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好戏开锣
    ?陈凌,你这个该死的陈凌!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为什么我这么恶毒的对你,你还是要对我那么好,还是一次又一次的用你的性命来救我。

    陈凌,你这个混蛋!你叫我以后怎么来面对你啊?

    这一刻,正在死死的扛着拳脚交架的陈凌不知道,他胸膛的那一片湿,并不是自己因疼痛而冒出的冷汗,而是慕容燕儿因为感动而流下的热泪!

    当然,他也不知道,这一刻躲在他怀里的慕容燕儿感觉是那么的安全,从来没有过的安全……

    “住手!”一声大喝,随之而来的是一声枪响,姗姗迟来的警察终于到场了。

    然而,当陈凌非常非常坚难在良心发现的慕容燕儿极力搀扶下站起来的时候,抬眼看清楚了那警察的面容,他就感觉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差点就撑不住倒下去了。

    但他知道,自己这一倒下去,那一切都不能补救了,所以他只有死死的撑着!

    这名来的警察叫什么名字,陈凌不太记得,但是他的面容,他却记得十分清楚,这不就是那个和欧风关系十分亲密的郑则东郑所长的手下,好像是叫做什么孙副所的吗?

    看到这人,陈凌心里一惊的同时,昏沉的脑袋也霍然清醒,这个局,难道是欧风专门为自己量身订造的吗?

    然而,不管是不是欧风所为,很显然这是最后的一招了,抓自己进去派出所,告自己一个强制猬~亵妇女罪,尽管这个罪并没有多了不起,最多也就进去蹲三五个月。

    可是警方要是向学校通报,那么影响就大了,就算医科大学校长再大的能耐,再看好自己,可是碍于校风校纪又或是舆论与压力,不管哪一条都必须开除自己不可的,到那时,自己的学业和前途就完了!

    完了就完了,大不了就重新来过而已,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可是被人布了一个这样的烂局,糊里糊涂的就玩儿完了,他却实在是不甘心。

    陈凌在这样想的时候,因伤痛而变得麻木的手在不经意间触到了口袋中的手机,心中灵机一动,一个主意浮上了心里,事到如今,只有最后的一博!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