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崖城血战(中)】
    如血的残阳,照在血洗的城头。

    一群宋人杂役在城上城下清理敌我两方的遗体,并用一桶桶清水冲洗城墙血迹,再以猪鬃一遍遍洗刷,但任他们怎样使劲,城砖上依然留着淡淡血痕,抹之不去。

    踏着一地湿漉的淡色血水,大宋右相文天祥,左相陈宜中、参知政事曾渊子、户部尚书杨亮节等皆一袭红袍、玉带围腰、头戴蝉翼纱冠,在十余亲卫甲士的护卫下拾阶登城。

    将到城头时,一身甲胄、系着一领绯色大麾的张世杰率黄天丛及一众护卫出迎。

    将相相见,互拱手作礼。

    看着黄天丛吊着绷带的手臂及一众护卫铠甲上的刀枪箭痕,文天祥感叹不已:“鞑虏凶暴,侵城甚急。张帅、黄虞侯、诸将士辛苦了。今贼引兵去,不日必还来,还望诸君多加保重。”

    陈宜中上前两步,抚着黄天丛伤臂问:“君豪(黄天丛字),手臂伤势如何?”

    黄天丛大胡子一翘,满不在乎扬扬臂膀:“无事,被斫了一刀,幸有臂甲挡住,皮肉之伤而已。”

    曾渊子大赞:“我大宋有如此忠勇将士,必可摧折敌锋于城下。”

    张世杰沉声道:“世杰以谯楼为中军帅帐,敌不退绝不下楼一步,誓与崖城共存亡!”

    杨亮节赞叹不已:“有张帅此言,太后可安寝矣。”

    文天祥等看着城墙及城下血迹斑斑及攻城具造成的累累创痕,感慨之余,也不禁庆幸,幸好此城坚固,防御设施齐全,若是像万安军那样的土城,甚至昌化军那般土围子,怕是早被元军攻下了。

    想到万安军,不由得想到赵猎,若非他力主南迁,行朝怕还在海上漂着。据闻万安军那边有元军八千围困,领军的还是阿里海牙之子、元军悍将忽失海牙,也不知兵力薄弱的龙雀军能否抵挡得住。

    ……

    十一月初五,仅仅经过一天的休整,元军再次发动进攻。

    这一次,元军兵力比之前更多,中军大旗除了脱温不花的坐纛之外,更出现了阿里海牙的苏鲁定大旗。

    苏鲁定的蒙语意思是“矛”,外形就是一杆长矛,特殊之处在于矛身底座的銎部形成一个圆盘,盘沿一周有数十个穿孔,绑扎着马鬃作为垂缨。若是蒙元王公级人物的苏鲁定,则有六十四至八十一孔。这有着浓浓草原特色之物是蒙古的象征,是战神的标志,只有王公、重臣、一方统帅,而且是蒙人才有资格持有。

    阿里海牙屡立战功,位居行省重臣,更有入朝为相之呼声,故得忽必烈恩赐此旗,只是旗杆高度要比蒙元王公短三尺,只有一丈三尺。

    苏鲁定有黑白两色,分别叫做“哈喇苏鲁定”和“查干苏鲁定”,就是“黑”和“白”的意思,黑色象征着战争与力量,白色象征着和平和权威。而今日,阿里海牙举的是查干苏鲁定——和平和权威。

    元军统帅阿里海牙亲自督战,文天祥闻讯也亲临南门谯楼,与张世杰共御强敌。这两位大宋将相可谓是元军的老对手了,对蒙元苏鲁定寓意再清楚不过,此时看着敌中军高高竖起的查干苏鲁定,不约而同发出冷笑——和平?!都这时候了,还有何和平可言?怕是想要我们投降是真。

    从城头望去,元军大阵比前日厚实许多。旗帜如云,枪矛林立,牌如重墙,兵马一层又一层,密密匝匝,从坡脚排到坡顶,再从坡顶蔓至坡后。把附近几个山坡都给占满了,怕不有上万人。阿里海牙与脱温不花的中军坐纛就在最高坡顶之上。

    崖城周围地形起伏不定,山林甚多,很难展开兵马,万人已是极限。这一点倒是利于守军,不过常言道人过一万,无边无际。看到城下元军兵马之盛,守城宋军难免变色不安。

    就见坡顶上三骑举旗奔驰而下,自一列列军阵间穿行,卷起一片烟尘。

    三骑在距护城河前百步停下,中间持旗骑士洪声道:“元帅喻示文丞相、张枢密。宋已无君,气数已尽。诸君皆是当世杰出之士,何必为一妇人做困兽之斗?须知海天茫茫,孤城难持,死守死路一条,归顺天下太平。今我持查干苏鲁定而来,君当知我意,勿使和平之旗从我手里坠落。”

    文天祥愤然击栏:“和平?德祐二年,某奉帝之命,出使元营,是谁拒绝我大宋的和平诚意?拘我鞑营,陷我朝都?虏我君王?涂炭我华夏生灵?尔等胡儿,率兽食人,荼毒天下,有何面目奢言和平!”

    持旗骑士森然道:“如此说来,丞相是拒绝元帅和平诚意,选择战争了?”

    看着城下色目骑士喋喋不休,张世杰向亲卫伸手:“取我弓来。”

    亲卫迅速将张世杰专用的二石五斗步弓及雕翎箭袋呈上。

    张世杰取弓箭在手,双臂一引,弓弦咯吱吱声中,弓开如满月,倏地一松,箭去似流星。

    持旗色目骑士身经百战,临阵经验与反应极出色,一听弦响,立刻伏鞍,但他顾得了人却顾不了旗——箭至旗落。

    守城宋军爆出震天价喝彩,士气高涨。

    阿里海牙远远看到,冷哼:“蠢材。”

    张世杰这一箭固然出彩,但百步射箭,虽有准头力道却已不足,这一箭即使射中也无力穿甲,根本不会受伤,平白丢人。

    谯楼之上,文天祥清越而富有亲和力的声音清晰传来:“诸君,元虏虽众,不过外强中干,前番攻城屡屡铩羽便是明证。更况乎我有二城可倚,敌攻之,必败!”

    二城?不是只有一个崖城吗?

    守城宋军将士面面相觑,终于有大胆者高声问:“丞相,何来二城?”

    文天祥一字一顿:“诸君脚下有坚城,此为一;我大宋上下一心,众志成城,此为二。有此二城,任是天下劲锋亦折于此,况色目胡儿乎!”

    原来这样二城啊!

    黄天丛趁机拔刀高呼:“众志成城守坚城,色目胡儿折兵锋!”

    守城宋军齐声应和,千人怒吼,声遏行云。

    坡顶上的青罗盖下,阿里海牙自然听得清清楚楚,身边左右的脱温不花、贯只哥都是一脸怒容。

    贯只哥愤然道:“阿塔,这些宋人不知好歹,正如其谚所言,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今日,我们就要让他们见见棺材!”

    脱温不花俯身请令:“贯只哥说得没错,请元帅下令,让末将把这些宋狗揍哭吧!”

    阿里海牙抚着长髯,淡淡说了一句:“既然他们射落和平之旗,那就给他们战争吧。”

    脱温不花抱拳大吼:“遵令!”

    半刻时后,查干苏鲁定放倒,哈喇苏鲁定举起。

    战争,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