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七十五章 女人的诡计
    ?“哼,你还好意思问?你自己做过什么你不记得了吗?”慕容燕儿气鼓鼓的问道。

    “我做什么了?”陈凌委屈不解的道。

    “姓古的,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是你的女人,你明知道我就在那里,你明明也看到我了,为什么还要当着我的面搂着别的女人吻得死去活来?”

    “”陈凌无语了,他怎么把这碴给忘了呢!

    “我知道我自己是什么新鲜萝卜皮,没有资格要求你承诺我什么,更没不该有什么非份之想,可是在你的眼中,难道我真的那么不堪,连一点尊重都没有了?”慕容燕儿说着,眼睛就红了!

    “不是这样的!”陈凌有点慌,因为他怕慕容燕儿哭,这个女人,如果不是被逼到了极至是绝不会掉泪的。

    “那你说是怎样的?如果你的眼里有我,你又怎么能当着我的面搂着别的女人肆无忌惮的亲吻?而且还是把舌头都伸进人家的嘴里?”慕容燕儿想起那天陈凌深情绵绵的搂着苏曼儿深吻的情景,终于忍不住落下泪来了。

    “我”陈凌有点手足无措,他那天只是心血来潮,一时冲动,可真没想到自己的一个无意之举却把两个女人深深的伤害了。

    “陈凌,你知不知道,当我看着你搂着别的女人亲吻的时候,心里有多痛吗?”慕容燕儿的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看着她痛哭的模样,陈凌的心里疼极了,他只是喜欢玩征服,并不喜欢玩伤害的!

    “寒涵,对不起!”陈凌伸手搂住她,把她拉进自己的怀里。

    “我给你带一顶绿帽子,然后再跟你说对不起好吗?”慕容燕儿哭泣着赌气道。

    陈凌的心里一寒,赶紧道:“那天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失控了,真的,我后来想起这个事情也后悔得不行,也许是从来都没有被警察抓过吧,突然被关了一夜,心里感觉是那么脆弱,呵呵,你看着我好像很坚强很冷酷的样子,其实有时候我也很软弱的,那天,我真正想吻的,其实并不是姐姐”

    “那你想吻的人是我?”慕容燕儿打断他幽幽的问。

    陈凌缓缓的摇头,“我想吻你,也想吻姐姐,想吻所有爱我和我爱的女人,我当时心里很乱,只能想到这个表达自己感情的办法,而姐姐,恰好是第一个走到我面前的,其实要当时换了是你,我也是照样会吻的!”

    “这么说,如果我和苏曼儿,包括那个在车里哭得死去活来的木美人同时都走到你面前的话,那你会把着我们三个一起吻?”

    “嗯!”陈凌很认真很慎重的点头。

    慕容燕儿感觉头顶冒起了星星,面对一个这么坦白又这么无赖的男人,她真的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陈凌承认了自己的贪心花心滥情之后,这就捡起自己的衣服,缓缓的穿了起来。

    “你干嘛?”慕容燕儿问道。

    “我回去了!”陈凌语气有点灰的道。

    “姓古的,你当我这是什么?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吗?”慕容燕儿又急了。

    “那你”陈凌穿衣服的动作僵住了,费解的看着慕容燕儿,女人这种动物很奇怪,他越来越闹不明白了。

    “哼哼,既然来了,不让老娘舒坦了,你能走得了吗?”慕容燕儿突地伸手一把将陈凌拽了下来,然后翻身骑到他的身上,手脚并用的撕扯他刚刚穿到身上的衣服。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