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六十七章 逼供
    ?师爷也曾说这种事情不用他去干,陈凌就想当然的认为这种粗重活会有下面的人去干,例如四大金刚,例如华天,又或者是别的什么人,可是他做梦也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是慕容燕儿。

    不过,仔细的想想,陈凌又觉得巴子还非得慕容燕儿来杀不可,巴子的罪行是犯上作乱,杀的人就是慕容燕儿的父亲慕容松下,在私,她应该替父报仇,在公,她必须借此机会树立威信,杀一警百以警效由,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

    此时此刻,慕容燕儿手里那把装了消声器的枪还在冒着一缕轻烟,她的手却没有抖,脸上的表情也一如即往的淡漠,只是了解她的陈凌却看到,她的脸比平时更白了一些。

    让一个二十岁的女孩子去面对这冷酷无情的一幕,确实是太残忍了,尽管慕容燕儿努力的装作极为平静与冷漠的样子,可是陈凌能明白慕容燕儿此刻心里的慌恐与无助,他多想走过去把她抱进怀里,好好的安慰她,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这样做。

    慕容燕儿,正努力的在众人树立一个冷酷无情铁面无私的形象,如果自己走过去,那她尽大勇气与决心才建立起来的一点形象就毁于一旦了,所以他仅是默默的看她一眼,报以肯定与鼓励的目光。

    慕容燕儿接触到陈凌那柔和的目光,慌恐难安的心绪才稍稍镇定一些!

    此刻,她是多想扑进爱人的怀中,放声的痛哭一场,宣泄自己的委屈与痛苦啊。

    她仅仅只是一个柔弱女子,为何就要承受这些她不该承受的血腥与暴力呢?

    慕容燕儿确实是个柔弱女子,可是因为她出生在帝王之家,命运自然就和别的女人不同,从爷爷病倒,父亲重伤开始,她顺风顺水的命运就被颠覆了,从她点头答应接替父亲的位置开始,她就必须开始学着冷酷,无情,坚强,残忍,从容,淡定的即将到来的腥风血雨。

    巴子的尸体很快就被人抬下去了,现场除了一点血迹什么都没留下,但是留给众堂主的心里,却有一个浓重的阴影,巴子死了,因为犯上作乱,就死于他们的眼前。

    “呃,气氛有点沉重哈!”陈凌打破僵局再次开腔。

    尽管在这样的场合,这个家伙每次说话都很搞笑,可是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有心情笑得出来了。

    在座的众人,也再不敢把未来姑爷当成是一个笑话那样存在了。

    未来姑爷不可笑,一点也不。

    这是他们到此刻才明白的道理。

    怀才,确实就像怀孕一样,要时间久了才能看出来的,而喜欢扮猪吃老虎的高手,也是在老虎被撕碎的那一刻,众人才会恍然大悟的。

    今晚的例会,原来众堂主都认为有点可笑的,龙头慕容松下都倒下了,还开个毛的会咩?

    凭一个黄毛丫头,加一个老不死,再加上一个疯疯颠颠的狗屁姑爷就想掌控大局?

    这种想法是不是有点可笑呢?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