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六章 麻油菜子?
    ?麻油菜子?草,老子还玉米棒子呢!等着吧,迟早用棒子搞死你。陈凌心里恨恨的想着,但随即又醒悟过来,敢情这什么油菜子就是彭靓佩的交换生呢,可是彭靓佩去的不是韩国吗?怎么换了个小日本回来呢?

    难道父亲是日本人,母亲是韩国人,混种杂交,男方入赘女家,头胎生了个男娃的跟了母姓,次胎生了个女娃才跟父姓?在严新月又转过头来训斥陈凌的时候,陈大官人只好展开丰富的想像力,使劲的在心里糟蹋这个交换生。

    严新月教训了陈凌好大一通,把他训得唯唯诺诺的连头都抬不起来后,这位喜欢把虐人当作好玩的美女大老师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然后,那个一脸无辜仿佛人畜无害的麻由菜子这才施施然的坐下来。

    陈凌侧头看去,那棵油菜竟然也在看他,还是那副羞羞怯怯斯斯文文的模样,和陈凌的眼光碰个正着后,一点也不回避,也不闪躲,反而对他眨巴眨巴眼睛,仿佛是在对陈凌说:怎么样?想咬我吗?来呀!

    陈大官人真的被气得牙痒头痒脖子痒肚子痒肚子以下更痒了,真想不管不顾兽吼一声,把她扑倒在地狠狠撕咬揉戳,可是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众目睽睽,他仅仅是来自古代,又不是来自盘古时代,又怎么做得出这么野蛮残暴不开化的事情呢?要做......那也得偷偷的嘛!

    别落到我手里,否则你就玩儿完了!陈凌最后在心里恨恨的道,可是这棵油菜他还没落到他的手上,他自己就先悲剧了。

    第三节课的上课铃刚一敲响,严新月就棒着一叠成绩单进了教室,脸色阴晴不定,进到讲台上就把那叠成绩单拍到了桌子上,发出“嘭”的一声巨响,震得整个课室嗡嗡作响,大家都被吓了一跳,噤若寒蝉。

    陈凌见这势着不太对劲,唯恐祸及自己,赶紧低调的坐直了懒洋洋的身子。

    严新月目光凌厉的缓缓扫视一班学生,然后沉下脸来问:“有谁能告诉我,我们这个是什么班?”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