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八十九章 色令智昏
    ?陈凌往汤里面看了一眼,当他看到那几条鞭的时候,表情也不免古怪复杂了起来。

    一时间,餐桌上冷清了下来,只剩下轻轻的咀嚼声,气氛有点沉闷,但更多的还是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

    好一会,施玉柔才先打破尴尬,无话找话的道:“对了,陈凌,我昨天去医院检查了!”

    “结果怎么样?”陈凌关心的问。

    “结果说我那个结节已经消失了!”施玉柔笑笑道。

    “哦!那就太好了!”陈凌也笑了起来,她的病治好了,意味着自己又有银子进账了。

    病好了,施玉柔也很开心,不过她要是知道陈凌的心思的话,肯定会当场气绝,被看了,被摸了,被睡了,最后还是要付钱,治这个病,代价可真的不小呢!

    数天之后。

    陈大山一案开庭,师爷果然不负众望,给李啸澜打了个防卫过当,判一年半,缓期半年执行,当庭释放。

    经过了半个月的牢狱之灾,李啸澜瘦了一些,脸上只是多了一点胡渣,但精神却还是很好,被解开手铐从获自由之后,立即冲上去与一班师兄弟拥抱成团。

    是夜,一班师兄弟除回家的二喜外全都齐聚在“派拉蒙”卡拉的包厢里歌,拼酒,吹水!

    给李啸澜接风洗尘的同时,也是他们一班难兄难弟的告别宴,因为明天,大家就要各散东西了。

    肖沉毅和二喜一样,毕业了,法医专业的他被聘请为深城公安局刑警大队的法医,过两天就去报道了。

    楚天南与岑竞鹏也将要各自奔赴不同的医院实习。

    李啸澜,则是过了今夜之后就要去找丁寒涵报到,成为一个真正的黑社会了。

    至于陈凌,估计还是会回到深城医科大继续上学,只是要等那美女班主任的通知。

    所以这一夜,一班师兄弟都是畅开了喉咙的来唱歌喝酒!

    陈凌原本打定主意,以后再也不喝酒了,可是这么个场合,面对的又是一班师兄,他想不喝都很难。

    啤酒一打接一打的上了,小姐也一个也一个的走进房间。

    “咦,我们好像没叫小姐啊?”肖沉毅奇怪的道。

    “老楚叫的?”岑竞鹏也疑惑的看向楚天南。

    楚天南茫然的摇头,于是三人的眼光齐聚到陈凌身上。

    “我?怎么可能?”陈凌苦笑着摇头,有几个女人他是可以原谅自己的,可是招妓,那就出他的底线了,而且这事要是让古恩婷知道的话,非拿鞭子抽他不可呢!

    “那是谁叫的?”三个师兄不约而同的问。

    “是我!”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

    几人齐齐朝门口看去,只见门口站着个妙龄少*妇,穿着一身黑色职业套裙,领口处系着条五彩的丝巾结成菱形的领结,那丰满而挺硕的胸前别着金色的铭牌,上面有刻着“经理”两字,裙摆下面是黑色的丝袜,衬托着她修长而丰腴的双腿,再往下是一双黑色的高跟皮鞋。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