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不“打”不相识】
    ,!

    元军围城,主攻南门,辅攻西门,这点与当初行朝攻打吉阳军城时完全一样。

    崖城开四门,东门有宁远水阻隔,北门后数里便是崇山峻岭的黎峒,两处都无法摆开兵力,是以无论宋元围城,都只能攻打西、南二门。南门城外五里有大港、番坊港二港,从港口一直到城门,一溜儿棚寮、土屋,或是船商囤货之所,或是茶舍食铺,间杂着汉黎番等居民,颇为兴旺。

    因岛上台风暴雨的原因,很难见到结实的房屋,因为以当时的条件,再结实的房子都扛不住暴风雨,索性简单点,建个棚寮土屋,反正山上树木多多,摧毁了重建很容易。不过地基都打得很平整结实,战事一起,把这些房屋推平,就可排兵布阵。前有宋军攻吉阳军城,后有元军攻崖城,都是用这法子来布置兵力的。

    当然,战事一起,城外无论商民都逃匿一空。或张帆出海,或避于深山,或逃入城内,没有敢挡在大军前进的道路,否则必被碾压成泥。

    因两港的存在,南门城外是唯一可以摆下几千近万兵的地方。

    西门往前三里,就是崖城三港中的新地港。只有一条宽不过五丈的平坦通道,其余多是坑坑洼洼的土梗,两边更是起伏高坡及密密树林。只有西门前有片高高低低的土坡可以摆得下一些兵马,撑死二千,再多就会影响布阵攻城了。所以这处元军虽如当初宋军一样也放了一支兵马以为牵制之用,其功用也就真的只是牵制而已。

    南门那边的战场,元军先后发动了不下十次进攻。而西门这边,只发动过两次牵制之战。最近一次,还是忽失海牙发动的。

    对忽失海牙这支新败之军,阿里海牙自然不会让其跟自己的本部兵马呆在一处,否则难免影响士气,所以重整一下这支残军——其实就是把原先交给长子立功的北庭军余下三百骑士的指挥权收归其手,只留五十骑给长子,其余败卒一个不动,依然交给长子统领。再把之前布置在西门的人马召回,改由忽失海牙所部镇守。

    忽失海牙不敢吭声半句,他从琼管出兵南征时,阿塔交给他的北庭骑士足足五百骑之多,本意是让他以此强军建功立业。结果他倒好,生生损失近二百骑士。这可是阿塔的畏兀儿亲军啊,十余年来随他们父子南征北战,从白雪皑皑的北国打到烟瘴丛林的岭南,死伤都没超过百人,他这一下就折了二百……忽失海牙毫不怀疑,如果他不是阿里海牙的儿子,脑袋都要掉十次了。

    领了五十军棍,趴在硬床板上的忽失海牙率着他的本部残军约二千人进驻西门前营后,为向阿塔表明自己仍有雄心,次日便纠集五百兵马,向西门发动了一场进攻。

    这点兵力当然不能指望攻占城池,意在牵制宋军,助攻打南门的本营大军一臂之力。遗憾的是宋军守得极为顽强,而且他们也有火枪,虽少,却屡屡重创元兵,他的牵制效果是有一些,却没能达到目的。

    火枪梆枪v失海牙牙痒痒,还好西门守军没有这种武器,否则就算他想打,他手下这支被打怕了的败军也没勇气进攻。

    忽失海牙的军营就驻扎在新地港,他本人的中军帐就在近港口的一户商人宅院里。这宅院以打磨过的方形礁石所筑,虽算不上华丽,却坚实而宽敞。从宅院的后门出去可很方便抵达一片礁石沙难,从前门则可直通港口,十分便捷。上一批驻扎的元军将领就将此宅辟为中军帐,忽失海牙接替后也觉得这地方不错,依样以此为中军所在。

    琼州气候固然燠热,但住在海边的话,只要太阳一落,晚上其实挺凉爽的,这也是元军将军营驻扎在港口的原因。虽然这样会让士卒居住分散,一旦有警,不利于快速集结,但比起酷热给士卒带来的烦躁、疲惫甚至疫病要好得多,两害相权取其轻——元人也许没听过这句话,但不妨碍他们做出正确选择。

    何况眼下宋军兵力薄弱,守城犹不足,还有能力突袭么?

    晚餐后已是申时末,太阳还没沉落海底,海风吹来,带着丝丝凉意,将白日的热气尽数吹散。忽失海牙在十余北庭军士的护卫下,正走出后院,沿着沙滩蹒跚而行。

    忽失海牙的棍伤已好得差不多了,五十军棍虽不少,但伤势轻重端看执行者的意思。真想打你,一棍就能让你残废,两棍就能要命。不想打你,一百棍也只伤皮肉。忽失海牙的伤势看着可怕,疼痛也不轻,但并未伤及筋骨,好药好治疗,加上精心调养,七八日下来,伤口开始结痂收口了。

    按军医士的嘱咐,现在他可以每天走走,散个步,加快恢复。

    漫步海滩,有没有加快恢复忽失海牙不知道,不过吹着海风,听着潮起潮落,倒很是惬意。

    海面上不时可见船只驶过,以往多见商船、渔船,不过战争一起,海面上尽是巡逻船了。

    忽失海牙一行转过一片礁石堆,就看到两条插着巡逻哨旗的刀鱼船搁浅在海滩上,两船的巡逻元兵不断从舱里涌出,跳上沙滩。

    忽失海牙脸色一沉:“这是哪部的巡兵?一条船搁浅也罢了,两条船同时搁浅……哼哼。”

    随行的北庭军士心知主将动怒,这两船巡兵要倒霉了。

    一军士道:“属下上前问问。”

    忽失海牙冷着脸点头,突然觉得这两船巡兵有点奇怪,他们船只搁浅之后,竟一点没有着急担心的意思,反而不断从舱里取出一个个形状古怪的包裹。这些包裹有两根带子,往身上一背,好生便利。还有,几十个元兵,竟没有一人挎刀持枪背弓,他们竟然没有携带兵器?!没带兵器的巡逻兵?

    那北庭军士刚从礁石后转出,海滩边的巡兵突然分出数人奔来,未等北庭军士开口,对方已汹汹喝问:“来者何人?”

    这些北庭军士哪个不军中老卒?若下放到汉军、新附军中,便是普通一卒都有当牌子头的资历与实力,如何能忍受这些新附军巡兵的喝问。

    “你们不用知晓我是谁。”北庭军士冷冷道,“你们只需知道,后面那群人中,有中万户大人就行。”

    果然,北庭军士看到他装这个逼所要的效果,那几个巡兵明显被震住了。他们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人飞快向海滩跑去,显然是向巡兵头目禀报去了。其余几人中一个大胡子笑问:“忽……中万户大人是哪位?”

    北庭军士鼻孔一扬:“中万户大人也是你这小卒能问的?”

    说话间,忽失海牙一行已转出礁石,迎面一群巡兵飞快跑近。不知为何,忽失海牙心里涌起一阵不安,正想喝令对方止步。却见巡兵们在距他约二十步距离时停下脚步。

    为首一个年轻俊朗、腰间挂着牌子头腰牌的青年上前两步,他脸上丝毫没有晋见上官时的恭谨与惶恐,有的只是惊喜——是的,就是惊喜。

    青年牌子头一开口就令一众北庭军士悖然色变:“你就是忽失海牙?”

    忽失海牙眼角莫名一跳:“你……”

    来人一笑,牙齿映着晚霞闪着血红色光芒:“认识一下,我是赵猎!”

    赵猎伸出手,却没有握的意思,他手里有枪——原装五四军用手枪。

    砰p光一闪,忽失海牙前额多了个血洞,后脑炸飞一片头盖骨,混和着大蓬激射的血浆,喷了先前那据傲的北庭军士一脸。

    这位阿里海牙长子、元军中万户,曾率八千大军进犯万安军的元军悍将,带着满脸不可置信,直挺挺倒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