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慕容松下的悲伤
    ?“就是要针灸的时候,有几个穴位是比较隐秘的部位,你一个女的……”

    “女的怎么了?女的你就瞧不起了?女的你就不敢了?今天上课的时候老师不是说了吗?医患之间不分男女!而且今天你给那些女病人检查的时候,你可是没有什么不敢的啊!再说上次你都……”慕容燕儿赌气,又有点娇羞道。

    “说是这样说,可是咱们太熟,真的不好意思下手!”陈凌强忍着心里的笑意道。

    “喂,姓陈的,你该不是不会治,故意吱吱歪歪的吧!”慕容燕儿见陈凌越是犹豫,在酒精的刺激下,也没仔细思考,只是一个劲的拿话激他。

    这次可不像之前,完全是陈凌占主动。

    “谁说我不会治的,我当然会治啊,你的寒毒不就是被我治好了!”陈凌仿似很不服的样子,其实却是推着慕容燕儿往套里钻呢!

    “那你别咯哩咯嗦的,赶紧来吧!”

    “那好吧!”陈凌佯装恭敬不如从命,半推半就的开始去撩起她的睡裙。

    你干嘛?慕容燕儿下意识的就想喊,两只手也是下意识的想去摁自己的裙子,因为贪舒服的她在睡觉的时候,除了睡裙外,里面除了一条小裤裤是什么也不穿的。

    可是想到陈凌事前已经再三提醒自己的信任,还有自己曾经答应过要给他看一次的承诺,所以不管是即将开口说的话,还是即将要做的动作,全都保留在了潜意识里。

    就那么一犹豫间,陈凌已经大刀阔斧地掀起了她的睡裙,而在他把睡裙掀起来的时候,让他十分意外的是她的臀竟然极为配合的抬了一下,然后一幅美轮美奂白如凝脂般的酮体便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面对如此美人,说不动心那绝对是假的,陈凌真的恨不能立即就扑过去了,但他还是用极大的毅力控制住自己的蠢蠢欲动,在心里不停的告诫自己,对付这个女人,绝对不能急,必须得小火慢炖,否则是会吃不了兜也兜不走的。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