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敌 讯】
    三日之后,张世杰带着数十支新式武器、赵猎派遣的三名教练官,以及十余制枪工匠,心满意足离开万安军。他在写给朝廷的奏报里,有这样一句:“万安军城窄仄简陋,本绝难挡元虏大军一击,然有此利器,拒敌百步之外,军城‘万安’矣……”

    目送载着张世杰等一众护卫、将官的数艘战船张帆远去,郭承贵悬了几天的心终于落定,长长松了口气。

    赵猎看在眼里,不禁笑道:“老郭啊,这些天难为你了。放心,这事张使相绝不会知晓,退一步说,就算知道了,也只会怪在本将头上,绝不会降罪于你。”

    郭承贵苦笑着擦汗:“但愿如此……张使相生平最痛恨欺瞒,若被他察觉,老朽怕是要被拆成零碎。”

    赵猎哈哈大笑,看不出整天埋头苦干的老匠也会讲笑话。

    不料一旁的江风烈却道:“郭少监所言非虚,张使相一旦动怒,手段之暴烈,当年卞彪可为前鉴。”

    赵猎忙问缘故。

    江风烈遂说起德佑二年(1276年)之事。当时元军兵迫临安,到达皋亭山时,张世杰领兵jin ru定海。元将石国英派宋降将、都统卞彪劝说张世杰投降。卞彪入营时,张世杰以为他是来随从自己一起南下的,于是椎牛置酒与其共饮。酒吃到一半,卞彪借着酒酣耳热道明来意。张世杰大怒,直接用切牛肉的刀子割断他的舌头,随后在巾子山把他裂尸。

    当时在位的端宗赵昰曾以此为忠义之举,晓喻天下,闻者足戒。

    赵猎听了却道:“此事本质不是欺瞒,而是大是大非。当此国破家亡之际,汉奸人人得而诛之。张公这样的手段,用来对付汉奸,怎么做都不过份。但想必不会对自己人下此辣手,诸君勿需多虑。”

    郭承贵只得唯唯:“但愿如此。”

    赵猎其实还有句话大逆不道的话没说出口:“就算张世杰日后知道真相又怎样?军工基地是我赵猎的逆鳞,别说你张世杰,就算太后伸手,也一巴掌打回去。”

    海面上,张世杰的船队刚刚消失在南面,北边蓦然出现一条小船。原本众人只当是普通渔船,都没在意,但小船随浪潮冲上岸,一人跳入齐膝深浅滩,举手迎风一抖,一面四角流星旗入目。

    栈桥上众人皆一震,流星旗——相当于陆地四百里急报。

    军报!来自北边的军报!

    半个时辰之后,所有准备将以上军官全部集齐于万安军城军议厅。

    计有:龙雀军都统制赵猎、副都统制江风烈、统制欧阳冠侯、统领施扬、正将马广德、雷霆战队队将龙飞翼、少年战队队将丁小幺等,丁小伊、洪四娘也列席其中。由于大宋无女将先例,赵猎便以洪四娘的黎兵做为一支独立营,名“赤蛟营”,洪四娘的职务相当于正将,装备训练皆由龙雀军提供,但不入龙雀军序列。至于丁小伊,赵猎还不知该怎么安排,但凭丁小伊既往战功及能力,足以列席。

    由于眼下龙雀军兵力不多,将领多是高配。像欧阳冠侯、施扬等皆因万安大捷而获提升,一个升统制,一个升统领。这两个军职相当于后世的师长、团长,只是两人指挥的兵力却不过两个营。龙飞翼与丁小幺则相反,属低配。二人虽然只是队将,但这两支战队是赵猎亲军,更是全军精锐,队官的等级比普通部队高一级,与准备将相当,故此可列席军议。

    此外,新任知万宁县赵若和也在座。战事一起,民政方面的事务就得由他来组织,自然需要参与旁听。不过他只有旁听资格,军务方面没有插嘴余地。

    此时,军议厅上空,飘荡着赵猎铿锵之声:“方才接到谍报,元荆湖行省右丞阿里海牙,左丞李恒之子、中万户李世安,率四万联军,各型船只二百余艘,分别从雷州、广州正式渡海。三日前阿里海牙的先锋船队约万余人已登陆琼州府,后续船队预计于半月内抵达。”

    赵猎环顾诸将一圈,面容严峻,语调平静:“诸君,我等等待已久的目标,就要来了。”

    在场一片吸气声,四万!阿里海牙还真是倾巢而出啊。

    赵猎仿佛没听到一般,继续道:“据报,阿里海牙、李世安(散木?)联军号称四万,其实只有三万五千左右,就算加上琼州万户府三千兵,也不过三万八。二百多艘船,有大船如战船、仓船及征召来的商船,也有小船如刀鱼船,按平均每船需船工二十人计算,共需船工五千人。各军不入火人(杂役、工匠、医护、牧人)约占一半,算他一万人好了。辅兵又占一半,也是一万——阿里海牙这三万八千人,真正的战兵只有一万三千左右。琼州府最少需留一千战兵,昌化军那边也得派一千人船看守。这样一算,我们真正面对的敌军不会超过三万,其中真正能进攻作战的,不过万余。”

    阿里海牙四万大军,被赵猎逐一分析抽剥,最后只剩一万多。

    江风烈、欧阳冠侯都是屡经阵仗的将领,听到赵猎的分析都是点头,表示认可。但施扬等人还是一阵牙疼般地吸气声——就算是一万多,也是十倍之敌啊!这可不比当初打马抚机时的十倍之敌,二百对二千跟一千五对一万五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元虏势大,我等需向朝廷求援。”马广德急道,“张使相刚离开不久,此时派快船追上还来得及。”这马广德是马氏族老马永吉之子,也是马南宝、马南淳兄弟的族弟。能力一般,只是老破虏营多半来自香山,其中马家庄义勇庄丁甚多,必须任命一位来自马氏的军将以平衡。

    赵猎沉声道:“已派快船通报张使相去了,但能求得多少援兵,就不好说了,我们还需做好打硬仗的准备。”

    赵若和也道:“若和刚从崖府来,行朝情形略知一二。虽经扩军,有所增长,但目下崖府军兵总计不过二千余,防御犹嫌不足,增援之事,只怕……”

    江风烈亦道:“元虏兵船为我万安守军数十倍,自不会尽数顿兵于此。他们的目标,当在崖府。极可能分出一部兵马围堵我军,其余大部进击崖府。故此,崖府非但不会有援兵,甚至有可能召我部分军兵入卫。”

    众皆点头,这种可能性还真有。

    马广德大汗,光顾自家没顾及行朝,万一被奏上一本……偷望赵若和一眼,见后者一脸沉重,显然心思全在当前战事上,心下略松。

    赵猎振奋精神:“元军大举进袭,我军要如何防守,甚至反击,大伙议一议。”

    军议厅一下热闹起来,有人提议在赤陇山放一支军兵,牵制元军,反正上回马抚机所立砦寨还在,正好利用上。有人提议可在独州山设一队军兵,袭扰元军船只。当然更多的是就万安军城如何防守,各部队怎么布置提出各种建议。

    蓦然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何不在夹子山设伏?”

    军议厅为之一静,夹子山?那处完全没有设伏的价值啊,谁提出这主意的?众将官皆望向声源处。

    军议厅角落里,一个少女挺拔健美的身姿——丁小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