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八十一章 不速之客
    ?陈凌看完彭靓佩留给他的信,呆坐在那里久久不曾动弹。

    心痛是一种怎样的滋味,他已经忘了,可是再次来袭时,却又是让他那么的痛不欲生。

    心痛的滋味,如荒漠里酷热着试图蒸尽身体内的水分,连同那血液也一并蒸掉的残忍。

    心痛的滋味,象漫长的野草,愈想根除以养良苗,愈肆虐不尽地盘亘交错在田间,寻不出千丝万屡的头绪——乱如刀绞。

    心痛的滋味,解剖着众多日子以来聚积的囊肿,随处是血迹斑斑、疤痕累累——苦不堪言。

    心痛的滋味,把醋瓶打翻,酸了一地、一屋的气味,无从嗅到那一丝甜、一丝香、一丝美的惬意,从而让泪茫然落下,喷涌所有哀怨凄婉,让堵着的胸口有一泻闸的洪流冲跨所有理性的防堤。

    心痛的滋味,蚜虫样细细地啃噬着鲜嫩的**,蠕动着,何以这般漫长着不知尽头?

    “陈凌,陈凌,陈凌,你怎么了?”

    精神恍惚中,有人在叫他,眼前正在对他深情呼唤的女人是彭靓佩吗?

    正待张开双手把她拥进怀里的时候,定睛看看,却现眼前的人不是彭靓佩,而是施玉柔,伸出的手也颓然的放下。

    施玉柔在厅里左等右等也不见陈凌出来,彭院长又坐在一边闷声不响的抽烟,放心不下的她便来到房门前敲了敲,连续几次都没有反应,忍不住就拧开门,却见陈凌脸色刷白神情呆滞的坐在那里,走上来唤他,连唤好几声,甚至是伸手摇了摇他,他才有了点反应,却是伸出手来,好像是要拥抱自己!

    陈凌的动作把施玉柔吓了一大跳,这个拥抱来得有点突然,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啊,正犹豫着要不要接受的时候,却现他已经放下了手,缓缓的站起来往外走。

    施玉柔虽然不太清楚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事,但陈凌与彭院长的言行举止及空了一些的房间多少可以猜到,有一个人离开了他们!

    这是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因为这明显是个女人的房间,而且依陈设装饰来看,这个女人年纪绝不会大,看陈凌失魂落魄的样子,这显然是个对他极为重要的女人。

    谁没有年轻过,施玉柔年纪虽然并不大,但有过一次婚姻的她可说是个过来人,所以陈凌此时的心情,她多少可以理解的。

    两人离开彭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外面的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天晴了,雾消云散,夕阳照射着大地残留的水迹泛起一片金黄。

    心情这种东西,有时候是会相互感染的,在车上的时候,看到陈凌郁郁寡欢的斜靠在座椅上,施玉柔原本该因雨停了而有的好心情大打折扣,今晚的晚饭也没心思做了,看看这会也快到饭点,便问陈凌:“你饿了吗?咱们去吃饭吧!”

    陈凌像块木头似的靠在那里,一点反应都没有。

    施玉柔默叹一口气,心里不免羡慕那不告而别的女人,因为能让他如此牵肠挂肚的放在心上啊。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