手止住。

    觉远虽纳闷,却没再有举动,只是默默跟随。虽有疑却绝不多问,一切唯将主马首是赡,这也是赵猎欣赏并以之为护卫的原因。

    城东北就是一座起伏山峦,像一座座天然屏障,护卫着军城北面。山脚之下,有几处大小不等的洞穴,大者可容千人,小者勉强容身,而那最大的洞穴,就是铁屋。

    赵猎在这里安排了整整一队军士轮流看守,白天是忠顺队一火(十人),晚上则是雷霆战队队员,安全级别不可谓不高。

    觉远跟在赵猎身后,一直往山道走,不时感觉有人窥视,举目转首间却无所见,只觉这幽深小径处处潜藏杀机,令人背脊发凉。

    反观赵猎与工匠,却是泰然自若,从容而行。赵猎是心里有底,工匠是茫然无知,而像杀机这样玄妙的感触,只有身手高明者方能体察。

    一直到洞口前,才出现几个荷枪实弹的明哨。看到这些人手里乌沉沉的火枪,工匠多少有些紧张,觉远反倒泰然了。

    哨兵见到赵猎,齐行军礼,赵猎出示了代表身份的金牌,获许jin ru——这是赵猎的规定,任何人,包括自己,要jin ru铁屋都需要出示铭牌。除他自己之外,其余人等还需持他亲笔签署的手令,说明原因,否则无法jin ru。此外包括工匠在内,出入都要搜身,连一颗螺丝、一张纸片都不得带出。其防卫之严密,可见一斑。

    赵猎示意觉远在洞口等着,自行随工匠而入。

    一进山洞,一股浓浓的混合着钢材与机油特有的味道冲鼻而来。在山洞一角,有木板搭成的长长台子,台子上有油布覆盖一堆叠得高高的物体。赵猎不用掀开油布,也知道那是什么。这里所有材料和机器的布置,都是他亲力亲为。油布下面的东西,就是这个时代绝无仅有的无缝钢管——准确的说是纯钢通心棒(中间有小圆孔便于拉镗线)。共有三种型号,可用于制造手枪、左轮及猎枪。只要拉出镗线,就是现成的枪管。若是制造猎枪,甚至不用拉镗线,只需按尺寸截取合适长度的钢棒,就是妥妥的枪管。

    正因有了现成的材料与完备的工具,才能如此快速的批量生产双管猎枪,使赵猎扩充战队包括演习成为可能。

    山洞左边油布覆盖着用于制造猎枪的纯钢通心棒五十多根(长度六米),用于制造手枪的细钢棍(长两米)二十根。右边油布覆盖着的则是用于制造枪机构件的铝合金及钢板材,重量都超过一吨。

    赵猎计算过,如果把所有这些材料用于制造枪械,造单管、双管猎枪约三百支,手枪二百把。加上已装备到两支战队中的原有存货,共计五百四十八支。另外还备有长短枪管二百根做为更换。

    也就是说,他的两支战队兵力上限最多不过五百余人。

    五百条枪够不够跟蒙元干一场?

    赵猎觉得,够了。

    “都统大人,到了。郭少监在石室里等着。”工匠说完躬身而退。

    赵猎推开石室门,机油味更浓几分。入目便是他最宝贵的秘藏——机床。

    制造子弹的手动、脚踏两用冲床;裁截枪管、冲压枪机、钻出准星等多功能圆盘式手动冲床;以及那台电动、手动铣、钻(深孔钻床)两用冲床。拉镗线及造弹簧等精密工作,就指望这台机器设备了。只是到目前为止,虽然有两大桶柴油,却还没人会电动操作。其本上都是手动,尽管耗时费力,但一小时钻出一根合格枪管的速度,也足以令郭大匠等名匠瞠目结舌,惊呼“鬼斧神功,端非人力所为”了。

    绕过几台高大的机器设备,赵猎看到泛着油光、堆满各种工具的工具台前,郭承贵佝偻着并不高大的身子,满是皱纹的老脸如同绽开的黑菊,布满老茧的粗糙大手捧着一把锃亮的手枪,手枪握把上的五角星分外醒目。

    黑星?仿五四成功了?!

    赵猎三步并做两步,差点碰倒一个装满膛线拉刀、螺旋拉刀、键槽拉刀等大量拉刀的工具箱。

    郭承贵像捧着什么珍宝一般,小心奉上,眼里满是自豪与兴奋,嘴唇微颤:“都统,成了!成了!”

    赵猎原本伸出一只手,旋即改用两只手郑重接过。枪一入手,那沉甸甸的感觉令人油然而生可靠安全之感。赵猎娴熟地板击锤、拉套筒,扣动击发机。空枪击发数次后,再把手枪一一分解。手法之熟,动作之快,令郭承贵咋舌不下。

    其实五四手枪的构造还是比较简单的,否则也不会成为后世国内黑枪作坊被仿制最多的武器。只是在这个时代的工匠眼里,它的构造反倒是最复杂的,便是郭承贵这样的内廷顶尖大匠,也研制多日,耗尽心力,方有所成。

    眼看赵猎变戏法一样把手枪组装好,郭承贵小心翼翼递过三发黄澄澄的子弹。

    赵猎把子弹压进弹匣,板开击锤,来到接连石室的测试室。戴上软布耳罩、水晶防风镜,一手握枪,另一手掌心托固,对准二十步外的厚木靶连开三枪,三枪皆中红心。

    门洞外,郭承贵赞叹不已:“都统好枪法!老朽惭愧,多次试射,十不中一。若在军中,怕是连辅役都不够格吧。”

    “先有好枪,才有好枪法。”赵猎摘下耳罩、眼镜,转身朝郭承贵郑重一揖,“我愿用一支破虏营换取大匠。”

    郭承贵眼里泫然,双袖合拢,深深揖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