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 夜半呻吟
    ?陈凌现在看起来虽然很弱,但怎么弱也是一头狠崽,利爪虽然没长出,但尖牙却是与生俱来的,只要自己不小心的被咬上一口。

    随时都能让自己感染而亡的,别的不看,就看他咬欧风的那一口,就足见他的牙齿有多利又有多毒,而且咬法又是多么的高明。

    玩阴的或玩硬的,慕容松下都不怵,因为他自信陈凌绝对玩不过他,不过他害怕的是陈凌冲着他致命的弱点来,他的弱点仅仅只有一个,那就是宝贝女儿慕容燕儿。如果陈凌用慕容燕儿的性命来要挟自己,那自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慕容松下能在腥风血雨的江湖中走到今天,不是因为他到底有多狂有多不怕死,而是因为他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小心谨慎。

    无毒不丈夫,既然已经下了决定,为何还要犹豫,忧柔寡断绝不是自己的作风啊,想到这一点,慕容松下嚯地一下从床上弹了起来,伸手在旁头柜里摸出了枪,并把消音器装了上去,这就出了门。

    如果要去除陈凌这个隐患,今夜无疑是最好的时机,因为他白天受了伤,这个时候应该是最虚弱又是最不设防的时候。

    下了楼,拿着备用钥匙慑手慑脚到了陈凌睡的那间房门前,把钥匙小心翼翼的插了进去,然后轻轻的转动,没有听到预料的一声门锁弹起的声音,但门被拧开了,很显然这粗心的家伙并没有把门反锁上才睡觉。

    陈凌,叔对不起你了!说慕容松下是猫哭耗子也好,说他真的心痛不忍也好,反正他在推开门,举着装了消音器的枪对着床上扫射的时候,他的心里是这样对陈凌说的。

    “就,就,就,就,就,就,就!”接连七几声轻微的响声过后,慕容松下换了一发弹夹,枪口对着床上,这才缓缓步进入了房间!小心使得万年船一直是他的座右铭,尽管他坚定的认为,陈凌就算真的有三头六臂中了这自己七枪之后也该死翘翘了。

    然而,当他终于来到床前的时候,这才发现床上仅仅只有一床被子,并没有看见陈凌的身影,以为自己上当的他,当即快速的转身,准备一有风吹草动就来个肓目狂射,然而让他意外的是,什么都没有!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