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配合治疗
    ?“那就是你现在的冰冷之太,在别人的眼中你是清高孤傲拒人千里的。可是你的原性却是开朗活泼与人和善的,这一点,相信大家都能感觉出来,否则在班上,在学校里,又或是在你身边,绝不会有那么多的拥护与支持者!”

    陈凌的这番话可说是一字一句,字字如珠般打在慕容燕儿的心里。

    十三岁那年,癸水初至,裤子红了一大片的时候,吓得她当时就哇哇大哭起来,跑回家正准备告诉母亲的时候,却发现母亲正与父亲正在大吵闹,最后母亲拖着一个皮箱决然的要离开了丁家。

    恰好在这个时候,天上暴雨惊雷阵阵,慕容燕儿顾不上身下的那片红,在雨中哭喊着追赶母亲,央求她留下,但最后母亲还是走了。

    初潮之时遭遇如此大的情绪变化,又淋了雨,慕容燕儿生了一场大病,病好之后就开始出现了经血不调时早时晚时而还不来的怪疾,而那个时候慕容松下一天到晚的在外面拼杀打理事业,也没有时间管她,再加上她自己也不好意思告诉父亲这样的问题。

    于是一拖再拖又拖还拖,就拖成了她现在这种阴阴冷冷,对谁都热情不起来的冰冷个性!

    其实,慕容燕儿也是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的,明明心里想着对某一个人好,例如数次舍命相救的陈凌,她就想着对他好一点的,就算不能缓和两人的关系,她也不想那么冷若冰霜的相对的。

    可是想是一回事,做又是另外一回事,她发现自己跟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明明想对他好,偏偏却是事与愿违,她跟本就热情不起来。

    心病,仍需心药医,这话果然不解,陈凌的一番话不但说到慕容燕儿的心里,也说出了她的症结所在,感觉心里畅畅了不少的她竟然也感觉肚子没那么难过了,气息也平稳了许多,尽管疼痛还是存在,可已经没有刚才那般难忍了。

    “我,我这病还能治吗?”慕容燕儿声音低低的问道。

    “不能!”陈凌摇摇头,就在慕容燕儿绝望难过腹痛又起之时,他却又道:“别人不能,但是我能!不过”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师爷接触得久了,陈凌也学会了他说一半留一半的那招。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