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三十章 如此卑鄙
    ?“嘭冷!”一声响,洪爷端在手里的杯子落到了地上,摔得四分五裂,而他的整个人也几乎从太师椅上弹了起来,失声问:“你说什么?”

    “财神死了!”鬼叔再次重复!

    站在一旁的老一却瞧得心惊胆颤,自从他记事起到现在,深沉内敛的父亲从未因为某件事情流露过神色,能让他如此动容,可见财神的死对他的打击有多大!

    洪爷呆立在那里足足有几秒钟,情绪才缓缓的稳定下来,问:“他是怎么死的?”

    “畏罪自杀!”鬼叔道。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洪爷沉声问!

    鬼叔看了看站在一旁的洪一,欲言又止。

    洪爷胡疑起来,看见自己平时很威风的儿子竟然畏畏缩缩的站在那里,心里顿时就来了气,怒道:“老一,你瞒着我做了什么?”

    “父亲,我”老一支支吾吾的,半响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平时的伶俐口才也不知哪里去了。

    洪爷越问越觉奇怪,而老一越显窝囊,他就越生气,忍不住厉声喝道:“老一,你给我跪下!”

    父亲已经发了怒,老一没敢犹豫,立即跪到了父亲面前。

    “说!”洪爷猛地一拍红木茶桌。

    “我,我”老一吞吞吐吐,结结巴巴的,始终没说出个所以然,脸上却是又羞又愧。

    “你个窝囊废!”洪爷失望极了,猛地站起来一踢到老一身上,老一被踢倒在一边,可又赶紧忍痛爬起来在父亲面前跪好。

    “阿鬼,你来说!”洪爷指着鬼叔喝道。

    “事情是这样的,阿一看上了何家的大小姐”

    “哪个何家大小姐?”洪爷打断道。

    “何田胜的女儿何巧晴!”鬼叔道。

    “是他?”洪爷倒抽一口凉气,不免又狠狠的瞪了儿子一眼,心道,你小子可真敢异想天开啊,赖蛤蟆竟敢想吃天鹅肉?何家的小姐你竟然也敢去高攀?不过,眼光倒是不错,如果这事能成的话,对洪家,对迴龙社都是一件好事,洪何两家连姻的话,那要端掉慕容松下的义合帮那可是轻而易举容易过舔鼻涕的事情了,所以他赶紧追问:“然后呢?”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