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 【崖城血战(上)】
    十一月初的那场暴风雨席卷了整个琼州,暴风雨助龙雀军成事,同样也为岌岌可危的崖城行朝赢得了一丝喘息之机。

    阿里海牙两万舟师于十月下旬登陆崖城。宋军虽有近二十艘战船,但面对阿里海牙上百船只,实力太过悬殊,更何况宋军原本守城的兵力就不足,若是勉强出击,让将士白白折损在海上,徒自减少守城兵力,殊为不智。

    除此之外,还有个不便宣诸于口的原因——宋军统帅张世杰,长于骑战而短于水战,基本上是逢水战(海战)必输。行朝上下已怕了,宁愿让他守城也不想他再领水军出战。

    而且为了文武制衡,也为了避免重蹈厓山之败的覆辙,此役以右丞相、枢密使文天祥为主帅,以枢密副使、同门下平章事张世杰为副帅,以参知政事曾渊子统筹后勤事宜。如此,可有效扼制张世杰刚愎自用,使之不再犯当初厓山之役的失误。

    由是,阿里海牙大军没有遇到任何来自海上的阻击,顺利登陆。

    阿里海牙登陆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兵分三路,直扑崖城三港。只要夺取三大港口,崖城行朝宋军出海通道就被完全截断,行朝就只剩下三条路可走:或死守、或投降,或逃进莽莽丛林。

    阿里海牙不介意行朝选哪一条,因为无论行朝做何选择,结果都不会改变。

    在夺取三大港口时,元兵遇到激烈抵抗。由于受港口地形所限,大股兵力无法展开,元军兵力优势无法体现。张世杰敏锐察觉到这一点,预先在三港各布下一部兵力,元军一入港,即迎头痛击。

    受港口窄仄地形限制的元军无法以优势兵力攻击宋军,只能不断添油。宋元两军激战近一个时辰,各有伤亡。最终因元军援兵源源而入,而宋军则兵力不继,死一个少一个,此消彼长,不得不退回崖城。

    当日,元军相继占领三大港口,关上了行朝海上出逃的大门。

    事实上,行朝也没有继续逃亡的打算——都逃到天涯海角了,还能往哪逃?崖城还有坚城可固守,若到海上岂非让风浪吞噬?唯死战而已。

    接下来三天,元军一边安营扎寨,一边打造攻城器具,同时还派出大量哨探对崖城内外及周边地形进行探查。

    等到各方面准备得差不多了,阿里海牙仍未急于攻城,而是派出使者,求见杨太后。被拒之后,改求见文天祥、张世杰,仍被拒。使者于是张弓搭箭,向城内射出劝降书,得到的回复是城内掷回的一团灰烬。

    十一月初三,元军对崖城南门展开第一轮攻击。

    首日攻城,元军以行军万户脱温不花为主将,出动五千人马。东、西两门各一千以牵制,以三千兵力主攻南门。

    张世杰亲登谯楼指挥战事,侍卫亲军步军都虞候黄天从任南门守备,率上千宋军抗击元军。

    脱温不花乃阿里海牙手下第一悍将,出身行伍,从小卒升至万户,以作战勇猛闻名,他脸上那纵横交错的伤疤就是证明,沉重的铁罗圈甲下身体的疤痕更多。

    脱温不花与张世杰也算老对手了,当初焦山之战就曾交过手,此后一路南下也屡有过招,双方对彼此的作战风格都不陌生。

    张世杰一见是脱温不花指挥攻城,立即对黄天从下令:“马上把悬户挂出去,所有枪牌手预备,弓弩手待命。”

    悬户悬帘,是古代一种城池守备工具,有“垜口第一切要之物”之称,“每垜口作木架一箇,两足在内,栽於城上,一转轴匡档在外,紧贴两垜之边,上用覆格,可搭毡毯或用被褥,俱以水湿,直遮垜口,箭不能入。无此二者,贼万弩齐发,城上不能存站”。

    在崖城还称为吉阳军城的时候,并无此装备。因为当时宋军主要防范的对象是海盗、黎獠,二者弓弩射程有限,不足为惧。到行朝占据崖城之后,对手以弓马纵横天下的蒙元,自需以此物为先。

    此时崖城诸门各垛口之间,都配置大量悬户悬帘,尤其以南门为多,所用覆格,也多为坚木,反正琼州什么都缺,最不缺的就是树木。

    果然,悬户刚放下,脱温不花的首波攻城队就冲了上来。

    前头方阵足足五百弓弩手,两翼各有三百长矛手与刀牌手,后方则是大量推着壕桥、长梯、冲城车的民夫杂役。壕桥为双层转轴,长度正好够横跨护城壕,前端有钩,下部有轮,推行便利。壕桥一旦推到壕边,钩端搭住对对壕沿,元兵就可源源不断登城。

    这几日元军大造攻城器具,确实没白忙活,甫一开战,来势凶猛。

    脱温不花虽是蒙古大将,但麾下也多是汉军及新附军,蒙古兵并不多,此次打头阵的也全是汉军及新附军。攻城之前,阿里海牙便颁下通告:此乃灭宋最后一战,欲获军功,就得把握这为数不多的机会,戮力杀敌,奋勇争先。且城内尽是宋国之丞相、参政、平章事、尚书、将军等,甚至还有宋国太后,头头脑脑一抓一大把。只要杀进城去,谁都有机会俘获宋国大官,大元朝廷,绝不吝厚赏。

    通告一下,攻城的汉军及新附军都似打了鸡血,人人争先,生怕慢了便落到别人后头,到时丞相将军抓完了只剩校尉小兵。

    五百弓弩手冲至八十步,前三排百余弩手先发,上百弩矢射来,宋军守城士兵正急忙转轴落板遮挡,动作快的刚放下覆格,夺夺之声不绝于耳,覆格不断震动,望之令人心惊后怕。十余个动作慢的宋军士兵被弩矢穿胸破腹,鲜血狂喷,惨叫倒地。在弩矢的强劲力道下,宋军士兵的皮制短身罩甲如同纸片般脆弱。

    宋军这边也不甘示弱,利用居高临下的优势,不断从悬户后抛射箭矢。初时因距离远,没伤到几个人,但随着元兵冲近,城头箭矢如雨,伤亡剧增。

    随着元军中军旗帜摇动,弓弩手方阵停下,两翼刀牌兵穿插入阵,各自举牌护住弓弩手。弓弩手则不断从牌隙间探身开弓还击,不过因地势原因,他们中箭的多,伤敌的少。

    后方民夫杂役则在督战队的驱赶下,冒着箭雨冲向护城壕。不断有人中箭倒地,一时不得便死,满地翻滚哀嚎,斑斑血迹,令后方经过的民夫杂役看着心惊胆颤。

    “冲冲!快快冲!冲得越快越能活命。谁敢返顾,立即正法!”督战元兵催命般的声音不绝于耳,如鞭子般抽打着役夫们拼命向前。

    宋军箭雨虽密,终究挡不住潮水般冲来的役夫。随着咯吱吱的转轴声及嘭嘭震响,尘烟飞扬,一道道壕桥已伸过壕岸,前端铁钩牢牢抓入深土里。

    元军发出阵阵欢呼,刀牌手、长矛手蜂涌踏桥而过,竖起长梯,争相登城。

    兵临城下,为防误伤,除了个别强弓手,大部分元军弓弩手已不再密集射箭。宋军也在黄天从急令下,卷收起悬户,枪牌手上前,弓弩手居后,与登城元兵激战。

    血战,就此展开。

    元军三次攻上城,都被宋军拼死挡住,危急时刻,黄天从更亲自持长刀冲杀,以至手臂受伤仍死战不退。元军重赏之下有勇夫不假,而宋军却是厓山余生的最后一批大宋脊梁,他们不缺斗志。这是他们最后一块生存之地,面对杀上门来的暴徒,他们别无选择,唯死战而已。

    在激越的战鼓声与杀伐声中,太阳渐渐西斜,那一抹残阳,如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